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抱枕价格联盟

【谴兴摘瑕】长夜灯

傅山新韵2018-12-05 15:50:11





《长夜灯》



1

他接到陈生的电话时,月色刚刚入户。

沉默着挂下听筒,把法兰西料子的灰色衬衫往里扎了点,披一件大衣出了门。



2

九月起头的北平城暗流汹涌。

租界饶是个不大太平的地方,洋场歌舞升平,酒绿灯红,而沿街私混进来几个避难的,拥在屋檐底下,尘土腥气,扰一方华梦。

毕竟横亘于面前的是如此庞大的人生和家国变动。

他一脚油门踩到底,离陈生的别墅更近一些。


陈生这个人,原名其实俗气的很,跟着日本人手下做事,发家后途径一次香港,便学了那边油腔滑调的做派来。


相对坐在陈生办公厅的沙发上。

他自顾自点一根雪茄,十分惬意。


“你倒是就这个性子,一句话,死不委于人下。”

陈生只好讪讪自己掏出火机来点着。


“呵。”


他又深嘬一口。


“头回见你还是在剧院里,上头贵宾位一位大佐遇袭,那些喝花酒的吓得拔腿狂奔,倒是你,捧一本书看得自在。”


“这你还记得?”


“我还记着是顾贞观的诗集,大家都偏爱他的童稚之交纳兰性德,你却偏看自己热衷的,当时在想,要是能和这般有学识的人相交就好了。”


他不置可否,向来不是个爱显山露水的人,怎么接都不妙,不如不接。

便转了话题。


“你也不乏为你递烟的人啊。”


陈生听了这话,将背脱离靠枕倾起上半身,摆了真挚畅谈的姿势,一双精明的眼却眯起来,像一只窥伺猎物的狼。


“你是说谁?”


“我身边那位小尹秘书?”


陈生的嘴角掠起一丝刀锋般的笑意,一分微妙,一分懵懂,七八分如他所料般的坦然。


陈生见他面不改色,又靠了回去,留出彼此的距离。

补上一句

“我电话里说的内姦便是她了。”



3

他印象里的她有着美丽而偏执的洁癖。


裙子上层层叠叠开着白色山茶花,有人要她端茶倒水,她也是迈着骄矜的步子,端出珐琅印花瓷杯,放一掬绿茶,兑上热水,然后从侧身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火机,给上头点着。

在昏暗狱牢里的此刻,他只觉得平生看来的那些词藻,所有精通的形式都不能使他再行表达。

白色里衣上透出蚯蚓似的一道道鞭痕,头发被揪掉一大块,地上有烧焦的皮肉肢体,修长的双腿裸露出来,布满斑驳的体液。

这是对一名女性囚犯最无声的羞辱。


他站在陈生身后,无法开口。


似有预感,尹小姐抬起了一直无力垂着的头。

瞳孔里的灰烬忽又重燃,无名火烈烈烧起,烧的灰白粉碎,透着来自血脉里的不甘。


陈生笑了。

“没想到平日里乖乖觉觉的尹小姐,竟泼辣的很。”


“有趣有趣,既然嘴巴守得严丝合缝,那游戏也没必要再玩下去了。”


“尹小姐还有什么想说的?”


“好心的先生们,请帮我点上一根烟。”

她如此回答。


陈生自然是不会做这种下贱的事,而他是个绅士。


他蹲下身子,用火机点燃一根茄力克。

是她常用的那个火机,和常奉出来的烟,如今才知道她也有着巨大的烟瘾。

细长细长的烟卷儿横亘在她瘦白的指尖,颤悠悠,由白色烧至枯黄,像开到荼蘼的茶花。

她抿着血迹干涸的嘴唇,吸上一口,吐出个顶漂亮的烟圈

对他报以最后的谢意。


他跟着陈生一步一步走出狱牢,

看灯一盏一盏灭在身后。


爱穿白色裙子的女子被遗落在黑暗里,带着她的野心,抱负,和谜一样的故事。


他想,那就开枪吧。

你听,枪响了。




4

他开着车,从日占区慢慢驶回自己的公馆。

透过反光镜,看夜色如幕。


其实他向来是个记性不错的人。


从前在巴黎留学的时候,他身边还站着小尹以及其他留学生们,广场上有位先生愤慨地讲三民主义,双手握拳誓以振兴民族为己任。

耳旁有白鸽呼啦啦掠过清风,他想,天安门广场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图景。


有一个夜晚突下暴雨,风雨在外,而他在屋内有孤灯一盏,与人促膝长谈。

“可能这一去就回不来了。”

“没关系,”他回答说,“我一直就信奉主观唯心。”

“不畏死?不求生?”

“是。”


一架邮轮渡过海洋之际,他曾幻想着自己的国家有大道坦途,然看到一片歧路。


和陈生相遇的剧院,是组织上的刻意安排,却也不是。

只是恰好带了本顾贞观的书,写:薄命长辞知己别。

陈生向他伸出问候的双手。

他在心里想,长夜沾湿何由彻,又哪敢长辞。


火机点燃她唇边的香烟,他读出她眼神里的最后一则通信,勿救和珍重。


她总是一个如此洁净之人,不愿被焦渴肉身所累,一副明魂便舍了凡尘

却留下了一盏灯。


他从口袋里掏出那只火机,细描精画的式样,底部弹出一个暗匣,小小的纸卷,记载着日军地下军火库的位置,有着倾城覆国的重量。


既已知道陈生今日之试探,只是他的最后一次通信用什么呢,可不能再是火机了啊。

他无畏地笑了一笑,

又偏头去看那沉沉天蔼。


这是孤绝的境地,


万顷国土何多歧途,月如吊灯稀薄无用。

人却充满了力量,哪怕没有希望,仍向前方。


因为黎明未至,但前路有灯。




注:内姦:内奸



END





主编:李晋霖

本期编辑:江雨荷 周子钰

文稿来源:江雨荷





扫描关注傅山新韵  了解更多



Copyright © 杭州抱枕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