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抱枕价格联盟

主妇变奏曲

麦太的螺蛳壳2019-01-10 15:15:04

最早知道宝玉那句话儿“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得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我忘了是在小学还是升了初中,但必然正值明眸皓齿的无价宝珠儿之际。因此除了对此深以为然,还带着三分沾沾自喜。而拿来比照的对象,自然就是包括自己家长在内一众同学的,老妈

这个人,管着你的一切饮食起居,冬天未到,逼着你穿秋裤;春天已近,还不许你喝凉水穿裙子;

胆子又小,出个门儿先告给你一万种这辈子都不可能遇到的坏蛋;

事儿又多,坐下不许撇开腿吃饭不许吧嗒嘴。

每天操心柴米油盐,没有胶原蛋白,没有青春,没有梦想,存在的意义好像就是为了给人找别扭。

所以几百几千年,什么豆蔻少女、神仙姐姐、二八年华,跟她们都不沾边儿,混的最好的,也不过被叫做徐娘半老。

一句话,不招人待见。

你见过哪部传奇名著、经典小说的主角是中年妇女?

我暗暗发誓:既然老天早早叫我明白了这个道理,那我绝不能活成一枚白惨惨的鱼眼睛。

 

不过那时还忘了一句,叫:历史发展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

 

儿子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吧,有一次,带他跟朋友吃饭。大人们一块儿说话聊天,孩子们凑成一堆儿在另一桌吃饭、玩儿,各有各的伴儿,言笑晏晏。回去的路上,娘俩儿说话:

“妈妈,今天我都没吃饱。”

“不是有那么多你喜欢的菜吗,怎么还没吃饱?”

“我光顾着照顾萱萱,给她夹菜,都没来得及吃。”

看来还算是教子有方,为娘很欣慰啊,顺嘴接着说:

“嗯,这么绅士啊,知道男生要照顾女生,真不错。那下次也照顾下妈妈吧?”

不料,小家伙儿很笃定的来了一句:

“那可不行。”

赤裸裸的拒绝啊,我纳闷了:

“为什么呢?”

“你又不是女生!”

我更奇了:

“我怎么不是女生?我不是女生是什么?”

“你是女人!”

我开着车,没法儿回头,想象后边儿那一脸嫌弃的表情。

臭小子,真是还乳臭未干啊。

又一颗“宝珠儿”变身,变成了二十多年前自己也嫌弃的鱼眼睛。

满车回荡着pia pia 打脸的声音。

 

但是,凭良心说,真活到了中年妇女的境地,我发现自己竟然兴致勃勃乐此不疲,跟金光闪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宝珠儿”相比,不仅毫无羡慕嫉妒恨,居然还很想说一句:其实鱼眼睛也有鱼眼睛的视野和天地。

 

去趟菜市场,那和去趟博物馆有什么区别?圆滚滚的包菜,孩儿手臂似的莲藕,红的番茄,绿的青椒,生鸡活鸭,海鲜水产,冷不防一只大虾弯腰打挺吓你一跳,旁边儿的大叔趁势开了腔:哎,刚上的新鲜大活虾嘞!

他们有的是热情和耐心,一边儿叫嚷一边儿免费科普:“哎,大妹子,你尝尝,尝尝,正宗黄岩橘子,四川的算什么,黄岩的蜜桔可是进贡儿的”,但凡你不着急多站半分钟,那热情高亢的声音就变得推心置腹诚恳有加了:错不了,天不亮就到批发市场,头一茬儿…正定县边儿上,赶了20里路呢…11点这边儿早市散了,再开着三蹦子“突突”到东边儿市场…大儿子上中学…媳妇儿在家还坐着月子…三言两语,恨不得把这半辈子的人生都交待给你,那意思就等于表白喽:你看你看,我这么一个好人,怎么会错呢。话里话外透着对自己的无尽怜惜。可不是吗,干脆多买两斤吧。

而来来回回买菜的人呢,再怎么人世艰难仕途无望,到了这儿都是正经主子,想翻谁的牌子就翻谁的牌子。有人做小伏低,就有人得寸进尺,所以大清早的市场,难免有拌嘴、争吵、以至于动了手脚。你瞧着面红耳赤好像是为了2块钱白菜,其实更是世事的艰辛、中年的失意,生而为人的种种无奈、不畅快、不得志,它们在微笑下面层层堆积,在向下的漩涡中勉力浮沉,终于在某个辛劳的早上,在市场,迎头撞上人间最浓重的烟火气,彻底来了一场任人围观的不堪。可正如杨绛先生所言:“世态人情,比明月清风更饶有滋味,可作书读,可当戏看。”

 

社会是学校,市场也有知识,还不像教科书那样一成不变。

韩剧热播,于是韩式蒸锅、韩式泡菜隆重登场,那蒸锅,西式为体中式为用,高丽棒子的理念加上本土设计,卖家垒起来78层笼屉,一边儿变魔术一样演示着一把火烧好了一层馒头、一层包子、一层鱼、一层菜、一层米饭,一边儿招呼大伙儿免费品尝,大大方方摆出一副价廉物美、营养美味、错过就是犯罪的架势。大约这笼屉满足了大爷大妈关于简单、健康的全部幻想,他们一边儿暗暗告诫自己要提高警惕,一边儿掩饰不住的神往和满意,幸福来得太突然,虽然个个儿站远了假装在那儿观察琢磨,其实心里一早就拿定了要买的主意。

自行车后边儿装一匣子电池,电池就电池吧,非得吆喝“军工电池”,军工就军工吧,还得是“俄罗斯”的,俄罗斯军工电池?你说说你说说,这是特别抗寒还是特别抗造?

至于什么淘宝热卖、什么北欧家具、养生木桶、神奇拖布、中药玉石、时新衣服,居然“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一个市场好比一出美剧,充满张力又节奏紧密。老实说,经济学讲市场经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这儿,我反倒看见了。

 

清早出门,学习历史博物,了解政策形势、民间疾苦,这没有剧本的市井百态没等看够,该回家了。

回来就得择洗手做。

我总以为这家里的煎炸烹炒、酱卤腌腊是宇宙大化的和谐统一,它经天纬地。比方说吧,腊八蒜,不在腊八前后腌制,这蒜就是发不出莹莹的幽绿;老话儿说霜打柿子红,经了霜的柿子,才金灿灿的好吃又好看;养了菖蒲,您就惦记着到了农历的414,一剪子把它齐根剃了,新发的叶子才生机勃勃的又短又密;到立春吃春饼的前后,韭菜真是约好了一样齐刷刷的长起来,比起其他的时候,真是少了辛辣,多了清香;春初早韭,秋末晚菘,这晚菘大白菜,您还别不信,到了冬天必定的绵软鲜甜。

世间的人和事,来去都有时,这点儿智慧,可是和老天爷打了几千年交道才得来的,透着神秘,也因此特别珍惜。你惦记着节气时令,依着自然的节奏采买手做,把个鲜活的四季,盛到光洁的瓷盘,端到桌上,一家人在灯下其乐融融,才算是“天时地利人和”功德圆满。这日子,不就过个稀罕和热闹嘛。



    杨绛先生一生爱护钟书先生,甘做“灶下婢”。

    在牛津生下圆圆,钟书到产院探望,三天两头苦着脸说“我又做坏事了,打翻了墨水瓶;把房东家桌布染了;又把台灯砸了;又把门轴弄坏了”。

    杨先生说:不要紧,我会洗,我会修。

    他就很放心的回去,等回寓后,杨先生真的都修好了。


闲暇得空,洒扫庭除,你以为简单?

据说日本茶圣千利休,有一次让儿子打扫庭院,反复三四遍之后,他终于忍不住步入庭中,说:“清扫不是这样的”,然后,摇落树叶,让金色、红色的叶子落了一地。

清扫,不仅仅是清洁,还有美。

我入两盆多肉,一把杜鹃,左挪右移,看它们颜色的浓淡,花枝的疏密,色调的深浅,器皿的厚薄,和书架上一层层的书、鱼缸、画儿、笔插、CD机、各式罐子等一应杂物之间形状、高低、大小、明暗、气质的协调与配搭,我既要它们云蒸霞蔚融洽和谐,又要在这和谐之中暗藏玄机让它们个个风度卓然潇洒不羁,几个物件儿前挤后错,换个地方儿,看两眼,再换个地方,再看两眼。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和西斯廷教堂米开朗基罗那点儿对美的要求和踟蹰相去不远。

艺术家以宇宙人生为创作对象,变成文学、音乐、美术;主妇,无非以柴米油盐、水果鲜蔬、家居杂拌为创作对象,在赏玩对象的色相、秩序、节奏方面,一名主妇和一个艺术家有多大的分别?我把话儿撂这儿,总有有识之士知道我发现了一条多么普遍的真理。

浪漫主妇

在撒哈拉大漠的坟场区

三毛把空心砖的房子

变成了

最美丽最艺术的家

虽然是

手刷的白墙

捡来的水瓶偷来的花

棺材板做的沙



不妨再坦白一点,虽然也看了一些书,但对教育最深刻的理解,仍然来自于我家厨房。

有一天,我不知为什么急着要吃米粉,也没提前泡发,想着把水烧热,把火开大,比方原来小火要煮10分钟呢,我现在大火5分钟难道不行?

真不行。米粉就得慢慢泡开,渗透,吸饱了水,再慢慢膨胀,再变柔软,最后才入了滋味儿。凡事有个章法呢,就算你各种条件具足,给个面子,那量变也成不了质变,快的有限。

我嚼着夹生的米粉,终于洞悉世间万物各有其所,深切意识到焦虑和所谓的塑造是多么的无用肤浅,又想起“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急你的,老天爷不管,果菜鲜疏如此,人也一样,什么叫事缓则圆,也就是静待花开的意思了,原来核心就在这“待”上,简而言之,就是,您呐,甭着急,熬时间呢,候着吧。

 

一切的工作或者学科,到了最后,面对的都不是具体的事务,都是方法和规律,从这个角度说,厨房,有哲学。而家里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的转换,简直就是一场人生浮沉的考验。

 

再光鲜高贵的客厅,再温馨明亮的晚餐,还不是早晚要面对冷清、残败、芜杂斑驳的厨房?

喧嚣热闹都是客厅的,是人前的;孤独辛苦是厨房的,是背后的。

那削下来干枯发蔫儿的黄瓜皮儿、萝卜皮儿,鸡蛋破碎的壳,鱼鳞和着血水,骨头大喇喇的躺着,鱼刺粘上烧焦的葱叶,血肉模糊杯盘狼藉,简直象某个动物的洞穴。

佳肴美酒,在客厅桌上闪闪发亮透着骄矜豪气,可说不上哪儿不如人意,转眼就被剩下,撤到厨房,秒变一脸中年人的油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还挨的这么近,还反转的如此彻底,还人走茶凉决绝的不留半点儿余地。

有谁没有经过整理床铺、擦干净玻璃和家具,让家焕然一新的欣喜?你洗好衣服,柔软,带着阳光的香气;你拍打沙发、靠垫,让羽绒平整舒展,象春天等待播种的田地;可是你也知道,很快,尘土、污垢又将落下、布满。

劳作,象西西绪斯推着的石头,每天推上去,落下来,再推上去,再落下来。

怎么办?

还不是带着疲惫和忍耐,打开水龙头,哗哗的清洗。办法只有一个,只有这一个,只要你愿意,它们总会再度洁净、发光。这办法如此简单,枯燥,有效,象世间一切困惑的答案,你困惑,其实,只是想找捷径而已。

 

日复一日的劳作销磨人的意志也鼓舞人的士气,它早早让你看清了一切华丽背后无不浮沉着一片狼藉。狼藉怕什么,不就是从头再来?主妇们早就知道了这是人生的真谛。她们有了一种天然的乐观,就像苏轼在贬谪途中淡淡说出“问余平生功业,黄州惠州詹州”,顺天知命而已。

你猜林语堂怎么说?

他说:“无论谈到什么题目,女子是攫住现实的,她知道何者为饱满人生意义的事实,何者为无谓的空谈。”

还说:“男人只懂得人生哲学,女子却懂得人生。”

为什么女子是现实、理性、务实的?他老人家没说,我以为,大半是因为,这里的“女子”,要么是主妇,要么是行使主妇职责将要成为主妇的。

有人说,胡适先生是“中国传统农业社会里,三从四德的婚姻制度中,最后的一位福人”。不错,因为他有一位贤惠的太太,江冬秀。胡适先生自己说“书中之学问,纸上之学问,不过人品百行之一,吾见有能读书作文而不能为贤妻良母者多矣”。

老实说,我对一名合格主妇充满了崇拜。一半,是因为我虽然也在这一行业摸爬滚打了十来年,但还只算一个职业小白,这崇拜,是平凡对英雄的顶礼膜拜;另一半,是因为深深知道,管好一个家,实在不简单。这还没说,怎么眼光六路耳听八方的、管理家里那最少两个跟你插科打诨阳奉阴违的人!一大家子,扶老携幼温故惜贫,都算做主妇份内的事儿。这崇拜,是对这个行业无尽深邃空间的尊敬畏惧。

 

据说,在古希腊神话中,掌管家庭和灶间的女神,赫斯提亚,是奥林匹斯所有女神的首席。即使按最通俗的理解,这也昭示着家庭主妇作用的重要和地位的神圣吧。

而禅宗,一直在提倡从人的行住坐卧中体验禅意,得道的高僧,也不过“饥则吃饭,困则打眠,寒则向火,热则乘凉”而已。

何况英国有诺兰德家政学院、美国麻省理工也开设了“家庭经济学”专业,这个行业,真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啊。

于是,我还很有信心呢,还准备在中年妇女的路上,在鱼眼睛的处境,在无尽的家务中去实现生命的超越,精神的自由,准备一路摇曳多姿的走下去,一直走到老祖宗的岁数,看看太阳底下还有什么惊人的发现。

    各位勤劳的主妇,各位亲爱滴姐姐妹妹们,一起加油哦。


Copyright © 杭州抱枕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