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抱枕价格联盟

连载《我的男友变小了》(二)

魅丽文化2019-08-07 13:54:19


(封面以上市封面为准)


惊奇取代了理智,何悦连忙咽了吐沫开口:“那个……靳……靳明廷?你没事吧?”

此时的靳明廷也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何悦,我现在是不是很奇怪?”

何悦嗯了一声。

靳明廷沉默了许久才问:“我现在看起来多大?”

何悦结巴:“两……两厘米左……左右……”

“怎么会成这样……”靳明廷的语气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倨傲,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类似于苦楚和惊惧的情绪。


靳明廷是不是因为被钢板砸才会变成这样的啊?

这么一想,何悦的心迅速被愧疚占领,她的语气忽然变得温柔起来:“靳明廷,你出来吧,我带你去看医生。”


里面半天没动静,何悦想凑近看看他,手指刚碰到鞋面上就听见他爆喝出声:“何悦,我现在没穿衣服,我警告你,不许瞎看!”

何悦眼睛一偏看到了落在一旁的小裤裤,

天!刚刚那是靳神的……内裤?!


顷刻间她的脸瞬间红了个透:“嗯,我闭上眼睛你走到我手上来吧,我拿张面纸给你挡挡。”何悦递了一根手指到鞋帮上说道。

靳明廷还是不放心:“我警告你,你不准瞎摸!”

瞎摸?何悦有点想笑,但到底还是说了个好。

手背上一阵细微的痒痒后,何悦感觉到他已经爬上了手背,接着她小心翼翼展开另一只手心,双手朝上,确保他能在手心安全地站着。

至始至终她都闭着眼睛。

靳明廷把那张面纸撕下一长条来,像裹浴巾一样把自己裹好后才让何悦睁开了眼睛。

何悦看了他一眼后,禁不住开口:“哇,好萌!”

靳明廷整张脸迅速染上一抹奇怪的红,大男人被女人说萌很恶心。


他本来生的帅,再加上脸上那么红,这么看着倒有些娇羞可爱,何悦的心要化了,靳明廷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喝道:“你别用那种看宠物的眼神看我!”

何悦之前被他欺负过一次,心里对他多少有些畏惧,所以他这一喝的直接结果就是她转了头看教师楼前的一株山茶花。


三分钟后,何悦觉得没必要。

现在的靳明廷的杀伤力基本为零啊!

这么一想,她伸出手指戳了戳他娇红的小脸蛋:“你要是想命令我,得先变大吧。”

他气急,俊眉拧做了一团:“你刚刚说要带我去看医生的。”

何悦故意耍起了无赖:“可我后悔了,因为你凶我了啊!你现在在我手心里,要是再这么凶,我就把你腿拔下来……”

靳明廷往她手心一坐,怒气冲冲地扭头去。

啊啊啊!生气的样子都好萌!


十分钟后,靳明廷冷静下来了。他站起来,长长地舒了口气:“何悦,我们商量商量。”

何悦听到他那严肃的口吻,禁不住想起他原来的的样子,只好认真地应了声。

靳明廷:“我现在的情况很危险,估计去医院也会被当做科学试验品,即便不是做试验品,那一定会满城皆知。我妈妈就是医生,只是她一直在全球各地做演讲。”

何悦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所以你的意思是?”

他手卷着到嘴边轻声咳了下:“我妈回国前,你暂时保护我。”何悦注意到他说到保护两个字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有些许的不自然。

何悦:“你不是还有个表弟吗?他不是……”

靳明廷打断了她的话:“他太大嘴巴。”

“……”没见过这么损自家人的吧。


靳明廷觉得自己说完了,对方还没表态,又追问了句:“现在你同意了吗?”

何悦瞪大了眼睛:“我很忙的,你也知道我英语四级没过。”

靳明廷唇角微扬:“当然作为回报,这期间我可以帮你通过英语四级、还有建筑师、国家注册规划师、一二级建造师……”

何悦再次咽了下口水。

天啊,这些他该不会都考过吧?竟然能一招摸清她的本质,太可恶了。四级啊,她永远的痛啊!!开学之前,何国强可是百般威胁过的,要是她今年再过不了四级,大四他就不给生活费了。


靳明廷悠然地坐在她手心里,看她拼命做着思想斗争,到了关键时刻他忽然推波助澜:“算了。你还是把我送到我表弟那里去吧,我也不太想帮人作弊。”

何悦立刻扯着嗓子叫:“同意!谁说不同意了!我只是在运筹帷幄。”

靳明廷听到运筹帷幄这个词的时候,差点笑喷了,看来她高考语文一定是超长发挥了。

何悦回了趟宿舍,安顿好了靳明廷才去教室上课。


她安顿方式就是把他放进了自己的暖手宝里,这个暖手宝不好充电,宿舍那两个姑娘也不会拿来用。

靳明廷当时很满意何悦的安顿方式,这大枕头里暖暖和和的,捂着也舒服。但到了下午他发现不对劲了。

她们宿舍的桌子很高,有他身体几百倍高,站在边上就是悬崖……

他连厕所都去不了。


那边的何悦上完了课,早已把靳明廷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她去俊才楼买吃的时候,靳明廷想上厕所。

她在和同学闲聊的时候,靳明廷想上厕所!

她在食堂买豆浆的时候,靳明廷想上厕所!!!!

其实,靳明廷完全能趁着那两个女生不注意的时候在何悦放在桌上的面纸上解决的,但他拉不下那个脸啊!


等着小桃打电话让何悦帮忙带饭时,何悦才想起了靳明廷还在她们宿舍。于是她试探地问了问小桃,今天宿舍里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

小桃只说看了部电影,没什么好玩的,何悦还是不大放心,匆匆打包了两盒炒饭就回了宿舍。

她回来的第一件事便是看了眼自己的桌面。

小桃一面飞快地拿了炒饭吃,一面滔滔不绝地说她今天看的那部电影。

何悦勉强应付着:“小桃,放点音乐听听嘛……”

“悦悦,你点。”小桃转了身去按桌上的鼠标。

何悦:“就上次的十八摸吧,我去下厕所……”

小桃:“口味这么重啊!”

何悦记得那首歌,听完小桃就删了,这会儿要找好半天。

然而此刻的靳明廷脸已经绿透了……


小桃电脑播放器的声音刚响,靳明廷就朝何悦吼了句:“厕所。”

何悦迅速把手放到抱枕边上,等靳明廷爬到手指上,再手指轻轻竖起配合着让他滑到掌心,然后小心合上。

到了卫生间,何悦立刻锁了门,摊开了掌心。

靳明廷板着个脸:“放我到厕所边上,你转过去,不许偷看。”

“哦。”何悦照着他做了。

过了一会儿,何悦估摸着他好了才转身递了手给他,靳明廷气鼓鼓地爬上来在她食指上坐定,只是脸色依旧不好:“蠢女人,你今天差点害我憋死。”

何悦不以为意:“你可以就地解决啊,蜘蛛啊、老鼠啊也没见特意建厕所的。”反正他现在那么小,估计上厕所也就是一滴毛毛雨,说不定还不如蜘蛛呢。

竟然拿他和动物比,他要疯了:“你的智商果然是负的。”

何悦也不生气,食指往前微微一曲,靳明廷身体骤然腾空:“你再这么毒舌,我就把你衣服脱了!”

靳明廷立刻紧紧地裹住那件面巾纸做的“衣服”,一脸的视死如归。

何悦见他这般模样,瞬间被萌化,主动伸了左手和解:“对不起啦,我开玩笑的,明天开始我随身带着你,一定保护好你、照顾好你。”

靳明廷犹豫片刻后还是伸手碰了碰何悦的小手指。

这时何悦发现他的小手小脚冰凉冰凉的,那个纸巾也不能总当衣服穿。确实是她照顾得不好,得给他准备点生活用品才行。


靳明廷的晚饭是何悦从碗里拨出一粒炒饭,食堂阿姨放的辣椒有点多,靳明廷吃完连着打了三个喷嚏。幸好一旁的小桃带着耳机在看恐怖片没注意到。


晚饭后,何悦把靳明廷揣进口袋里去了趟超市,临走前还不忘替他换了件“衣服”。

这“衣服”是用何悦的才买的羊绒袜子改造的,有点像孙悟空的围裙,丑是丑了但胜在暖和。靳明廷的鞋子也是她的袜子做的,何悦用针缝了几下,特意把那线留了一节给他做鞋带。

为了让他更暖和,何悦还剪了一小条绒布给他做围巾,但靳明廷嫌弃的厉害,出门的时候死活不愿意戴。

到了外面,何悦按着把靳明廷说的打了电话给李烨,全程,靳明廷都抱着耳机在她手心里扯着嗓子吼。幸好李烨神经粗得厉害,没说几句就敷衍过去了。


公交车上的人实在太多,何悦怕挤伤靳明廷,小心翼翼地把他到自己耳朵上坐着,为了掩人耳目,何悦一上车就戴上了羽绒服的帽子。

这次靳明廷很满意她的安排,因为他只要正常说话何悦就能听见了,有急事的话扯下她的头发就能得到回应。

何悦的耳朵不大,又软又暖,耳间还带着一股清甜的发香,她每次吸气呼气时身体发出的微小起伏他能感觉到,这种感觉很不习惯,好像分分钟就要掉下去一样,于是他紧紧地抱住她的一缕头发。

碎发沾到耳后,何悦觉得有些痒,想伸手挠又怕把靳明廷弄掉了:“靳明廷,你给我挠挠痒吧。”何悦也知道他脾气,连忙转换了口气:“应该在你脚附近,你蹭蹭腿就行。”

靳明廷闻言抬腿,虽然羞耻,但还是上下蹭了一圈……

何悦轻笑:“谢啦!”

靳明廷:“不用。”

只是他收腿的时候看到何悦白嫩的脖颈,身体里涌起了一股异样,很快他明白那是什么,赶紧转了脸去:“何悦,你下次穿高领毛衣。”

何悦:“啊?好。”


到了超市,何悦径直去了卖娃娃的地方,她要给靳明廷买几件衣服。玻璃柜台里有个卖男款娃娃衣服的,何悦看了几件都没有靳明廷的尺寸,只好去看女娃娃那里的。

粉粉嫩嫩的小裙子看得何悦少女心爆棚,只是正常的芭比娃娃的裙子都太长,他穿不上。

到了柜台最里面,一款超级迷你版的娃娃衣服映入眼帘,看着和靳明廷的差不多大,而且超级萌。

只是当她举给他看的时候,靳明廷却立刻偏了头:“不要!”

何悦不解:“为什么啊?”

靳明廷:“女气。”

何悦百般哄骗:“反正也没人看啊……”

靳明廷坚决反对:“不许买。”

何悦拗不过他:“我买着自己玩,一会儿买男娃娃的衣服给你改。”

靳明廷冷哼一声算作同意。

何悦却拿着那套衣服,勾着唇笑了,以后万一有机会骗他穿呢。

靳明廷适时地开口打断她:“你休想玷污我。”

何悦:“……”什么叫玷污啊,她要真的想玷污,他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何悦再回宿舍就开始倒腾靳明廷的各种生活用品,为了不让其他三个姑娘发现,何悦洗漱完就钻到床上待着去了。

何悦改造买来的衣服和裤子时,靳明廷正坐在她的手机上上网。为了他打字更方便,何悦特意把输入法改成了全键盘模式,靳明廷要打字的时候就光着脚丫子一格一格地跳过去。

何悦偶尔也偏头看他一下,发现他看得很专注。仔细一看,原来他在google和他一样的情况。大约是没找到答案,靳明廷有些灰心,乌黑的眉毛蜷成了一团,连背影都带了几分难过,和她先前见到的靳明廷有些不一样。

何悦有些于心不忍,伸出小手指在他背心抚了抚,靳明廷转身,正好撞进她的瞳仁里。空气里顿时生出一丝尴尬来。


夜里何悦把那只抱枕抱到枕头边上,方便靳明廷需要帮助时能随时叫醒她。

何悦上床秒睡,靳明廷却始终睡不着。他从抱枕里出来,在外面躺了会儿,冷有助于清醒。

其实他挺害怕的,如果以后都是这么小该怎么办?

黑暗中,何悦翻了身平躺着,呼吸已然均匀,渐渐地,靳明廷眼皮也跟着打了架,他从大枕头上滑下来,想爬回去睡觉。

但是他抬高估自己的能力了,有他身高七八倍的枕头,他根本够不着。

身体越来越冷,他尝试去扯何悦的头发,结果睡梦中的何悦手一拂,他就又落到了被子,靳明廷只好又往上走,穿过何悦胸前的两个大山时,他拼命安慰自己非礼勿视,最后他还是来到了何悦耳后。


第二天何悦是宿舍里唯一一个没有课的人,她醒来时,那三个都已经上课去了。

何悦看到哆啦A梦的抱枕,忽的想到靳明廷,小靳神睡觉一定很萌,于是她小心翼翼地把抱枕搬过来,只是抱枕里里外外都看了个遍,也不见靳明廷的影子。

咦?靳神怎么不见了!

何悦猛地起身,发觉不对,照他的体型,万一掉到被子里不是闷死,就是压死了。

何悦立刻小心翼翼地检查自己有没有压到他,检查了三遍都没看到他,她才尝试着满被窝里找他:“靳明廷?靳明廷?”

宿舍里很安静,何悦却一直听不到他应声。

完蛋了!完蛋了!


小桃推门进来正巧听见何悦在叫靳神的名字,禁不住接了一句:“悦悦,怎么了,一大清早喊我神。”

何悦不能说实情,只能瞎编:“我梦到他把我地质学原理的分数改成了五十九分”

“噗,靳明廷效应啊,”小桃举了举手上的充电器:“我上课去了。”

何悦半坐起来,又轻轻地抖床上的被子,铺平叠齐以后都没见到靳明廷,何悦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莫不是她半夜把靳明廷当虫子吃了?不是说人类每年都会在睡觉的时候吃不少虫子的么。

想到这里,何悦差点吓晕,她抿着唇,努力感知嘴里的味道,好像也没有血腥味啊,莫不是整个吞下去的吧!

何悦双手合十祈祷:“上天保佑我没把他吃了!上天保佑。”

接着她听到他的声音:“何悦。”

“嗯?”靳明廷的声音?

他无奈,“我在你头顶。”

何悦:“啊?”什么时候上去的?

靳明廷顺着她的留海往下,顺便开口:“伸手。”

何悦连忙抬手接住了他,那场景像是接住一只……小虫。


事实上,在何悦猛地起床的瞬间,靳明廷就从她耳朵后面滑了下去,幸好他反应得快抓住了她的一丛头发,接着往上爬。

小桃进来时,他刚盘腿坐到了她头上。

之后,呵呵,然后他就被这女人蠢瞎了。


何悦把靳明廷接到手心后,捏着他的小胳膊上上下下检查了一圈。

靳明廷被她翻来覆去地弄得窘不行,要隔开她力气也不够,气得整张脸都要变形了,“蠢女人!你干嘛!”

“检查啊。”说话间她又要检他的腿,靳明廷见势不对,立刻往后躲去,火光电石间,何悦的不偏不倚地扯住了给他系在他小裤子上的线,将他底朝天吊在了半空中。

“快松手!”

然而还是迟了,在他喊出声的片刻,何悦引以为傲的小裤子和靳明廷迅速分离了,靳明廷啪地一下落进了被子里,何悦急忙去捞,视线猛地在他光着的小白脚丫子上顿住。

等等!!

她刚刚……脱了靳明廷的裤子?!

那个像牙签一样的小棒子是靳神的腿?

那牙签中间一晃而过的小黑点,该不会是靳神的……那啥啥吧……

啊啊啊啊!

她为什么没为他缝条内裤?

要疯了!为什么她还脑子里划过的全是他变大的样子!好羞耻!咳咳咳!

几乎是一瞬间,何悦把小裤裤丢了出去,正好将他半个身子盖住。

靳明廷活这么大,从没受过这样的屈辱,整个人埋进被子里不动了。

何悦试着开口安慰:“那个……靳明廷,你放心哈,你那么小。我其实也没怎么看清……”

没怎么看清?也就是说她看到了!这个色女!

何悦以为她在嫌弃他小,立刻改口:“不是说你那个小啦……”呸,怎么越说越不对劲呢!

靳明廷恨不得立刻去死一死,她还为什么还要强调说那个啊!!

气氛瞬间陷入尴尬,何悦只好转移话题:“你穿衣服,我……我去刷牙。”

等她翻身下床,靳明廷飞快地整理了衣服,还把那线绑了四个死死的结




……下集待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的男友变小了》

作者:顾子行

2月上市


靳明廷,变小于你而言是苦闷,但是,于我,这是世上最奇妙的相遇方式。


Copyright © 杭州抱枕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