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抱枕价格联盟

行驶在云间的列车

儿童文学2018-11-15 12:42:39


— 接上文 —


11

 

老人的气质优雅与冰冷并存,看上去像是人类,可是我不敢确认他是不是人类。如果是人类,怎么他的表情与眼神没有温度?

“现在你还要跟我去吗?”老人挑衅地问。

想到妈妈,以及空荡荡的家,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风来了。列车在浓重的夜色中轰隆隆驶来,他大声喊:“捉住飘带!”

看着我迷惑的样子,他补充了一句:“就是那条蛇。”

捉住那条蛇?!我最怕这种长条形动物了!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看着那条冷冷的爬行动物,我怎么也伸不出手。

车来了,老人身手矫健地扒住了车身,手套上的吸盘紧紧贴着铁皮车厢,班先生一跃而起,踩着老人的后背当跳板,跳上了车顶。

“快呀!”老人焦急地喊着。

我一咬牙,闭着眼,抓住了眼镜蛇的脖子……或者身体,手里的滑腻感和湿冷令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名叫飘带的蛇用尾巴缠住了车厢,把我抛向班先生身边。我看着身体下方的万丈悬崖,倒不觉得害怕了,因为从这里看,视野可真美啊。

铁轨悬在空中,天梯一般蜿蜒着,大团大团的深蓝色的云触手可及,小巧的、宝石一般的星星隐藏在云团里,近处的云是浅灰蓝色的,就像老人的眼睛一样,距离越远,云朵的颜色就越重,像极了夏日晴朗的夜空。一轮硕大饱满的圆月悬在我们的正前方,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月亮,似乎能够看到上面的山脉起伏。

我这是在天上吗?我坐在呼啸飞驰的地铁车顶,抬头望去,却发现陆地在我的头顶。

陆地在头顶?天空却在脚下?我使劲揉了揉眼睛。

没错,稀疏的灯火、重重叠起的高楼大厦以及浓密的树影标识着陆地的存在。

“好美啊……”我惊叹道。

如果说美丽的景色能诱发我的大嗓门儿,那接下来的一幕就使我尖叫了——地铁驶过断裂的云梯轨道,直冲向云间的钟表。

“要撞上了——”我扭头往地铁后方跑去,无奈腿短跑不过地铁前进的速度,更可笑的是我脑海里居然出现了计算速度差的数学题:前方100米处有一障碍物,地铁以每小时80公里的速度向前行驶,人类女孩以每小时10公里的速度向后奔跑,问女孩几秒钟以后撞上障碍物。

“快跑啊!”我大叫着,伸手去抓老人的胳膊,然而他躲开了。

老人盘腿而坐,从布包里取出一面小镜子。

钟表越来越近,风越来越大,立在高耸入云的钟表盘下,我是如此渺小。我吓得闭上眼,抱住头蹲下,没想到自己年纪轻轻却即将走向人生终点。

可是静候了一分钟,什么也没发生。

我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老人开始在脸上抹油状物,他的脸犹如水洗油墨一般化开了,五官扭曲成一团。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12

 

画皮现场版!这是我脑海里最先闪过的五个字。

我看着他缓慢地揭掉脸皮,露出庐山真面目。

如水的月光下,他年轻的面庞如此熟悉——

我想起来了,那双灰蓝色的眼睛、纷乱的刺猬头,以及嘴角上扬的微笑唇,是他!通缉令上的男孩黑曜,那个偷渡客!

他笑嘻嘻地看着我迷惑的样子,“怎么,我这个样子不像是老爷爷吗?如果你还继续喊我爷爷,我也不会介意的。”

我又羞又恼,反驳说:“我才不会喊你爷爷,你看着……你看着也不比我大!”

“你可以叫我黑曜。”他说。

黑曜不再说话了,他脱掉华丽的铠甲,连同白色的眉毛以及面具扬到了风中。他一身黑衣,腰间别着两把短匕首,瘦高的背影在月色中木刻画一般清晰有力。

地铁穿过一层又一层的云朵,平稳而匀速地前行。我们脚底下是满满的乘客,时不时会有吵闹声从窗口传出。

“我们要走多久才到?”我问一直在眺望远方的黑曜。

“我们现在就在‘再也不’世界了。”他冷漠地回答。

“可……”我环顾四周,除了一望无际的天空与倒着的陆地,什么都没有。

“一旦出了车站,穿过钟表盘,就等于彻底与‘那边’断了,”黑曜不带任何感情地说,“再也没法回去了,这里的时间是永恒的,世界是无尽头的。”

我看着他,说:“可是黑曜你就回来了!”

黑曜苦笑:“是的,我回来了,而且不止一次,但无法再踏出车站回到现实世界。这是夕照定的规则,有去无回的‘再也不’世界,违反者会一生被困在这片土地上。”

夕照?这是我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了,泰迪熊妈妈告诉我,可以去找他问问怎么找回我的妈妈。但是据黑曜所说,这个世界有去无回啊!

“你是人类吗?”我怯怯地问。

黑曜低下头,在车顶上寻了一片较为舒适的位置,用眼镜蛇盘起的身体做靠枕,长舒了一口气说:“你怎么那么多问题,真不知道你是好奇心重还是压根儿就是个榆木脑袋。睡觉了,还有一夜的路程。真是的,我怎么会闲到去管你这个蠢货……”

我太过失望了,没有心思去跟他斗嘴,冰冷坚硬的车顶要怎么睡啊?我思念家里那张宽大柔软的床,以及被妈妈晒得带有太阳味道的棉被。

想到妈妈,我鼻子酸了。

妈妈,对不起。

我蜷缩着身体,抱着自己的膝盖,侧躺在黑曜的脚边。

他的鞋破旧,看不清原本的颜色,鞋跟上全是划痕,看样子走了不少路。

难道我的将来也跟他一样吗?流浪在两个世界中间,靠偷“再也不”世界的东西为生吗?




— 未完待续 —


★ 本文内容节选自《“再也不”世界

王璐琪 著





Copyright © 杭州抱枕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