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抱枕价格联盟

男朋友当了富婆的小白脸,居然还有脸管我要钱?

懒喵阅读网2019-08-14 14:53:32

一身洁白长裙的安小乔亭亭玉在岸边的沙滩上,向远处望去白茫茫的一片,天空与海水合为一体。

 

在那天海之端,一辆黑色宾利缓缓驶来,萧瑟的清风吹拂,卷起浪花朵朵,从车内出来一对丽人,严希正居然和另一个女人十指相握。

 

他薄情的嘴角和女人望向安小乔轻蔑的眼神,深深的刻入安小乔的脑海。

 

她知道,眼前的男人不再属于她了。

 

“严希正,你就是为了钱和这个暴发户家的女人在一起吗?”

 

安小乔盈盈一握的娇躯,不自觉的颤抖,手指着一身红裙的骄傲女人,不甘和委屈的泪水在眼中打转,却倔强的不愿流出。

 

严希正还未说话,只听啪的一声……

 

“你就叫安小乔?我蒋曼青的脸是你这种卑贱女人指得起的?我既漂亮又有钱,严希正凭什么选择你!”

 

耳光在安小乔的脸上深深的烙印,回荡在脑海之中嗡嗡作响,她将最后的希望落在严希正身上。

 

严希正只皱了皱眉,脸上难掩复杂的情绪,生怕惹得蒋曼青生气,“安小乔,

 

我只是和你玩玩的,我爱的女人是蒋曼青。”

 

激流汹涌的海浪拍打在岩石之上,冰冷的海风连带起安小乔洁白的长裙,拉伸出孤单的身影。

 

“我只是和你玩玩的……”

 

她不知这一对男女是什么时候走的,只记得这里是严希正与她相恋时的告白处,如今又在这里终结了恋情。

 

渐渐退去的海水销声匿迹,好像看完了一场演出。

 

……

 

夜里十二点,正是兴化市夜生活逐渐走向高,潮的时刻。

 

无数寂寞的身躯扭动在冰岛酒吧中,烟雾缭绕,踌躇交错。震天的低音炮伴随着张扬的舞曲,唤醒着每一个少男少女的激,情。

 

在一片狂热的气氛当中,一位身材窈窕,却素面朝天的女人,缓缓站起了身。

 

她脚步蹒跚,手持酒瓶,仿佛随时就要摔倒。

 

眼前的一切让她觉得如梦似幻,安小乔醉醉醺醺的吼了一声:“经理呢?给我找个牛郎!”

 

说着,手中的酒瓶不停的挥舞,这样的闹剧并没有引得旁人侧目,可酒瓶却不偏不倚的脱手扔向了一旁。

 

哗啦一声,碎屑飞溅,凌邵天身旁的保镖闪电般的围成了一排。

 

黑暗的角落里,男人摆了摆手,眼神深邃的透过人群,看着酒池肉林中单薄的人影,修长指间缭绕的烟雾将他衬得高深莫测,嘴角勾起一抹凉薄。

 

凌邵天起身缓步走向女人,随着他的脚步逼近,周围竟然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

 

安小乔恍惚之中觉得有人正向自己走来,回眸侧目,心中不免升起一丝期待。

 

高大的身躯,魔鬼一般妖孽的身材,帅到令人窒息的面孔,气韵高雅,如火一般汹汹燃烧着周围的空气。

 

本以为会酒醒几分的安小乔彻底醉了,心中腹诽,“这应该是牛郎中的头牌吧,包一夜估计价值不菲,算了,只此一次还是够的。”

 

“行!……我就包你了!”

 

安小乔大气横秋的说完之后,终于不醒人世的倒了下去,全然不知周围早已骇人的寂静。

 

希尔顿酒店。

 

豪华的总统套房之中弥漫着火一样的气息,朦胧的月色透过窗户洋洋洒洒,将整个房间笼罩着旖旎的氛围。

 

安小乔梦呓之中突然,“啊……”

 

凌邵天暂停了动作,有些意想不到的冷笑着,“竟然是个处子,女人,你还真是会取悦我。”

 

他的声音低沉而性感,传入安小乔的脑海之中全部化成了一缕春韵,头牌就是头牌,不光长得好,连声音都这么令人销魂。

 

……

 

清晨的阳光透过植绒窗帘,洒向卧室之中的静谧。

 

凌邵天看着身旁的女人,娇小的身躯似是在提防着什么而蜷缩在一起,皮肤在白皙的同时仿佛缺少经常晒太阳才有的健康,眉头紧蹙起来,像一个令人怜惜的失足少女。

 

凌邵天修长的手指不自觉的帮她舒展眉目,此时,恰好安小乔睁开了眼睛。

 

她看到眼前的一幕,赶紧抱紧了被子退缩到了一旁。

 

当意识到自己正赤果果的面对一个陌生的男人时,安小乔差点尖叫了起来,“你是谁?”

 

凌邵天不语,但深不见底的眼眸正像盯着一个猎物一般看着她。

 

安小乔有些头痛,生平第一次喝了那么多的酒,她摇了摇头,回忆如潮水一般袭来,当认识到眼前这个足以魅惑三生的男人正是昨晚自己找的牛郎之后,安小乔才终于尖叫了起来。

 

“啊……!”

 

她守身如玉25年,居然把第一次交给了一头牛郎。

 

“女人,很惊讶吗?。”

 

凌邵天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手指撇向自己胸前。

 

安小乔触目可见,他古铜色的皮肤上爬满了细小的划痕,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自己昨晚是多么配合。

 

她不禁有些脸红,但这能证明什么吗?只能说明头牌的服务很到位罢了。

 

认清了事实之后,安小乔痛定思痛,这样的头牌一定要花不少钱,咬了咬牙,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所有的钱放在了桌上。

 

凌邵天倚靠在床头,看着她痛快利索的动作,原本慵懒的神情中染着一抹不悦的神色,自女人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勾的凌邵天有些难以自抑了起来。

 

他到底有多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过了?

 

“就这点钱么?”

 

凌邵天低沉魅惑的声音夹着一股愠怒,沉静之中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力量。

 

安小乔不自觉的退后了两步,本就赤身的她,心理上的防线也极易被冲破,她有些心虚的看着凌邵天,但多年来从医生涯的强大素质终使得她挺起了发育不良的胸膛。

 

“技术不好!没小费!”

 

话音刚落,安小乔立马收起了一对胸器,训练有素的穿好衣服,逃也一般的脱离了现场。

 

凌邵天捏紧拳头,看着卫生间镜中的自己,眼眸之中尽是藏不住的狂风暴雨。

 

她就这么干脆的把自己当鸭给嫖了,还像避瘟神一般的跑了,更重要的是。

 

羞辱我技术不好!

 

砰……凌邵天一拳打碎了面前的玻璃。

 

刚才还晴朗的天空,忽然阴云密布,淅淅沥沥的小雨倾泻而下,颜色不一的雨伞撑起了这座城市的寂寞。

 

安小乔的整个身心都凌乱了起来,不就是被严希正甩了么,哭几天就好了,干嘛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招手打了个车,立马回到医院。

 

安小乔前脚出去,希尔顿酒店之内的套房中,一名穿着一身黑衣的保镖拘谨的站在凌邵天的身前。

 

“凌总,下雨了……”

 

————————

 

凌邵天在楼上看着渐渐远去的她,眼神变幻不定。下雨,在很多人眼里是普通的天气,但对凌邵天并不是。

 

当初在争夺凌氏集团继承人的时候,凌邵天的弟弟,凌邵峰用枪打在了他的腿上。凌氏集团在请遍了世界上最好的医生之后,已经完全治好了凌邵天的腿伤,但无可避免的是,每逢阴天下雨时,他的腿依然会隐隐作痛。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通常会让家族内专业的按摩师帮他按摩。

 

“哪那么多废话,去给我查查那个女的!”

 

“是!凌总!”

 

凌邵天心中的震撼久久不可退散,腿上的枪伤不仅使他讨厌下雨天,更重要的是患上了难以启齿的暗疾,但居然在这个女人面前不治自愈?

 

多年来,这一直是凌邵天无法言喻的伤痛,面对无数莺莺燕燕的女人,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会令任何一个男人崩溃。

 

兴化市人民医院,是这座城市最权威的医院。

 

安小乔坐在理疗科主治医生的位置上认真的分析着最近的病例,她本想埋头工作,从失恋的痛苦阴影中走出来,却一不留神差点堕落。

 

她能够年纪轻轻的就上位到主治医生的位置,完全凭借自己取穴按摩的大师级手法,也正因此,许多男病患不管有病没病就来被动的占占便宜。

 

窗外的榛子花不时的传来淡雅的香气,这使得一团糟的安小乔,神情稍稍有些缓和,但随即又黯淡了下去。

 

她依稀记得,严希正一身衣装笔挺的站立在她的面前,单膝跪地,手捧着榛子花向她表白。

 

如今,物是人非。

 

夏媛媛是安小乔的死党兼同事,她看着安小乔晴时有雨的脸色变幻不定,好奇的问道: “老处女,你昨晚干嘛去了,怎么给你打电话就是打不通呢?”

 

老处女?

 

这使得安小乔猛然一个机灵。

 

在安小乔神秘兮兮的耳语过后,夏媛媛惊呆的下巴都快合不上了。

 

“我以后再也不能叫你老处女了,没想到你不玩则以,一玩惊人,这么潮的事儿你都干得出来!我说你今天怎么那么面色红润,气血旺盛,生龙活虎呢,原来是补了一只鸭!”

 

夏媛媛不停的手舞足蹈。

 

安小乔掩面道:“我也不知道啊,当时我喝的迷迷糊糊,不省人事,只能回想起一些脸红心跳的画面,但确确实实是当了一把嫖客。”

 

夏媛媛不禁嘴角抽搐了起来,上下打量着她,“年芳25了还从来不化妆,衣着普通,身材还算窈窕,但无论怎么看也都是一个良家素人,居然学着四五十岁的中老年富婆嫖鸭,是不是很刺激?”

 

安小乔嘟着嘴,身体撒娇一般的扭了扭,可不想让这伶牙俐齿的夏媛媛继续说下去了。

 

夏媛媛见状,啧啧了一声,“不过,这也算是一件好事,你终于迈出了人生中重要的一步。”

 

安小乔医术精湛,待人和善,是每一个病号趋之若鹜的求救对象,尤其是男病号居家必备之良药,她乍一看上去并不起眼,但温文尔雅的气质和不经意间勾人心弦的媚眼使得跟她相处久些的男人都会自然而然的产生好感。

 

尤其是她眼角下的一颗浅黑色的泪痣,更是为她的魅力增色不少。

 

心中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夏媛媛昨天给她打电话了!

 

可是安小乔从进了医院门就开始摸遍自己的全身都没有找到手机,用夏媛媛的手机拨过去也是关机状态,那么不是忘在了酒吧,就是落在了希尔顿酒店。

 

忙碌了一天之后,安小乔回到家,翻箱倒柜之后也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这下她更加确定手机一定是丢了。

 

静谧的夜色在灯光的照耀下笼罩着诱人的浮华,金碧辉煌的希尔顿酒店门前豪车云集。

 

安小乔的背影显得有些胆怯,昨晚可是在这里睡了一夜,不算消费头牌的钱,光在这里住一晚都是她消受不起的。

 

她可是一个小小的医生而已。

 

豪华总统套房中,当红影星郑秀丽正在使出浑身解数勾,引着眼前的男人,凌邵天的眼神有些冷漠,仿佛心不在焉。

 

郑秀丽轻咬嘴唇,似是下定了决心,蹲在他身前,不住的摇摆自己的身姿。

 

凌邵天慵懒的坐在高档沙发上,看不出一丝的情绪波动,眼神微眯,高大的身躯微微后仰,刀削一般棱角分明的脸庞,轻抿着薄唇,好似夹着不屑。周身的气场彰显着尊贵与优雅。

 

凌邵天是谁?凌氏集团的继承人,剑桥大学毕业之后本无意与弟弟陵邵峰争夺家产,自己创建公司短短三年就与父亲一手创建的商业帝国比肩,理所当然的继承家业,合并两家公司后足以傲视整个亚洲!

 

如此迷人的男人兼之显赫的家世,卓绝的能力,魔鬼一般摄人心魄的气场,令每一个女人都趋之若鹜。

 

郑秀丽倾身,双手在解开凌邵天上衣扣子的时候,激动的有些颤抖,她是多么希望能够得到眼前的男人。

 

原本享受着这熟悉伺候的凌邵天眼睛微眯着,却偏偏闻到一股自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腻人香水味。

 

凌邵天忽然想起晨时侮辱自己的女人, 男人顿时失去了对眼前卖弄风,骚女人的兴趣,一把将她推开,几近冷漠的语气,“出去!”

 

郑秀丽被推了一个趔趄,滚落在地的她在短暂的错愕后,有点委屈,“凌先生……”

 

凌邵天已经系好上衣的口子,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别让我再说第二遍,出去!”

 

冷然的声音透着绝情和高傲,让人不寒而栗。

 

郑秀丽打了个颤,终于确认凌邵天是真的让她出去,在无尽的惋惜中穿好衣裙,灰头土脸的奔了出去。

 

此时,门口的保镖走了进来,啪的一声打火机窜出幽兰的火焰为凌总点烟,袅袅的烟雾缓缓升腾起来,遮蔽着凌邵天禁欲一般高深莫测的神情。

 

“凌总,已经查到了,那个女人是一名医生,背景很干净,精通按摩。”

 

保镖微微颔首,语毕后不动声色的退出了门外。

 

凌邵天嘴角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如一尊神祇般亦正亦邪,他站起身来迈着羡煞旁人的长腿即将出门。

 

怎料,门口处竟然出现了让他眼前一亮的女人。

 

————————

 

安小乔不知是不是发生了错觉,总觉得面前的男人眼神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再一次见到他时,那种莫名的心虚感愈发的强烈,他的气场如烈焰般灼烧着周围的一切,强烈的几近令人窒息。

 

好像禁欲了数年的猛兽,即将爆发一场惊涛骇浪。

 

安小乔再反观自己,一身普通的蓝色吊带裙,配着一双凉鞋,一米六二的身高在他面前演绎着最萌身高差,活脱脱的大灰狼与小兔子的故事。

 

更重要的是,这只小兔子还是自己送上门的。

 

就在这之前,安小乔跑到昨夜的冰岛酒吧找到经理之后,询问头牌的联络方式,经理一头雾水的说道:“对不起,我们这里是正规经营,并不提供牛郎服务。”

 

安小乔无奈的摇了摇头,“你放心,我只是个顾客,你跟我说实话没关系的。”

 

经理依然机械式的回答:“对不起,我们这里是正规经营,并不……”

 

安小乔早已跑出了门外。

 

该死!手机里的很多照片都是她和严希正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怎么可以丢了呢!

 

安小乔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跑到了希尔顿酒店,像昨夜那样高颜值头牌一定会被经常惠顾,希尔顿酒店应该就是他的惯用包夜场所,没准今晚还能在这里碰到他,不管他会不会多找自己要钱,只要能要回手机就行。

 

“你有没有?……”

 

安小乔刚想询问自己手机的下落,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凌邵天拥在怀里,强势霸道的吻着她小巧的嘴唇,瞬间攻陷齿贝,好似要将她吞噬了一般,强烈的冲击使得安小乔几近眩晕。

 

凌邵天在完全确认吸走她身体内的所有气息之后才缓缓停下了动作,安小乔的理智被冲刷的支离破碎,在男人的怀中才勉强站稳,半天才说道:“我这次不想要你了,我没有钱。”

 

凌邵天冷漠的看着怀中的猎物,眼中闪烁着得逞的笑意,单手托起她的下巴,“上次技术不好,这次给你补齐了,我的售后服务可是很棒的,请尽情享用免费的晚餐。”

 

如大提琴般醉人的声音缭绕在安小乔的耳畔,再次刷新了她对于极品头牌的认识,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

 

没等安小乔反抗,凌邵天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极品都是这么了解女人嘛?安小乔不得不叹服,在她进来之前明明看到一名妖娆的女人从他的房间里出去,果然是头牌,连接的客人都可以如此美翻,门口还恭敬的站着酒店服务员,排场也很足。

 

原本就身怀暗疾的男人,被一个娇小的女人羞辱技术不好,那将是何等的愤怒?

 

更何况,这个男人是凌邵天!

 

“你冷静一点,我没有钱。”

 

她悠然听到从远方传来男人的问话:“这次技术可以么?”

 

安小乔不知道要不要回答,或者夸他好求饶行不行?可嘴中不停的碎碎念着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双腿也忘记了反抗。

 

翌日清晨,纯白色的床褥包裹着初醒的安小乔,她睡眼惺忪的看着复古钟摆的指针停在了上午八点的位置上,巨大的落地窗透着朝阳的辉煌,她微微皱眉,伸了个懒腰。

 

“什么跟什么嘛!我什么时候要这免费服务了啊,手机的事儿根本没问出口就被稀里糊涂的售后服务了。”

 

安小乔觉得一阵荒唐,起身就要穿衣服,可她恍惚记得自己的衣服被撕碎了!

 

面前工工整整的摆放着几件Dior服饰,法国著名奢侈品品牌。

 

安小乔瞪大了眼睛,这样的一件衣服最低也要几万一件,可她偏过头去看到昨夜被撕碎的吊带裙满地的支离破碎,似乎在诉说着惨烈的革命家史。

 

他还是人吗?简直就是一头狂野的牲口,横冲直撞了自己整整一夜,就连回忆都是断断续续的,耳边时不时的缭绕着:“这次技术好吗?”

 

简直变态!

 

眼前的Dior服饰闪着珠光宝气一般的光泽让安小乔的心情暂时舒缓了一些,流苏镶边的独特设计和印花图案的考究彰显着服饰的高贵,触手柔软的面料让安小乔跃跃欲试起来。

 

脚尖刚点地就看到一双秀气的高跟鞋,典雅知性的气质迷得安小乔情不自禁的穿了进去。

 

看着眼前镜中的女人,低调奢华的服饰完全勾勒出她窈窕的身姿,难以置信这是吃了25年土的安小乔可以呈现出来的样子,如一朵榛子花,尽情的绽放。

 

只是……镜子之中不知何时闪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初晨的阳光将他折射出温暖的弧度,干净的白衬衫一尘不染,她分明看到男人俊俏的下巴正衬着一抹优雅的浅笑。

 

可她看不到男人嘴角以上的地方,有些惊魂未定的回过身,确定正是昨晚奋斗在自己身体各个领域的头牌牛郎,有些吃惊的问道:“你……你不是?”

 

她明明记得醒来时这个男人就已经不见了啊!

 

‘啪……啪……啪……’

 

凌邵天修长的手凭空拍打起来,“尊敬的金主,你穿上这身Dior服饰真的非常适合你,这一身衣服加上住宿费,一共28万。”

 

男人顿了顿,身姿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一起下楼结账。

 

凌邵天说完之后,脸上挂着的笑意丝毫不减。

 

如果说前一秒安小乔觉得眼前男人的浅笑足以秒杀众生,蛊惑一切无知少女。这一秒才发现,笑容之中藏着无尽的狂风暴雨,甚至有些阴谋得逞的味道。

 

“凭……凭什么!”

 

安小乔伸长了脖子,为自己打抱不平,伸张正义!

 

凌邵天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摊开手无奈的说道:“这些衣服是酒店提供的,如果没穿还好,既然已经穿了就没有退的道理,况且……”

 

凌邵天眼神默哀,用手指了指满屋的狼藉,到处是安小乔贴身衣物的碎片,好像为它们的阵亡而感到悲痛。

 

“金主真的要一丝不挂的出门吗?”

 

安小乔顿时如坠冰窟。

 

是啊,她怎么没有想到这点呢,如果不穿这身衣服出门的话,那自己以后可怎么见人啊?

 

她面对着凌邵天默哀的眼神,关心的语气,内心不住的纠结着,竟然发生了这个男人很好,很为自己着想的错觉。

 

安小乔有些艰难的皱着眉,轻咬嘴唇,终于说道:“可是……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啊。”

 

安小乔不知怎的,当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恍惚之间竟觉得男人的眼神怎么忽然变得闪亮了呢?

 

“没关系,我还有些存款,你可以欠着,以后还。”

 

凌邵天坐在沙发上,从怀中掏出一张欠条,底下垫着厚厚的一沓纸,手中飞快的拿着笔刷刷写下几行字。

 

“来签了吧。”

 

安小乔看着冰冷的欠条,忽然觉得自己非常荒唐,失恋的打击使她堕落到去找牛郎的地步,又玩火自,焚到莫名欠了二十多万!

 

她要工作多少年才能还上这么多钱啊。

 

但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钱可以挣,清白不能丢啊……如果因为这事儿闹的沸沸扬扬,再传出自己与牛郎有染,那安小乔这辈子算是毁的彻底了,她当然想过求助外援让夏媛媛送套衣服过来。

 

可是,既然已经穿上了,就没办法再退,毕竟这种奢侈酒店的规矩与专卖店是不一样的!于是,安小乔只能咬咬牙,屈辱的在欠款人的那一栏中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拿好,一式两份。”

 

当凌邵天把从刚才不起眼的,用来垫着写字的厚厚一沓拿给安小乔的时候,她才终于嗅出了一丝不对。

 

安小乔喃喃自语:“一式,还两份?”

 

她拿起那份协议紧张的翻看,冗长的文字顿时让她差点昏厥了过去,她根本没办法细看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内容,她只知道,自己这是被卖了!

 

安小乔猛然站起身来,杏目圆挣,看着一脸得逞笑意的凌邵天,浑身竟然不自觉的发抖,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愤怒,失去理智的安小乔终于做出了惊人的举动。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夹着凛冽的气势呼啸而去。

 

时间仿佛定格了,凌邵天震惊了很久,从他的记忆当中,什么时候被人如此侮辱过?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杭州抱枕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