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抱枕价格联盟

春节不用打扫房间,用它擦一擦,邻居全来夸,管用管一年!

花房二姐妹2018-11-07 16:49:54

传播:园艺生活 养花知识 |  生活百科

来源:生活最美妙

ID:wonderful_picture

本文由生活最美妙提供 现在大家工作都忙

然而临近年关,大扫除又要来了

 巧太教你几个好方法

省钱省力省时间!

  


浴 室 篇


/  清理浴缸和洗手池 /


 年关将近,浴室的浴缸洗手池

起码都要擦一遍

教你一个特别好用的小窍门

用了帮你省一大半力气!


 方法 


 白醋+洗衣液

 


 白醋和洗衣液充分混合

然后喷在要清理的浴池壁上

不用费力擦洗,全部掉落!



/  清 理 马 桶 /


 春节拜访的客人来来往往

马桶有异味

脸上就没光彩

教你一招不用管的马桶清洁窍门
用了都说好!


 方法 


 牙膏



不喜欢的牙膏这样剪两刀

放入马桶抽水池里

3个月没有异味、不结污垢

根本不用再清理马桶了!

超好用!



/  清 理 下 水 道 /


 大扫除,下水道也要清

里面的头发丝沉积了一年

这时候不清

容易堵塞管道,还容易反味!

教你一个清理神器,轻松处理


 方法 


 塑 料 绑 绳



 这种塑料的绑带绳子

用剪刀在上面剪几道

剪成鱼骨的形状

然后给它做一个小把手



 在下水道里转一圈

头发、衣服纤维、污渍

全都带上来了

打扫起来非常简单!



/  万 用 清 洁 剂 /


 哈哈,相信你们一定搞蒙了

这么多小技巧

什么东西该用哪个好?记不住!

巧太教你一个万用清洁剂

无论什么污垢,统统一招鲜!


 方法 


 化妆棉+白醋+酒精+小苏打+水+肥皂

 

 

 淘宝4-5块钱一卷的普通化妆棉

裁剪成合适的大小

然后在杯子里依次加入

小苏打、水、白醋、酒精、洗衣液



把化妆棉放进去

充分吸收清洁的成分

然后盖上盖子密封



用的时候撕下来一片

擦洗抽油烟机和厨房案台

一擦油污掉下来!



=还能擦洗洗手池、水龙头

还有浴室镜子

一擦就干净

擦了还不容易残留水雾

简直特别好用!



/  万 用 除 味 剂 /


 除了清洁,大家可能还担心味道

家里味道不好

那可是直接影响形象的

巧太教你一招万用除味剂

无论什么味道,统统变清新!

而且无残留、没有毒性

 


 方法 


 水+酒精+茶叶(薄荷叶等)


 水+茶叶+薄荷叶,依次混合

摇一摇倒进喷瓶里

哪里有味道喷一喷

厨房、厕所,立即变清新!

不过,在厨房用的时候避开明火



 客 厅 卧 室 篇


客厅和卧室

需要收拾的也不是一点半点

沙发需要清理

靠垫需要清洗·····

但是,这些统统都有好方法!


/  清理木凳子、木桌子上的旧痕迹 /


木凳子木桌子

很容易就会用旧了

教你一个好方法

每年的桌子都能变成新的!



 方法 


 白醋+柠檬汁+橄榄油



把白醋、柠檬汁、橄榄油

充分混合

然后倒进一个小瓶子里

用的时候挤出来一点儿



木凳子木桌子

用它来擦一擦

立即变得油光发亮

划痕也能消失百分之八十!



/ 清 理 墙 上 的 划 痕 /


墙上走路磕磕碰碰

总是免不了有划痕

学了这一招,

再也不用带着划痕过年!



 方 法 

 网 球


用网球在墙上擦一擦

你会惊奇的的发现

上面的污渍会渐渐消失

你家的墙白的像新的一样!



/ 清 洗 抱 枕 /

 

过年的时候

免不了清洗的就是抱枕和沙发套子

教你一个小方法

清洗抱枕后不但干得快

还特别蓬松!



 方 法 

 机洗+毛巾+醋


清洗抱枕的时候

如果你选择机洗

一定要在清洗的时候加一条毛巾

加完洗衣液之后还要加点醋

洗出来的抱枕干净蓬松!


/ 清 洁 窗 户 /

 

清洁窗户、清洁相框、擦镜子

万能的玻璃清洁方法

快跟巧太来学学吧!

 


 方 法 


小苏打+白醋+酒精+橙子皮+水

 


混合完毕

在镜子上、玻璃上喷一喷

上面难去除的钙化污垢

全部一抹就掉了

特别干净!



这个液体还可以倒进窗户缝隙里

能够清除里面的陈年污垢

特别干净!


/ 清 理 沙 发 /



清洁沙发,也是我们绕不开的

一年的陈年老污渍呀

不过沙发那么大

不能一股脑儿塞进洗衣机

要怎么清理才更方便呢?

 方 法 


白醋+水+小苏打+痱子粉+酒精 



往沙发上喷一瓶

难擦的污垢马上掉落了

用刷子刷一下

就能恢复如新!


林一川话里有话。只是,他是真正发现了什么,还是在诈自己呢?

  穆澜飞快地将林家资料从脑中翻了出来。

  扬州首富林家家业掌控在嫡出长房手中。林家长房子嗣艰难。林大夫人过世后,林大老爷娶了二十多位妾室,放话出去,谁能得子就扶谁为正室夫人。然而无一妾室生下一男半女。后继无人,林氏宗族中人蠢蠢欲动,劝林大老爷过继。

  林大老爷偏不信邪,听说京都西郊灵光寺的五百罗汉墙求子甚灵,干脆带着新娶的妾去了。诚心摸过五百罗汉后,佛光普照,妾室居然怀上了身孕。年过不惑时,林大老爷得了林一川这么根独苗。当宝一样捧在掌心,费尽钱财请来名师教导。

  十六岁林一川就接掌了家业。仅用了半年时间,就让林家南北十六行的老掌柜服了软。震惊了扬州商界。

  这样的林一川,绝对不好对付。

  穆澜不能被林一川的话牵着鼻子走。他叹了口气,有点不屑,又有点感慨:“不就是在流香赌场赢了十万两银子么?扬州首富林家还真是小气。硬要在下在凝花楼花光最后一文钱才肯罢休?”

  “十万两在没见过世面的人眼中,的确是一笔惊人的财富。对林某而言,一年少穿几件纤巧阁精绣的衣裳罢了。”

  林一川说着随手拂了拂衣袍。银丝织就的百鹤灿烂夺目,活灵活现。顺便再睃了眼穆澜身上睡得皱巴巴的青布衣裳。梭角分明的唇轻轻翘起,充分表达出他的鄙夷。

  什么眼神这是?讽刺我是穷酸?穆澜看了眼自己身上已经穿成咸菜般的青布袍子,哼了声道:“吹牛!半年前纤巧阁的李金针拜访我师父时。我顺嘴问了下价钱。就算是用金丝织的,也不过几百两罢了!”

  半年前李金针从苏州来,接了林家一笔成衣单子。时间刚好合得上。

  穆澜就是故意说给林一川听的。

  林一川没有再纠缠衣裳值多少钱的问题,爽快地说道:“林家开的流香赌场素来公道。穆公子堂堂正正赢的钱,可以随意拿走。”

  堂堂正正赢的钱可以拿走,出千的话休想带走一文。

  可惜林家赌场的管事眼力差了点,没看出来。捉贼拿脏,没看出我出千,能奈我何?穆澜一脸放松:“那就好。天色将明,我也该返家了。林大公子这便叫人来结账吧!”

  “担心下面的人解释得不够清楚。在下亲自来算帐!”

  算账两字咬得极重。

  难道自己露出了破绽?穆澜总感觉林一川话里眼里都含着另一层意思。他装傻不懂:“大公子辛苦。”

  “有银子挣,在下乐在其中。”

  穆澜来了兴趣,想要听听林一川如何算计走自己荷包里的十万六千两银子:“那就算来听听吧。”

  “穆公子是赌场管事林十八送来的贵客。在凝花楼食宿免费。”

  “甚好。”

  “叫姑娘侍侯……却是要花银子的。穆公子不会赖姑娘们的脂粉钱吧?”

  他倒要看看,凝花楼的姑娘究竟有多贵。穆澜很大方:“王八蛋都晓得妓债不能欠。我懂。今晚有六位姑娘陪了我一个时辰,一位姑娘一千两银够了吧?”

  林一川微微颌首:“在下替姑娘们谢过穆公子慷慨。”

  穆澜主动提起了茗烟:“茗烟姑娘陪我一晚,莫名消失。我不计较,一万两够了吧?”

  林一川轻轻摇头:“不够。”

  穆澜也笑了:“大公子觉得多少才够?”

  林一川凝视着他,温柔地说道:“穆公子眉目精致如画。看得出茗烟姑娘对公子一见倾心。你是她的第一个入幕之宾。凝花楼姑娘的初夜费绝不便宜。茗烟姑娘……她的身价是十万两。”

  付给姑娘们六千两,茗烟的身价就变成了十万两。一两不多,一两不少。刚巧把穆澜从流香赌场赢的银子算了个精光。

  穆澜凑近林一川,仔细看了又看,啧啧两声:“大公子果然长了张帐房先生的嘴脸。心里算盘一拨拉,白的能算成黑的。一念之间,在下的荷包就被你算计得精光。”

  林一川叹了口气,也很无奈:“是穆公子眼光好。凝花楼百来位姑娘,您谁也不选,偏看上了身价银十万的茗烟。”

  “如果我说我和茗烟姑娘清清白白呢?”

  “穆公子难不成和茗烟姑娘赏荷观月诗词歌赋聊了一整夜?”

  穆澜看到林一川眼里笑意的瞬间闭上了嘴。不管怎样,自己和茗烟独自在水榭呆了一整晚。姑娘家的清白说不清楚。茗烟死了,她是凝花楼的人。怎么都是林一川说了算。

  辛苦赢的钱,凭什么就这样还回去?穆澜一时恶从胆边生,很认真地问林一川:“咱俩算账也算了一整夜。可传出去的话就不好听了。万一被人说我毁了林大公子的清白……那得多少钱啊?”

  调戏他?胆肥了!凑得近了,林一川能看到清亮双瞳里燃烧的挑衅。他捧住了穆澜的脸,用一种深情的目光注视着他:“像你这般骨骼纤细,面容俊秀的少年,倒贴本公子也乐意。”

  一身鸡皮疙瘩噼啪爆响。穆澜不服气地瞪着林一川,笑咪咪地嘟起了嘴巴:“既然我这么好,亲一口!倒贴我一万两,舍得么?”

  这句话一入耳,将林一川的胃搅得天翻地覆。他从来没遇到过穆澜这般不要脸不要皮的。还亲一口倒贴他一万两?捧着的仿佛不是穆澜的脸,是烧红的炭。他要扔开,就输了。要他对着一个男人亲下去,林一川宁肯去撞墙。

  他恶狠狠地瞪着穆澜,嘟起的嘴巴薄薄的,粉粉的……他不信,穆澜真敢让自己亲,赌了:“好!”

  望着林一川凑过来的脸,穆澜傻了。

  他就不信爱洁如命的林一川真敢亲一个男人。赌他不敢!

  两人就这样互相瞪着,嘴唇隔着不过一掌的距离,谁也不敢移动分毫。

  “少爷!”燕声兴奋地奔进了房门,看到自家公子捧着穆澜的脸,一副要亲下去的模样。燕声一口咬住了自己的舌头,痛得含糊不清:“茗烟……”

  林一川松开了手。穆澜松了口气。

  眼神交错间,全是刀光剑

Copyright © 杭州抱枕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