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抱枕价格联盟

学长,人家好热,你说我们要不要一起做点什么?

星芒小说2018-11-07 13:32:53

星芒小说,点击关注更精彩哦!





夜色微凉,群星闪耀。

景阳城内,一辆外表低调内里奢华的马车飞快地一晃而过,像一道疾风,只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隐绰的掠影。

车内,斜靠在藕荷色靠枕上的女子微闭着眼睛,一袭简约的月白轻衫,衬得那斜卧的身姿干净如雪。

如墨的长发用一根同色的丝带束着,发丝松松散散地沿左肩蜿蜒垂下,垂到胸前。而那白璧无瑕的小脸精致小巧,美得极其肆意。那盖着子夜星眸的黑羽又浓又密,瑶鼻之下一张小巧的樱口紧抿,一瞬间动人得紧。

车外,驾驶马车的是一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此刻正低垂着头,有些想看里面,却又实在没那勇气。

“林若羽怎么样了?”车内的女子突然开口,声音淡然如水,悠然自若。

“已经喝了动手脚的那杯水,现在在玉阳楼的兰苑里。”

“男人准备好了吗?”

“按照九小姐的要求,七天前已经向景阳城以及周边城镇放出了消息,重金征集男人无数。直到昨日为止,已经有一名不怕死,不怕累,勇于献身敢于奉献的男人表示愿意一试……”

“一名?”

凤九歌蓦地睁开眼睛,眉头几不可闻地皱了皱。

十万金币的报酬还倒贴一美女共度良宵,七天了居然才只有一个男人愿意来?

这冥月王朝男人们的脑袋都秀逗了吧。

毕虎小心翼翼地陪笑道:“主要是林小姐最近的名头太盛,大家都知道她是大少爷的女人,也算是半个凤家人了。凤家的面子搁在那里,谁还敢动她啊。”

也对,凤家是何身份?

冥月王朝四大家族之一的西靖家族,说的就是凤家了。

纵横冥月王朝西面四分之一的国土,势力渗透到每一个细枝末节,就算你躲到海角天边,都能有千百种方法教你乖乖地自个儿回来。

这样响亮的名头一出,不吓得腿软就算是好的了,哪个还不赶紧地逃之夭夭?

凤九歌瞪了毕虎一眼,却也不恼:“招不到就算了,有一个就成。”

“可是……”

可是如果连这一个都没有呢?

毕虎低着头,只敢用眼神余光瞥向自家“恶名在外”的九小姐,表情怯怯。

“嗯?”凤九歌漂亮的柳眉一挑,眼睛如黑曜石般熠熠发亮,紧迫逼人。

“那个男人昨晚太兴奋,结果一口气没喘上来,晕过去了。此刻正躺在医馆里,还没醒过来……”

“你……”

“轰——”

一句话才刚开口,远处传来一声巨大的闷响,打断了凤九歌的话。

她抬眼望向前方,那黑色的天幕间猛地划过一道蓝光,在天空中闪烁半秒,而后疾速坠入前方的青色的山峦之间。

在那之后间隔半秒,几道紫光一闪,追随着前面的蓝光而去,快得如同划过天际的流星雨。

“流星雨?”毕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确定地喃喃自语。

不是流星雨。

哪里有又蓝又紫的流星雨?

凤九歌双眼陡然一眯,双手夺过毕虎手中的缰绳,猛地将马拉住:“下车。”

“什么?”

“下车!”

“九小姐,就算我没完成任务也不能这么惩罚我啊,这荒郊野外的……”

话还没说完,只感觉腰部突然受力。他们的九小姐居然二话不说直接就把她踢下了车,而后鞭子一挥,直接驾着马车扬长而去!

毕虎对着车子扬起的灰尘做深呼吸。

“淡定淡定,九小姐没将我扒皮抽筋已是万幸……”

另一头,凤九歌驾着马车,径直地往那几道光坠落的地方奔去。

清泠的月色,墨色的森林。

四周的虫鸣鸟叫似乎一下子全部消失了一般,让这寂静的夜更加的空虚阴寒。

诡异的气氛,如同那无风自舞的墨发。

凤九歌从马车的工具箱中挑拣了几个方便携带的小工具带在身上,然后徒身往林子深处潜入。

这里地处景阳城边界,四山环绕的中间有一汪湖泊。月色洒下,碧波粼粼,煞是好看。

而在湖泊中央,那或蓝或紫的光晕散开,露出里面分明的人影。

古武——水上漂!

不,不对。

再细看去,那几人的脚尖离水面还有些距离,整个身子完全地悬浮在半空,笼罩在一团隐隐从身上散发的雾气当中。

很多东西,听起来就像是天方夜谭,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

可是,却那么真实地摆在人的面前。

就像她这个混迹黑道的老油条,也没想到有一天枉死之后还会奇迹地穿越到这莫名的时空,优哉游哉地当了十五年的凤家九小姐。

同样的,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能够预知未来,有的人能够克服地心引力使任何事物漂浮,有的人能够掌控风霜雨雪,有的人能够飞檐走壁踏雪无痕……

人们称他们为——异能者。

而这世界最多的异能者,就是斗气修炼者。

斗气的修炼要求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

首先得有先天气场。没有斗气潜力,不过跟普通人差不多。

其次得有正确的修炼之法,否则空有一身斗气潜力,碌碌一生不过一普通小老百姓。

而四大家族起源悠久,也算是冥月王朝斗气修炼的始祖,所以冥月王朝的斗气修炼者,几乎全部集中在了四大家族里面,这也为四大家族称霸王朝奠定了坚实基础。

斗气有着森严的等级划分,赤橙黄绿青蓝紫,越到后面武功越高,紫色斗气的威力,听说练到巅峰可以移山填海不费吹灰之力。

阅读全部故事,请关注星芒阅读网公众号回复书名或书号,最快更新哦。

不过每次一说起这个,凤九歌都会鄙视地看着自家老爷子,极其不给面子吐出两个字:“吹牛!”

然而光是看着面前几人的气势,凤九歌就有些相信老爷子说的话了。

只见中间那个男子身边的蓝色光芒越益浓盛,一身白衣支离破碎血迹斑斑,却看不出丝毫落魄之意,反而显出一丝冷冽和肃杀之气。

那俊逸的眉眼间满满的霸气和凶狠,一双墨瞳锐利如鹰隼,冷冷地看着面前围攻着他的人,没有丝毫慌乱神情,凛冽而狂傲。

身上的血衣飘飞,隐隐还有血水滴落。

也不知道是他的血,还是别人的血。

在他四周,七个黑衣人将他团团围住。一袭连帽长披风将他们裹了严严实实,只看见浑身紫气翻腾,气势汹涌。

七对一。

紫气对蓝气,绝对的一边倒趋势。

可惜了那么狂傲妖冶的美男子。

凤九歌看见这情况早已经没了刚开始那种兴致勃勃地观战的心情,身子低下半截,偷偷摸摸地准备开溜。

这种实力的对决,她还继续呆在这里,就等于送死。

然而她移动的速度快,那白衣男子的速度更快。五指在空中虚抓,一道蓝光缠绕着他手臂而生,变成一条横跨整个湖面的鞭子,随手一扬,一下子劈开了七个黑衣人的包围。

瞬间,气吞山河。

那集结灵力的一鞭子划过长空,扭曲了周围的时空,而周围的一切都被拉扯进了这混乱的空间里,混合着四处飞溅的湖水,如同利刃一般向四周发射开去。

而凤九歌隔得太近,一棵碗口粗的树木被连根拔起,顺着气浪的波动,直直地迎着她砸了过去!

丫丫个熊,乱杀无辜!

凤九歌双眼微眯,眸中两道精光一敛,同时足尖在地上轻点,一个掠身,就往后倒退过去。

那随气浪翻卷过来的树干毫无顾忌地横冲直撞,将她刚在所在的地方瞬间摧毁成一堆残枝烂叶。

她只要晚离开半秒,铁定被那树干撞得血肉模糊。

脚下仍旧不停,那树干带着的劲道似乎并没有因为树林的阻拦而有所削弱,速度依旧不减地继续朝着她奔过来,让她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

树干横扫之下,周围的一切如同被吸进了一个巨大的粉碎机,所过之处寸草不留。

凤九歌的双掌凝结成一团白色气焰,对这前面的树干迅速出掌,不求把那树干击飞,只借着那反冲的劲道,如离弦的箭,飞速地脱离这那被扭曲的空间。

转身落地,耐力如凤九歌,都忍不住狠狠地喘了几口气。

“丫丫个熊,爱护树木人人有责,动静那么大也不搞个结界。”低声咒骂了一句,凤九歌站直身子,抬眼扬睑,向着气场中心望去。

刚才她逃出生天的地方,此刻早已经失去了它本来的面貌,如同被压路机毫不留情地碾过,看起来惨不忍睹。

仅仅是一鞭之力的波动,就如同海啸一般来势汹汹让人招架不及。

那个男人……

微抬下巴,探寻的目光直直锁定那片交战中心。

外围黑衣人的七道紫色气焰如同那熊熊燃烧的巨火,在半空中交织成一面紫色的围墙,将那男人困在了那强势的气焰中间。

而那男人身子未动,手中蓝色的链子却彷佛想要挣脱什么束缚一般在空中狂乱地舞动。那双凛冽的双眼,如同那熠熠闪烁的黑曜石,连这九天苍穹之上的繁星,也不及他眼中的光辉。

蓝紫的光辉相接,电闪雷鸣,杀气腾腾!

倏地——

那蓝色的鞭子瞬间分裂成七条,以肉眼难辨摧枯拉朽之势,片刻横扫一切,如同星星之火,顺风而长,片刻成燎原之势,将围着他的七人,拉入他那如同巨大搅碎机一般的气场之中。

一切太快太快,快得凤九歌都没看到双方是如何交的手,那七个黑衣人就被那强悍的气场化为一堆蘼粉颗粒,飘散在了空气之中。

这样的实力,怕是十个老爷子来了,也抵不住他随便一击吧。

果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远处那抹闪烁的蓝光迅速消失,凤九歌一沉吟,暗道不好。

如果一个杀人犯被人看到自己杀了人会怎么样?

一不做,二不休!

如果是凤九歌,铁定会将看到的人一并解决,一个不留。

身后的气场好像是为了印证她的想法一样,迅速地波动起来,阻隔了她回去的路。

转过身,那男人眉眼间全是浓浓的杀气,正冷冷地看着她。

他身上的鲜血明艳得不可方物,如同绚丽绽放的红蔷薇。

那血衣飘零之下的躯体,千疮百孔。

伤得那么重还那么厉害,如果全盛时期……

凤九歌根本找不到词语来形容这个男人的强大。

如果自己和他对上……纯粹找死,而且是死无全尸。如同刚才那七个紫气高手一样,连收尸都免了。

她敛了震惊神色,嘴角扬起一抹讨好笑意:“高手,我说我是来赏月的,你信不信?”

男子闻言纹丝未动,脸色惨白,目光却弥漫着一股阴狠的杀气,直勾勾地看着凤九歌。

凤九歌见此呵呵傻笑两声,双手往身后一背,仰起头来望着天上的满天繁星,也不知道月亮躲在了哪里。脸上却笑意不减,摇头晃脑地还真对着夜空抒发起了心中那股子诗情画意:“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噗——”

对面男子一口血喷出,正正地喷了凤九歌满脸。

还真是……很给她面子。

凤九歌身子僵了片刻,而后笑意不减地伸手一抹脸上的鲜血,目光看向对面的男人,心里已经有了些底气。

原来不是不动她,而是不能动啊!

好,真是好极了!

刚才把她逼得那么狼狈,此刻又喷了她一脸的血,有仇不报,不是她西靖家族九小姐的风格啊。

“帅哥,你可懂猩猩为什么会怀孕么?”凤九歌凑近那男人的面前,看着他眼中燃烧着滔天怒火、却又没办法发泄的模样,心里真是爽极了。随口飙了一个冷笑话,还期望地对方会回答似的。

结果对方就是一木头,凤九歌只好自娱自乐自问自答:“因为——都是月亮惹得祸!”

“那我就送你去见月亮!”

冷面男人五指在空中一抓,凤九歌知道他要召唤刚才他那超级变态的蓝色鞭子,赶紧收敛了笑意,一个掠身先一步向着那男人攻了过去。

手掌翻飞,周围的树叶腾空而起,如同悬浮的利刃,随着凤九歌的发力,全部朝着那男人攻了过去。

落叶伤人。

那男人似乎已经没气力再召唤他的蓝色鞭子了,一团若有若无的蓝白色的光晕浮起在他周围,却如同世间最坚实的后盾,将四面八方全方位的攻击全部地给阻挡了回去。

柔软的树叶撞击上虚无的气墙,却发出了类似金属撞击的“砰砰砰”的声音,反弹回来的树叶像是飞刀一般,片片插入半截在土里。

杀气弥漫。

男子扬眉看向凤九歌,眼中的狠厉浓烈得挥散不开。

“古武!”

凤九歌一双笑眯眯的眼睛跟月牙似的,语气不愠不火,却带着不可置否:“倒是好眼光。”

↓↓↓↓继续阅读,请点击下面“阅读原”,或直接聊天对话框回复2435或书名《女王霸气侧漏》即可阅读全文哦。

Copyright © 杭州抱枕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