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抱枕价格联盟

春风翻过枕上书

幻想之刀2018-12-05 16:47:58

春风翻过枕上书

城市在长久的晒干之后散发着浓郁刺鼻的橡胶味,还是崭新的路段刚刚铺上一层水泥,像是崭新而逐渐溃疡的伤口,凑近可以闻见恶心的腐臭。整条街道都在进行着大肆翻修,被吹起来的尘沙沉淀在葱郁的樟树上面,原来浓烈的翠绿像是被铺上轻薄的蝉衣。

路口上面挤满着人群,路过的每个人都用手臂蒙着脸朝前面快步走去,公交车发出沉重的喇叭。

因为路口两面都开过来车,男生骑着的单车来不及反应,手里面的可乐洒满了一地,接触到地面的冰块短暂存在接着很快融化。他急忙对旁边的女生说对不起,连续说了很多遍,他感觉到可乐可能碰到了女生的衣服上面。“有病啊”。他像是没有感觉到汽车按下很重的喇叭,在路中央不知所措。暮色四合,残留的光线从香樟叶里面穿透,照射在他汗淋淋的背上,背影被无限拉长像是要铺满长街。接着他在下一次鸣笛声音里面骑着车穿过路口。

没人知道,他特意跟店员说可乐里面多加一点冰块,因为他太渴了,觉得可能会用很多的水分才能让自己不像是缺水的植物马上要枯萎。

 

我在从另一个广场坐地铁回来的时候,总是会因为兼职的时候太累和在地铁站上面站太久而想要回到宿舍躺在床上面。几乎是要坐尽一条完整的一号线地铁一样,直到最后的几个站才能有位置坐下来。而这个城市的地铁总是人满为患,特别是在上下班的时间段里面,耳机都是在上地铁之前就塞进耳朵里面的,不然进去之后根本不能从口袋里面将手机掏出来点开播放。

当地铁以高速向前涌去的时候,黑暗隧道里面的白色灯光被划出一条看不见尽头的线,从眼眸的位置锋利地划过。顺着这条白色的线条看过去的时候,每个人都眼神麻木而呆滞,不时地抬头望着门口上面的红色显示灯。

来到这座城市的之后,我一直都觉得地铁是城市的心脏,我们在心脏里面穿过的时候,会感觉到因为心脏跳动而存在的无力的压迫感。

所以我很喜欢昆明的地铁,从天桥上面穿过去的时候,能够看到窗外的灯火阑珊,那些会舞动的星宿就在手指边划过,像是乳白色丝绸,而坐在里面很少的我们几个人像是神奇的哈利波特,坐在时间的尾巴上面,飞过极高的山峰,飞过温润的城市,甚至能够去拯救世界。

后面在我差不多要结束兼职的时候,我知道这个城市也有一段穿过田地的地铁,那里有建筑简单的房屋被建在大片广阔无边的绿色里面,像是稻田的绿。房屋上面还有缠绕着爬越墙楼的粉色花藤。那是在我本来要换站的地方因为睡着了而无意之间去到的地方,但是当我知道我要换站的时候我还是决定再坐两个站。

那天回来的时候街灯已经被烧得很亮,生活区的电动门已经被关上了,想到去酒店的话没有带身份证而且一天的钱就没有了,但是又不可能在樱花树下面的木质板凳上面睡一晚。所以,在旁边的监控器亮着红色灯光的时候,我毅然决然爬上了电动门,跳了进去。接着,我听见也是啪的声音在后面响起,那是已经跳进来的男生准备接住还在外面的女生。

这是我以前幻想过的大学生活。他们都显得那么无畏,你在里面看着的时候,会觉得那些爬出墙面的花藤此时就在电动门上面,等着我们翻过那面墙的时候释放出最浓烈的气息,妖艳但是明媚,我们就在监控下面小心地大胆着。

明目张胆的荷尔蒙和花香,无毒也无害。

 

我没事的时候总是会去广场地下负一层的美食店里面吃饭,但是我不是因为闲逛去随便找一家吃饭的店面,而是每次去的时候已经知道一定要去其中的那一家。

老板性格粗犷而和善,跟辛落很像。因为比较适合我吃辣的口味,所以我决定第二次去的时候他问我是不是按以前的来一份。我当时觉得他应该是把我看混成了其他的某个人,但是当我去取饭的时候,就是我上次点过的一份。

我在付钱的时候他将我的头轻轻按下来,指着上面的某一处说,你这里头发好像掉了一些,应该是熬夜多了,生活最近不规律造成的。以后你可能要少熬一点夜,多吃点健康的东西了。而那一段时间,也正是我有时候忙着交第二天的稿子的高峰期,而且总是会因为看剧而刷到很晚,我也慢慢感觉到头发的某一处少了很多。后面的时候,我开始觉得他是个很有性格的男人,总是一针见血。

有句话说夫妻之间要么相似要么互补,他老婆就是跟他互为反面的人。我们每次去的时候离店面在很远的地方就能够听到她拉客人的声音,然后记性极差,跟她说这次的配菜换一下,端过来看的时候还是一样的,然后笑眯眯地说,将就一下将就一下。这个时候老板会在里面朝我们无奈地笑笑。手里面继续翻江倒海。

而在隔壁的地下超市里面,我也会经常去买凉皮。最开始的时候我会很少去超市,因为一进门的时候榴莲的味道总是弥漫着大片的天地。是我不想闻的味道。但是,当我兼职从地下面穿过的时候,我已经习惯了带一碗凉皮回去。男子系着围裙给我打包的时候,会问我,你是住在这里面。我回答是没有。他说他也是从外地来这里的,因为这里工资高,给儿子多赚点花的钱。

“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啊,毕竟这些个城市太大了。以后你来这里吃凉皮的话,你用这个已经贴着价钱的碗随便挑,我不给你称重。”

我其实当时也觉得再怎么挑都不可能太贵,毕竟一个碗装不了多少,后面有个阿姨说,小伙子,你要感谢遇到心厚实的人啊,你等我称给你看这些菜多少钱。她拿过去放在称重台上面,按下键取出标签的时候,我看到上面的数字是塑料碗上面贴着的价格条形码的好几倍。然后阿姨将条形码揉成纸团,塞进围裙里面。

我不知道这个已经上了年纪、嘴角已经泛着深色的胡须的男人把我们这样的不是在这个城市安身立命而是流离失所的男人看成什么,但是我知道他爱他的儿子,心里面存在着爱的人,总是会产生着幻觉,觉得也会有这样的人对待着他自己的孩子。

这两个男人,是我在这个城市里面所知道的温润可亲的人,平凡着,但是散发着花香。不像同样在城市里面但是却冷漠寒血,准备着撕咬弱小者,不时地看见自己的身后刀光剑影,那些隐藏在身后的利器匕首在你向前走的瞬间刺穿喉咙的人。

 

我总是会习惯将没有看完的书放在枕边,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那些杂志总是在没有看完的时候就匆匆地跟着跑去上下午的课,所以我的枕边有时候更多的是书,不是手机也不是没打完字的电脑。

记得很早的时候,妈妈总是在我和弟弟睡着的时候进来给我们掖被子,或者是给我们拿掉那种在街边买到的几块钱的游戏机和听歌的耳机。后面就一直在学校里面住宿,放假的时候也总是不回家,因为学校里面会提供电影给我们看,有足球场,有自己的很多天地。所以很多的时候看着书慢慢睡着之后,是在半夜被书角搁醒,才知道原来那个如此爱自己的人现在不在身边。

现在的早课我总是容易犯困,看着上面用英语写得经济理论就像是催眠药。或者春天就是一场巨大的催眠,可以随时大梦一场。

早课回到宿舍的时候一定要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将钢筋敲进木板的声音,然后翻开昨晚没有看完的书,继续往后面看。阳光照射在淡黄色的窗帘上面,窗户外面刚被晾上去的潮湿的衣服在风里面摇摆。

然后就慢慢睡着了。

但是会在醒来的时候发现宿舍里面有的人去上下午的课。只剩下我和没有课的另外一个人,被掀开的落地窗里面吹进了风声,放在枕边的书被吹得很响。沉重的呼吸声里面,我像是走过一个混沌的洪荒,站在花瓣凋落的地方。

我很想家。当飞机从高空穿过的时候,留下的声音像是轰鸣的雷声,落在耳膜上面,在脑海里面振聋发聩。我想到小城里面此时可能盛开的梨花,会飘落进那幢孤独的房子里面,落在散发着洗衣粉味道的被单上面。

那床被单,是我从学校里面拿回来准备晚上自己洗的,当我从网吧里面回来的时候,它已经被好好地晾在衣架上面。那个时候春风正盛,眼光刺眼。


                                                                         2018.03.12.



Copyright © 杭州抱枕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