杭州抱枕价格联盟

紫色幽梦最新章节_爱情向西484-487章在线阅读

看什么看读什么读2018-12-05 17:37:18

第484章舍不得欺负,只想保护她!

时矜菀终于慢慢抬起了头,看向欧阳俊。

这一瞬间,他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一时间气氛很是沉默,直到欧阳俊终于想到半句说辞:“菀菀,其实我没有……”

可是,当他意识到自己在解释什么的时候,却突然顿住了。

他和她解释这个做什么?而且,就好像他刚刚做错事了一样!

欧阳俊摇了摇头,然后道:“对不起,我不该在你和乔司面前……我身为大人,应该

避嫌。”

所以,他的意思是,他以后都会在她和乔司看不到的时候,和木予菡亲密?

时矜菀想到这里,只觉得心里堵的地方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难受了。

她死死攥着自己泳衣的裙摆,捏了好半天,这才点头。

乔司说得对,他们本来就是未婚夫妻,做这样的事情再正常不过。

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多月就要结婚了不是么?

以后,他们会住一个房间、睡一间床,还会有属于他们的小宝宝。

其实,这些东西,她之前不就已经意识到了的么?为什么她刚刚看到那样的画面还

会觉得难受?

时矜菀努力让自己呼吸变得平顺,她抬起眼睛,对上欧阳俊的眼:“好,我知道

了。俊叔叔,以后我找你都先敲门。你不用担心,不会再有刚刚的事了!”

听到她轻声说出懂事的话,欧阳俊却突然觉得高兴不起来。

他的目光紧锁住时矜菀:“菀菀,那你……”

她咬了咬唇,然后道:“我不是小孩子了,我都知道。你回去陪木阿姨吧,不用管我。”

说着,她冲他扬了扬唇角,只是,漂亮的眼底都是碎裂的光。

欧阳俊看到她努力笑的模样,心头蓦然涌起一阵怜惜,可是,他没有往前,甚至连

抱抱都没有,只是轻轻拍了拍时矜菀的肩膀,然后道:“好,那你和乔司好好玩,

我先过去了。”

他说完,站起身来,看到小姑娘的肩膀轻微地抖了一下。

弧度很小,可是欧阳俊就仿佛被烫了一下般,快速收回了目光,生怕自己反悔一

样,快步离开。

时矜菀听到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深吸一口气,抬眼看着天空。

那里,有阳光穿过数木落下的斑驳日光,她抬起沾着水珠的手,便看到了水珠表面

折射出彩虹般的光芒,有些刺眼。

刚刚看了一会儿,乔司便过来了,他冲她兴致勃勃地道:“菀菀,旁边的温泉池很

大,我们去那边吧,还有冲浪和游泳。”

她仿佛生怕自己闲下来一般,马上起身:“好。”

于是,两人一起去了旁边的温泉池。

果然,上面有小桥,还有一条蜿蜒曲折的溪流。

“菀菀,游泳比赛?”乔司提议。

时矜菀点头,快速地跳了下去。

“好啦好啦,我让你先,你游到前面第三棵树我再出发!”乔司说着,看到时矜菀游

远了,这才开始追赶。

于是,二人在温泉池几乎一直在游,直到,时矜菀觉得有些疲惫,不得不停了下来。

可是,刚刚停下,她的脑海里就再次浮现起刚刚看到的画面。

甚至,她还在想,欧阳俊和木予菡此刻在那边做什么?是不是还在亲.吻,或者还

有更亲密的行为?

“菀菀,是不是不舒服?”乔司见她脸色不好,不由问道。

时矜菀反应过来,摇了摇头,冲他笑笑:“我没事,只是有点饿了。”

“那我们去吃饭吧!”乔司从水里爬起来,将手递给时矜菀:“菀菀,我拉你!”

她将手交到了他的手心,随着乔司一起站了起来。

他拉着她往外,将浴巾递了过去,她顺手拿来裹在身上,等走到入口的时候,却顿

住了脚步。

“怎么了?”乔司困惑道。

“我怕他们在……”时矜菀解释道,却发现自己竟然一时间无法继续说下去。

“哈哈,我明白了!那我过去!”乔司笑道,说着,快速跑了过去,没过一会儿,便

又折了回来:“菀菀,走吧,他们只是在聊天呢!”

时矜菀松了口气,跟着乔司走了出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过去她看到欧阳俊都

会第一时间叫他,此刻,却只是冲着木予菡笑了一下。

“菀菀、乔司,是不是饿了?”欧阳俊起身:“听说这里的海鲜做得很好,我们正好

去尝尝!”

众人一起先回房间换衣服,因为大家住的是独栋别墅,原本就有四间卧室,时矜菀

和木予菡住楼上,欧阳俊和乔司住楼下,所以,各自回房洗澡换衣服。

时矜菀坐在梳妆台前,正吹着自己的头发,就有几根长发沾到了唇上。

她伸手去理,却在碰触到唇.瓣的时候,心头突然一惊。

木阿姨的唇也很红润,那么,俊叔叔吻的时候,是不是会沉.沦,会和电视机里其

他情侣一样,想要做别的事情……

这个想法让她彻底呆住,直到手指被吹风机烫了一下,时矜菀才猛然反应过来。

她连忙压下慌乱的心跳,梳了梳头发,整理好衣服,便走了出去。

楼下,两人已然收拾好了,又等了几分钟,木予菡也下来了,于是,众人一起去了

餐厅。

过去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有说有笑,可是,今天的气氛却格外沉默。

还是木予菡和乔司聊起了军队那边的事情,气氛才相对热闹了一些。

欧阳俊偶尔附和两句,却在吃饭的间歇抬起眼睛,看向时矜菀。

小姑娘一直默默地吃饭,似乎心事重重,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

他隐约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可是,却又不敢继续往下深究。

直到大家终于吃完,时矜菀放下碗筷,揉了揉肚子,冲众人笑笑:“吃得好饱!”

木予菡不由道:“菀菀,是不是今天的饭菜很合口,我看你一直低头在吃?”

她点头:“嗯,我挺喜欢吃的。”

木予菡道:“也是,女孩子十二三岁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我记得我那个时候,好

像饭量就很大,家里人看到,经常被吓一跳!”

乔司附和:“是啊,我们班里的女生中午都吃很多,其实菀菀算起来吃得还是太

少,所以这么瘦!”

说着,他伸手捏了捏时矜菀的手腕,笑道:“细得好像轻轻用力就会折一样!”

“不过女孩子长得秀气也好!”木予菡道:“容易激起人的保护欲,不像我,家人经

常说我像个男孩子,所以以前上学时候,都没人敢追我!”

“木阿姨说得对!”乔司看向时矜菀:“我从小就觉得菀菀看起来小小的,像个橱窗

里的娃娃,而且长得和我们都不一样,舍不得欺负!只想保护她!”

时矜菀突然觉得有些脸热,她连忙避开乔司的目光,却不料,一转头,便看到欧阳

俊在看她。

四目相对,她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好像被打翻了一般,她慌忙扶起,然后收回目光

道:“现在时代不同了,女孩子也要自己保护自己。”

“说得对!”木予菡道:“我一直也这么想的!”

众人又聊了一会儿,这才一起离开餐厅。

因为还有些早,于是大家一起在山庄里散了一会儿步,直到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

来,这才回了别墅。

时矜菀走进房间,拿起手机玩了一会儿,突然觉得有些无事可做。

以前上学的时候,她晚上会偶尔给欧阳俊发一下消息,虽然其实也没有聊什么,总

是觉得让一天的学业都变得丰富了起来。

而此刻,明明知道他在楼下,距离这么近,可是,她却觉得好像远了。

她走到阳台,抬头看向天空皎洁的月,忽而想到,当初她还不会说话的时候,欧阳

俊在她隔壁的阳台,他们对话的场景。

心有所念般,她小心翼翼地撑起身子,坐在了阳台上。

晚风吹来,带着温泉山庄特有的水气,似乎,让人清醒了很多。

她明白,她不能一直都站在原地、不能不长大,就好像他不可能永远都像小时候那

样陪着她。

他们,终究还是要有各自生活的。

虽然,意识到这个的时候,她觉得心头难受得想哭。

时矜菀打开手机音乐,一边静静地听着,一边翻着微博。

耳畔,是轻柔的歌声,身侧,是夜晚的风。她一条一条随意地看着,却在看到一个

杂志发的小故事的时候,心跳突然漏掉了一拍。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靠近你的时候,你会心慌到想逃;远离你的时候,你会难过

得想哭?”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牵动你的喜怒哀乐,明亮着你世界的每一道光线?”

“你会因为他对你多说一句话而傻笑半天;会因为他冲另一个女孩笑而吃醋落泪。”

“只因为你喜欢他,把他当成你不敢言语的全部。”

手机,蓦然从掌心滑落,时矜菀本能地伸手去捡,可是,她竟然忘了自己在二楼阳

台,就那么重心前移,向着楼下栽倒下去!

“啊!”耳畔的风声和周围急速掠过的景物令她猛然惊醒,落地的时候,虽然她本能

地蹲下缓冲了力道,可是,依旧还是感到了一阵疼痛。

第485章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

楼下,欧阳俊原本就在阳台看书,在他觉得眼前一花的时候,就听到了重物落地的

声音。

他连忙将书一扔,冲到了阳台边缘,便看到时矜菀摔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那一刻,他吓得几乎魂飞魄散。

不过仅仅只是两秒的工夫,他便已经直接从阳台撑起跳了出去,然后三两步奔到了

她的面前。

“菀菀!”他叫她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

说着,已然蹲下,想要去抱她,又怕弄伤她。

时矜菀慢慢抬起头,再经过短暂的剧痛后,这才缓过劲来,抬起眼睛,泪眼婆娑地

看着欧阳俊。

他看到她似乎还好,这才连忙弯身将她小心翼翼地抱起。

折回来的时候,乔司也赶了过来,见到时矜菀被欧阳俊抱着,吓得面无人色:“菀

菀怎么了?”

“她从楼上摔下来了,你马上联系山庄的医生!”欧阳俊说着,抱着时矜菀快步从正

门往里走,来到了他的卧室,将她放在了床上。

借着灯光,他才发现怀中的女孩膝盖上都是血,白皙的手掌也被磨破了,上面渗出

丝丝血丝,看得他心痛如刀绞。

“菀菀,还有没有哪里痛?”欧阳俊紧张地问道。

其实如果只说外伤,其实这都还好,他就怕她伤了筋骨。

她隔着泪光看着他眼底的紧张,时光仿佛又回到了当初他们一起在那个小岛遇到危

险的时候。那时候,他也是这么担心她的。

时矜菀鼻子一酸,摇头,继而窝在欧阳俊怀里哭。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这么难过,似乎,除了手掌和腿上的伤,还有一种郁结,

非得用眼泪来表述。

他一时间完全不知所措,连忙紧紧抱住她:“菀菀,别怕,医生马上就来了!”

木予菡也听到动静,从二楼下来的时候,恰好听到乔司在打电话叫医生。她循着声

音连忙来到了欧阳俊的卧室,看到菀菀受伤,也吸了口凉气:“怎么摔的?我去找

找医药箱!”

她快速去客厅找到了别墅配套的医药箱拿了过来,然后道:“我先给菀菀消毒止血!”

说着,她用酒精棉球小心地给时矜菀消毒:“菀菀,有些疼,你坚持一下,一会儿

就好了!”

欧阳俊只觉得怀里的女孩每被消一下毒,就轻轻地颤.抖一下。

时间,似乎一下子被拉长了很多,他只觉得分外煎熬,恨不得以身相代。

“菀菀,再坚持一下!”他安慰着她,手指穿过她的长发,捧起她的小脸:“除了伤

口痛,别的地方痛不痛?”

“没有。”她摇头,听到他温柔的声音,依旧不住地落泪。

这时,山庄的医生也随乔司过来了,拿了听诊器:“我给小姐好好检查一下,男士

们请暂时回避一下!”

“菀菀,医生帮你检查,我先走开一下。”欧阳俊商量一般道。

可是,时矜菀却紧紧抓住他的衣服,身子依旧瑟瑟轻颤。

欧阳俊有些无奈地看向医生,然后道:“要不然,我闭上眼睛?”

医生点了点头,然后走过来道:“小姐,你得把衣服拉起来。”

时矜菀慢慢从欧阳俊怀里起来,抬起了自己的衣服。

看到医生将听诊器拿起放在她的胸口,她这才意识到刚刚自己都做了什么。

她慌忙抬眼看了一下欧阳俊,只见他紧闭着双眸,下巴绷得紧紧的,因为微微仰着

头,所以喉结那里格外明显。

她的后背还靠着他的胸膛,因此,他的心跳声格外清晰地落在她的身上,让她觉得

突然有些脸颊发烫,目眩神迷。

“心跳没有问题,肺部也没有杂音。”医生道:“不过,如果不放心的话,就得去专

业医院用仪器检查了。”

欧阳俊点了点头:“好的,谢谢医生。”

木予菡送了医生出去,然后和乔司一起走了进来,她问道:“菀菀,你掉下去的时

候,是双.腿着地还是……”

时矜菀道:“是双.腿着地,因为速度太快,我没有站稳,就跪了下去,然后手掌也

撑了一下,所以划伤了。”

木予菡点了点头:“那你现在忍住痛,我试试你的膝盖有没有受伤。”

说着,她抬起时矜菀的腿,试着轻轻地动了动:“菀菀,你自己弯曲一下。”

时矜菀有些怕自己真的伤了,她紧张地用指尖抓住欧阳俊的手臂,借了力气,然后

动了动腿:“有点儿疼,但是能动。”

木予菡松了口气:“看来应该没事,毕竟二楼阳台也不算高,韧带和骨骼都没有受伤。”

说着,她又拿了棉签:“菀菀,手也需要消消毒。”

时矜菀点头,闭上眼睛,将脸埋在欧阳俊的胸口。

“菀菀,别怕,很快就好。”头顶,传来欧阳俊安慰的声音。

她点头,忍着掌心的疼,等到木予菡将手都消了毒,这才发现,自己几乎出了一身

冷汗。

“菀菀,伤口都不深,所以我没有给你包扎。”木予菡道:“一会儿睡觉的时候,你

注意不要碰到伤口,晾一晚上,明天应该就愈合了,不过结痂脱落估计得至少一周。”

她点头,发现自己还窝在欧阳俊的怀里,于是道:“那我回去了。”

“好吧,菀菀,早点休息,注意别碰到伤口。”欧阳俊说着,小心地将时矜菀抱了起

来往外走。

他带她去了二楼,将她轻轻放在床上,正要离开,似乎又担心着什么,于是道:

“菀菀,现在睡得着吗?”

她摇头。

“那我们都在这里陪你。”欧阳俊说着,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床边。

木予菡坐上了沙发,乔司站在床边,看着时矜菀的伤口,困惑地道:“菀菀,怎么

摔下去的?”

时矜菀咬了咬唇:“我坐在阳台上玩……”

欧阳俊无奈又严肃地道:“以后不许坐在那种危险的地方了!”

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抬眼看着欧阳俊:“俊叔叔,我的手机摔坏了……”

“在地上?”欧阳俊想起,刚刚过去的时候,似乎真踩到了什么,不过他的注意力都

在时矜菀身上,所以根本没有在意。

她点头:“手机掉下去,我去抓,才摔下去的……”

欧阳俊生气又无可奈何,他伸手点了点时矜菀的眉心:“怎么这么笨,有什么比自

己更重要的?手机掉了就掉了,你喜欢什么,我重新给你买一个就是!”

她咬了咬唇:“俊叔叔,对不起,我知道了。”

欧阳俊叹息一声:“菀菀,以后要记住了,没有什么比你对我们来说更重要!别让

自己再受伤了!”

她听着他的话,看到他眼底毫不掩饰的关心,突然之间,心头又涌起了复杂的情绪。

她知道,他只是像过去一样关心她,就好像关心乔司一样。只是,因为她是女孩

子,自然得到的疼爱会更多些,所以……

时矜菀快速收回自己的目光,继续点头,轻声道:“好。”

到了此刻,她几乎无法再给自己心里的感受找到所谓辩驳和逃避的理由,她明白,

自己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的错误。

这么多年,她习惯了他的关心,霸占着他的关心,甚至,悄悄让心里的依赖因为他

的温柔变了原本的味道。

可是,她不是孩子了,无法再给自己自欺欺人的理由。他只是她的叔叔,虽然没有

血缘关系,但是,他们之间,也有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

她不能任自己心里的那种感觉潜滋暗长,疯狂地抽枝拔芽,否则,到了无法控制的

那一天,她又该如何面对所有的人?

时矜菀抬眼看向欧阳俊:“俊叔叔,我没事了,你和木阿姨去休息吧!这里有乔司

陪我就好了。”

虽然,她明白,她是多么希望他能够留下!

可是,她更知道,他已经订婚,早在好几年前。

他注定是别人的丈夫,他们之间,只能维持一直以来类似叔叔和侄女之间的关系。

欧阳俊依旧有些不太放心:“菀菀,没事,我们不累的。”

他知不知道,她每一刻都在用尽力气在远离?时矜菀继续坚持道:“俊叔叔,我真

没事啦!我一会儿和乔司聊聊学习上的事,也该睡觉了。你回去休息吧,或者我见

你带了文件,是不是还有公事要处理?”

她竟然,已经学会帮他找离开的理由。

欧阳俊于是点了点头:“好的,菀菀,那我和木阿姨先走了,你一会儿也早睡,只

要有哪里不舒服,随时叫我们!”

“好!”时矜菀冲着他笑笑。

见着二人离开,时矜菀这才好似松了一口气一般,她冲乔司道:“乔司,你帮我把

我的平板电脑拿过来,我玩一会儿。”

乔司摇头:“躺着看屏幕对眼睛不好。”

时矜菀撅了撅嘴:“你才比我大半岁,怎么就好像俊叔叔一样管我?乔司,你最好

啦,帮帮忙,我腿疼,正好用它来分散精力!”

听到她说腿疼,乔司只好起身,拿了电脑过来:“要不然,我把你扶起来,你靠在

靠枕上玩?”

“好啊!”时矜菀连忙点头:“乔司,谢谢啦!”

“干嘛冲我这么客气?”乔司将时矜菀扶好,又给她放了垫子在腰后面:“现在感觉

好了吗?”

她点头:“嗯,好多了!你也回去吧,我看会儿就要睡了!”

“那你一会儿自己能躺下吗?”乔司不放心道。

“当然可以啦!”时矜菀冲他摆手:“你快回房间吧!对了,你下去的时候,帮我把

我手机捡起来,估计屏幕碎了,但是我看看还能不能用!”

里面,还有她和欧阳俊所有的聊天记录。

第486章忍不住主动去找她

因为时矜菀的腿和手都有伤口,所以第二天,众人都不能再泡温泉,便决定就在山

庄里四处走走。

伤口不深,可是欧阳俊却不让时矜菀下地,而是和乔司轮流抱着她来到庄园里的热

带花卉园。

众人一起拍了些照,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将话题聊到了欧阳俊和木予菡的婚礼上。

其实,婚礼是交给赛尔这边的人专门负责,欧阳俊平时比较忙,也根本没有时间去

思考细节。

而木予菡身体才刚刚复原,拿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她其实不太懂那些东西,所以,

两人都没有怎么管过。

虽然没有刻意去了解流程,但是毕竟是二人的婚礼,所以有些决策方面的东西,也

是给二人过目了的。其中一项,就是婚礼现场花卉的主色调。

当时,木予菡选的是蓝色妖姬,而欧阳俊则是随口说的红色,因为他看过华夏国结

婚,都是红色,代表吉祥喜庆。

所以,今天聊到这个,木予菡突然问道:“Bojan,我们婚礼的主花卉最后选的是什

么?”

欧阳俊一愣:“不是红玫瑰?”

木予菡摇了摇头:“之前问我的时候,选的蓝色妖姬……”

听到二人的对话,原本正拿着相机给花拍微距的时矜菀手指微微一颤,对焦瞬间有

些虚了。

她删掉刚刚拍废了的那张照片,继续拍花,只是,突然少了几分兴致。

“菀菀!”这时,乔司在身后叫她。

她转过头去,便恰好被他的镜头记录了下来。

乔司一脸兴奋过来:“刚刚拍的那张,好像以前学过的一个词,回眸一笑。”

时矜菀看向显示屏:“我没有笑啊!”

他摇头:“没事,不笑也好看!”

只是,那边商量婚礼的事情很快告一段落,欧阳俊拿了相机,开始给众人拍照。

因为只是度过一个周末,所以,午餐之后,众人便开车回返了。

下午,时矜菀和乔司分别被送到了学校,而赛尔那边,也已经给时矜菀重新买了一

个新手机。

那个屏幕被摔碎的手机她终于是能打开了,只是,手机已经变形,无法更换屏幕。

她便将手机收起来,放到了抽屉里锁好。

晚上,时矜菀从晚自习下课回到宿舍,她拿起手机开始给新手机装软件。

刚刚装好微信,就收到了一条消息。

是欧阳俊发过来的,她犹豫了两秒,点开。

和过去每天一样,他问她是不是一切顺利,叮嘱她晚上早睡。

她记得,以前他发消息,她都是很开心地马上回复的,可是今天,当她拿起手机,

眼前浮现的却是昨天在温泉里看到的画面。

时矜菀垂下眼睛,对着屏幕打字。

她觉得自己似乎有很多事情想问,最后,她却全都删了,只剩下三个字和两个标

点:“好,晚安。”

之后的几天里,她和他交流越来越少,直至到了周四的时候,老师问哪些同学周末

有空,是不是愿意去郊区一家养老院做义工。

过去周一就开始盼着周末回家见欧阳俊的时矜菀,第一个就报了名,并告诉老师,

自己两天都有时间。

当天,老师确认了名单,而时矜菀,则是放学回宿舍后,就给欧阳俊发了消息:

“俊叔叔,我们学校组织做义工,所以你这周不用管我了,我就在学校住啦。”

欧阳俊刚刚开完会出来,听到手机响动,拿起来一看,就看到了时矜菀发的这条消息。

他微微恍惚片刻,随即捏着手机,走到了落地窗前。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下了小雨。他还记得,一次下雨,他将时矜菀抱在臂弯,

她打着伞,将他们两人都罩在了伞下,然后冲他笑,两个眼睛弯弯的,可爱极了。

这些天时矜菀的变化,他不可能察觉不到,甚至,他都能隐隐知道是因为什么。

欧阳俊有些无力地闭上眼睛,直到有人敲办公室的门,他这才转身:“请进。”

“Sir,您要的方案。”秘书递过来一份文件。

欧阳俊转身回到座位,拿起手机,给时矜菀回了一个字:“好。”

看完文件,已经有些晚了,他拉开了书桌旁的抽屉,把文件放了进去。却在即将关

上抽屉的时候,将最下面的一个档案袋取了出来。

他打开上面的绕线,顿时,里面有些发皱的纸张便落了出来。

全是当初时矜菀画的东西。

他恍惚里想起,那会儿她还很小,可是却格外懂事。他在开会,她在他的办公室画画。

她从来不乱翻他的东西,而且每次画完,就乖乖地在门口等他,从不打扰。

这厚厚一沓子画,全是她小时候留下的。

从小,她就知道不能打扰别人,所以,现在的她,是觉得她会是他生活的打扰,从

而要远离了吗?

想到这里,欧阳俊突然觉得心里堵得有些难受,那个从小自己就护在臂弯的女孩,

是不是终将要离开他了?

可是,她还年轻,将来必然有她的生活,很多东西,他们早晚都会面临的,不是吗?

就好像,他要结婚了,她再过一学期,也要回国了一样。

欧阳俊慢慢放下文件袋,然后,将它锁在了最下方。

之后的几天,他照旧会问她如何,她也仅仅只是报一句平安。

周末的时候,时矜菀第一次没有回赛尔家族,而是去了养老院。

这家养老院收留的老人,几乎都是流浪的,或者子女找不到的。所以,养老院靠政

府拨款,虽然老人们衣食无忧,但是,却少了亲人的陪伴。

时矜菀和同学们一起过去,顿时,一下子让这里热闹了很多。

有的孩子帮忙打扫,有的,则是发挥自己的特长,给老人们表演节目。

这里,也有不少喜欢热闹的老人,和大家一起跳舞唱歌,玩得十分开心。

傍晚的时候,众人一起坐下来吃饭,然后陪着老人们聊天。

时间,仿佛一下子充实了很多,让人没有了时间去思考很多不想去思考的事情。

所以,当周日晚上回到学校的时候,时矜菀觉得内心平静了很多,睡了一个好觉。

这么度过了周末,似乎给了时矜菀不少启发。所以,当到了第二周的时候,她又报

名参加了学校的游泳比赛。

这是一个跨校比赛,每个学校的学生内部先进行选拔,最后统一参加半决赛和决赛。

时矜菀从小就有学游泳,虽然并不是当成专业,不过也算是爱好。

她这个身高,在美国这边的同龄人里算是不高不矮,倒是并不吃亏。

所以,填了报名卡之后,每天晚上,她几乎都在游泳池里泡着。

于是,到了周末,她又有了不回家族的理由。

时矜菀已经连续三周没有回家了,这天,欧阳俊终于忍不住,开车来到了她所在的

学校。

问了老师,才说时矜菀在游泳馆练习,于是,欧阳俊独自走去了游泳馆。

里面的人不多,过来练习的几乎都是报名参赛的同学。虽然大家都带着泳镜和泳

帽,可是,他还是轻易从里面找到了她。

她似乎很是卖力,心无旁骛一直在不断地坚持。欧阳俊走到了时矜菀的旁边泳道,

她也没有注意。

直到,她游到了尽头,正要在水中转身的时候,突然一抬眼,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

身影。

一时间,仿佛什么击中了心底某个角落,时矜菀反应过来的时候,不小心呛了两口水。

欧阳俊见状,脸色一变,连忙伸出手去拉她。

可是,她在平复了呼吸之后,却是自己撑着边缘,从水里起来。

“俊叔叔。”她披上了浴巾,伸手理了理湿漉漉的头发。

他看着她,很想问她怎么不回家,这半个月在学校怎么样了。可是,最后话到了嘴

边,也只是说:“我今天恰好经过你们学校,所以过来看看。”

她笑了笑:“我没事,因为下周就要正式淘汰赛了,所以练得勤奋些。”

欧阳俊问道:“下周具体哪天?”

“周二上午。”时矜菀道:“俊叔叔,你上班忙,不用管我的,我就是报名玩玩,估

计也没法进决赛的。”

他点了点头:“重在参与,别让自己太累了。”

“俊叔叔,那我继续练了,你忙吧,不用管我!”时矜菀笑笑。

他看着她的笑容,这才发现,和以前小时候不一样。

那会儿,她笑的时候,眼睛笑得弯弯的,像个月牙,可是,却仿佛汇聚了所有的光线。

此刻,她的唇角是上扬了,但是眼睛却没有变化,笑容,只是为笑而笑。

欧阳俊突然觉得心头好像被蒙上了一层阴郁的细雨,有些难受,他点了点头:

“好,菀菀,在学校好好照顾自己,我改天再来看你。”

她点头:“没事的,俊叔叔,反正你和木阿姨下个月就结婚了,我到时候回去就能

见了,你不用专门抽空来看我。”

他的喉咙仿佛被堵了一下,片刻之后,这才答应:“好。”

只是,时矜菀不知道的是,到了周二淘汰赛那天,欧阳俊去了。

他静静地坐在看台上,和周围不断为自己班级同学呐喊的看客截然不同。他没有说

话,更没有为她加油,只是一直凝视着水里那个熟悉的身影。

第487章告诉我,你能陪我一辈子吗?

欧阳俊看到,昔日臂弯里的小姑娘,从跳入水里的那一刻开始,就仿佛在憋着什么

劲儿。

似乎,前方有她用生命追逐的东西,令她非要用尽全力。

她并非专业,个子也不算太高,但是,却一直从开始到最后,都死死咬住牙关,坚

持到了终点。

最后,她进入了半决赛,以淘汰赛成绩的最后一名。

欧阳俊看到,时矜菀从水里出来的时候,仿佛都快没了力气。

他的脚步本能地向着她靠近,想去拉她,可是,她却已然慢慢地自己上去了。

他默默地转身离开,脑海里,却浮现起了当初他们被困那个小岛,他凌晨醒来看到

的画面。

月光里,小小的她,抱着他的衣服,一针一线地认真缝着。那时候,他就在心里暗

暗地想,要疼她一辈子的。

可是,此刻他才明白,从小在他身边坚韧又懂事的小姑娘,或许真的要淡出自己的

世界了。

鼻子突然有些发酸,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

之后,欧阳俊没再问时矜菀回家的事,两人除了报平安的问候,别的什么都不再提。

直到,距离欧阳俊和木予菡的婚期越来越近,已然不到半个月。

而这天,欧阳俊走到赛尔庄园的湖畔,却见到木予菡坐在湖边,似乎一直是在等他。

他走过去:“予菡,怎么坐在石头上?”

她转过身来,看了他几秒,深吸一口气:“Bojian,我有事,想找你谈谈。”

欧阳俊看出来了她的严肃,于是点头:“在这里还是?”

“就在这里吧!”木予菡说着,手指紧握成拳,过了好几秒,这才开口:“对不起!”

说着,冲欧阳俊深深地鞠了一躬。

欧阳俊愣在:“发生了什么事?”

“Bojian,我可能爱上别人了。”木予菡快速地道:“但是,我不知道我这样的感觉

对不对,可是,我的确因此而动心。”

她向来都是个干脆的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而发生这样的事情,她除了抱歉,

剩下的,就是要和欧阳俊坦白交代。

“爱上别人?”欧阳俊眯了眯眼睛:“谁?”

“记得那位一直帮我复健的医生吗?”木予菡道:“我发现我真的喜欢他。”

欧阳俊思索了几秒,想起了那个四十来岁、甚至还有些将军肚的男人。他觉得有些

不可思议:“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上周。”木予菡道:“其实我一直觉得他很细心、也很专业。但是,开始的时

候我的确没有什么感觉的。但是上周,我和他聊到了医疗工作,发现我们有很多共

同的话题,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他很有魅力。我也以为自己可能是一时冲动,但

是,过了一周,我每次和他说话,依旧还是很心动。”

欧阳俊想了想:“那他呢?他对你是什么态度?”

“他今天,也对我表白了。”木予菡说着,心底涌起深深的自责:“Bojian,这件

事,我真的很对不起你,所以,才会第一时间对你坦白!”

“所以,你是打算……”欧阳俊问道。

“婚礼已经几乎筹备完毕,如果我们说取消,可能无法对两边家族交代。”木予菡低

着头:“所以我们能不能暂缓婚期?”

“好。”欧阳俊点头。

“Bojian?”木予菡也没料到欧阳俊竟然连半句指责她的话都没有,她心里更加愧

疚:“我真的很抱歉,甚至很恨自己!但是,的确就好像之前我们泡温泉时候聊的

一样,我们互相似乎都把对方当成了战友,所以,你当时要吻我,我也觉得,似乎

是兄弟之间的吻……”

“我明白。”欧阳俊点头。

“Bojian,当初我遇到车祸,躺了几年,也耽误了你几年,我……”很多东西,想起

来,发现自己亏欠得竟然这么多。可是,木予菡除了道歉,似乎什么也弥补不了。

“没关系。”欧阳俊看着前方静静的湖水:“其实,我也并不是在专门等……”

当年,他似乎也并非在刻意等木予菡。而是,在看着另一个小姑娘一天一天长大。

他的心思都被分到了别的地方,似乎对于爱情也好、结婚也罢,都并不热衷。

“不过,我还是真的很不好意思,很愧疚!”木予菡道:“家族那边,我会解释的。”

“我们一起解释吧。”欧阳俊道:“如果你单方面退婚,将来如果真的要和那位医生

在一起,恐怕会比较难。”

木予菡真的有些感动了:“Bojian,谢谢你!你这样替我着想,我更不知道该……”

“没事,我反正也不会因此而难过。”欧阳俊道。

“Bojian,你就没有遇到过喜欢的女孩吗?”木予菡觉得有些可惜:“以前我也觉

得,婚姻只是一种责任和义务,但是现在……”

欧阳俊摇了摇头,打断她的话:“随缘吧!”

第二天,欧阳俊和木予菡一起,将暂缓婚期的事情,告知了两边家族的长辈。

原本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的婚礼突然要被延误,两边家族都有些无法接受。

可是,作为婚礼的两位主角,不论是欧阳俊还是木予菡都一再坚持延期,这场婚

礼,还真的办不下去了。

于是,家族中所有的宴请全部取消,后续足足处理了快两周才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好。

时矜菀是在一周后得知婚礼被延期的。

这些天里,她周末都在学校,还是木予菡发来的消息,告诉她,她可能以后会很少

见到她了。

只是,木予菡没有解释原因,时矜菀也没有多问。

在她的认识里,婚礼延期和解除婚约是两回事。

所以,她依旧还是常常都在学校度过周末,一直到了游泳比赛决赛那天。

不得不说,她之前能进入决赛就是已经发挥到了极限。可是,因为半决赛时候有人

弃权,有人发挥不稳,她却无意间捡了漏,所以才进入了决赛组。

决赛一共十六名成员,分为两组,她在第二组。

当天,欧阳俊到了。

他看到她奋力游完全程,虽然总排名只是第十三,不过,真的已经尽力了。

他这次没有离开,而是在她出水的时候,站在了终点,将毛巾递给了她。

她有些惊讶,随即一笑:“俊叔叔,你怎么来了?”

他看着她脸颊上的水珠:“就是顺便过来看看。”

说罢,他又道:“菀菀,你已经好久没有回去过了,今天正好是周六,我们回家吧!”

她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好!不过我比赛没有成绩,就不用拿犒劳我之类的理由

请我吃饭了!”

欧阳俊似乎被她提醒,心头一动:“我之前看到一家餐厅味道不错,我带你去尝尝!”

她眨眼:“真不回家吃啊?”

欧阳俊等时矜菀回宿舍换了衣服,然后开车带着她去了餐厅。

两人就好像过去一样随意地聊着,一直到吃完了晚餐,走在广场之上。

时矜菀转头,状似随口问道:“俊叔叔,你和木阿姨还会结婚吗?”

欧阳俊思索片刻:“不知道,随缘。”

“哦。”时矜菀点了点头,忽而想到学校前两天贴出的乐队招收成员公告。

之前,她还没有想好要不要报名,此刻,却是有了主意。

“俊叔叔,我寒假恐怕都要参加训练,回不了家了。”时矜菀看着前方正在地上啄着

谷子的鸽子道。

“为什么?”欧阳俊道:“菀菀,你的游泳比赛已经结束了。”

“我报名参加了乐队。”时矜菀道:“我没什么基础,自然需要比别人努力些。所

以,寒假应该都在乐队了。”

“菀菀。”欧阳俊突然停住了脚步,凝视着时矜菀的眼睛:“为什么不愿意回家了?”

他问得有些直白,一直看着她,似乎不给她逃避的机会。

她直视着他的眼睛,似乎,这一刻也不想找别的理由。

时矜菀笑了一下:“因为,要学着自己独立啊!”

欧阳俊只觉得心头好似被什么东西堵住:“菀菀,你有家族可以依靠、你爸爸妈妈

也很爱你,而我,也会一直照顾你的。”

“俊叔叔,那你能陪我一辈子吗?”时矜菀对着欧阳俊的眼睛,只觉得心跳紊乱得厉

害:“就是,任何时候都陪伴着的意思。”

欧阳俊呼吸一窒,一时语塞。

两人之间,有短暂的沉默。

直到,时矜菀率先打破沉默:“所以呀,你不能陪我一辈子,我就得提前适应你离

开我的生活。”

“菀菀——”欧阳俊看到她此刻的模样,心头有种说不清的滋味,复杂难辨。

“俊叔叔,没事的,我本来也喜欢唱歌。”时矜菀却是一下子笑了:“我那么多年不

能说话,很憋屈的!以后,我会好好学唱歌,等我唱得好了,唱给你听!”

说完,她拉向欧阳俊的手:“老师说学唱歌得练气,平时需要多跑步,走,我们跑

跑试试!”

于是他也回握住她的手,两人在广场上奔跑起来。

时矜菀的长发在奔跑中散开,她转头看向欧阳俊,心想,或许,这是她最后一次牵

他的手了。

本章节未完待续

想获取精彩的免费资源?微信长按下图或扫码注我们】

Copyright © 杭州抱枕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