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抱枕价格联盟

《不在余生里买醉》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安洛 林余生订婚前夕,他将她压在订婚现场狠狠蹂躏,她才知他要娶的不是她. 五年的地下情人

鱼仔的小说2019-01-15 13:34:08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分类:综合其他 作者:叶来香.

简介:    订婚前夕,他将她压在订婚现场狠狠蹂躏,她才知他要娶的不是她。

    五年的地下情人,五年的囚禁,她终于明白,他爱的一直只是她的那颗心脏。

    他和别人的结婚现场,她拿刀刺向自己的心脏位置,“这颗心,移植到我身上以来,我就没舒坦过!拿去吧!”





第1章 我讨厌你这个皮囊



    “余生,轻点……恩……”


    偌大的酒店包厢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外淡淡的月色洒进来,能隐约看到一对男女正在沙发上赤膊相对……


    “余生,明天订婚的时候,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安洛在林余生身下一边婉转承欢,一边羞涩又幸福地说。


    这里,是她布置了半个多月的订婚现场……明天,他终于要向众人宣布她的身份了。


    “恩!”男人大手握在女人盈盈一握的蛮腰上,用力一挺,满足地闷哼一声,从她的身体里抽离出来。


    下一秒,男人大手一抬,打开了包厢里的灯。


    安洛羞涩地手忙脚乱整理好衣服。


    站刚起来,男人葱白修长的手伸了过来,手里是一张机票。


    “明天上午9点飞温哥华,别迟到。”男人把票在她眼前晃了下,拍在了桌上。


    安洛一怔,诧异地问,“我?”


    林余生慵懒地穿套上外套,狭长的眸子里毫无温度,嘴角勾起一抹揶揄的笑,“难道是我?”


    “余生,你……吓死我了!”安洛看到他脸上的笑,松了一口气,也笑了开来,拿起机票,“明天是我们订婚的日子……”


    原来是开玩笑。


    还没说完,在看到机票上的名字竟真是“安洛”的时候,还未说完的话戛然而止,满眸的错愕。


    林余生骤然抬手掐住了她的下巴,眯着眸子冷冷地看向她,“没错,明天是我们订婚的日子,但是我和乔儿,和你无关。”


    男人说话时嘴角始终蕴着丝丝笑意,眸子里却渗透着摄人的寒意。


    安洛狠狠地愣住,脚下不受控制地后退一步,“余,余生……这里,我布置了半个月,你不是很满意吗?”


    否则,怎么会看到之后一时兴起把她压在了身下……


    “不是我满意,是乔儿满意!”男人冷冷地勾了勾唇,松开了她,“但是她不想看到无关的人在场。温哥华是个不错的城市,半年后等我和乔儿结了婚,你再回来。”


    他说得云淡风轻,好像是送她出去旅游一样。


    在安洛听来,却是那样残忍。


    乔儿……楚乔儿……


    那个一直对他穷追不舍的楚家千金!


    安洛本来被幸福和憧憬填满的一颗心,瞬间像是破了一个洞一样,所有的力气快速消失。


    “余生,为什么?”她瞬间红了眼圈,但还是想努力从男人的脸上看出这不过是个玩笑。


    “为什么?”林余生像是听到了笑话一般,嘲讽地笑了下,俊脸上又很快恢复到了一贯的清冷,骤然捏住了她的手腕,咬牙道,“你这个满手沾满我最爱女人鲜血的人,还妄想嫁给我?”


    男人手上的力道大得惊人,捏得她手腕快要碎掉。


    “是安心自己要把心脏给我的,不是我要的!”安洛甩开他的手,轻轻抚在自己的心脏处,自嘲地笑道,“你不是说你会永远和这颗心脏在一起吗?”


    “但我讨厌你这个皮囊!”男人阴鸷的眸子狠狠睨着她,“我和乔儿结婚之前,不想看到你!”


    言落,冷冷的眸子警告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安洛“噗通”一声跌坐在了地板上,抬手一点点抚向小腹,嘴角一点点溢出一抹凄然的笑意。


    宝宝,妈妈还以为你的到来是个好消息……


    没想到,你爸爸根本不给我和他分享这份幸福的机会。


    妈妈该不该留下你?




第2章 梦游中杀人



    翌日,香格里拉酒店。


    安洛刚到酒店,就被经理悄悄拉到了一边,“洛儿,林先生的订婚宴,楚小姐点名让你去服务,给了不少的小费,你可要好好伺候他们。”


    安洛摇头,“我不去。”


    “洛儿!求你了,不管是林家还是楚家,都不是我们能得罪得起的主啊!为了我的饭碗,帮帮忙吧!”经理晃了晃安洛的胳膊。


    安洛咬了咬唇,“好!”


    其实,她今天是来打算辞职的。


    林余生给的机票她收下了,但并不打算按他的安排去一个他知道的对方。


    反正是要离开了,就当是去道个别吧!


    ……


    安洛端着酒走近包厢的时候,听着里面传出来的欢声笑语,心中一阵凄凉。


    跟着上菜的服务生一起鱼贯而入,安洛一眼便瞧见了坐在主位的男人。


    林余生一身深蓝色西装,矜贵而清冷。


    看到她,男人深眸骤然一凛,但也只是一瞬,便又恢复了一贯的冷峻。


    坐在林余生旁边一袭粉色晚礼服的楚乔儿妩媚的眸子在男人脸上轻轻滑过,又淡淡地看了一眼安洛,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安洛敛了一口气,垂下眸子,端着酒站在了两位主角的身后。


    她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假装这一大桌只是和平常一样的陌生客人……可是胸腔内的那颗心,却像是被齿轮咬住了一般,随便呼吸一口,都疼得窒息。


    “服务员,愣着干什么,倒酒,先给准新郎满上!”有人吆喝了一声,打断了安洛的思忖,她忙端着酒站到了林余生旁边,给他倒酒。


    余生,这杯酒,就当是我们的离别酒了,祝你幸福……


    安洛用余光瞧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完全忽略了杯中的酒,直到酒满溢了出来,她还浑然不觉。


    楚乔儿豁得站了起来,抬手“啪”一个响亮的巴掌甩到了安洛的脸上。


    “哪来的服务员,滚!”楚乔儿厉声骂道。


    安洛顿时懵住,手中的酒瓶“啪”掉落下去,她忙后退一步,垂下眸去,“对不起!”


    她偷偷用余光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他却仿若没有看到一样,自顾自地用餐巾擦拭着桌上的酒。


    满桌的人都噤了声,不咸不淡地看戏。


    这蓉城无人不知楚乔儿的火爆脾气,也无人不知这位“服务员”正是前安氏集团的千金安洛。


    “对不起有用吗?叫你们经理过来,开除!”楚乔儿抱起双臂,精致的脸蛋因为盛怒显得有几分狰狞。


    “对不起!”安洛咬着唇轻声道歉之后,飞奔跑出了包厢。


    一口气跑到一楼大厅,她迎面被一群等待拍摄林楚订婚宴的记者围住。


    “咦,这不是安氏集团的安大小姐吗?”


    “也是杀死自己妹妹,移植了她心脏的最毒千金!为此还气死了她父亲!”


    “但听说她是在梦游中杀人的,所以免了杀人之罪!”


    ……


    “我没有!我没有!”安洛发了疯地吼了几句,推开人群,冲了出去。


    安心五年前被车撞身亡,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她……说她为了妹妹那颗可以救自己的心脏,而想要她的命。


    就在她以为会锒铛入狱的时候,辩护律师拿出了证明她有梦游症的证明。


    现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在梦游中杀了妹妹……






第3章 安心没死?



    安洛失魂落魄地走了很久很久,天黑时分才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林余生“养”她的地方——红树湾。


    罢了,既然来了,也该带走自己的东西了。


    开门进去后,她很快拖着行李箱下了楼。


    刚走到玄关处,密码锁“咔哒”一声,门被推开,一身酒气的林余生走了进来。


    安洛的心蓦地一颤,下意识后退一步,“我,我拿了东西就走。”


    林余生松了松领带,眯着眸子冷冷地盯着她,一步步上前,“安洛,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去捣乱我的订婚宴?恩?”


    最后一个字,骤然拔高了声音,染着浓浓的不悦。


    话音还未落,他突然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逼得她连连后退几步靠在了鞋柜上。


    男人身上的酒气和着惯有的冷峻气息迎面扑来,让她不受控制地心跳加速。


    安洛没有挣扎,脖子被迫后仰,“我只是没钱了,离开前想去问你要点分手费!”


    既然不能给她名分,那她就应该为肚子里的孩子要个有保障的未来!


    闻言,盛怒的男人忽而冷笑一声,却是咬着牙道,“我看你是欠操!”


    言落,两只大手按住她的肩膀,野蛮地将她身子扳过去让她趴在了鞋柜上。


    “刺啦”一声,她身上的长裙被他一把扯下来,直接从身后粗暴地进入了她。


    “啊……”安洛骤然瞪大了眼睛,忿忿道,“林余生,就算是我杀死了安心,我也不欠你!既然你不愿意娶我,我们好聚好散!”


    分手的话,说出来很容易,可她的心却疼得无以复加。


    “你终于承认你杀了安心了!”男人咬着牙冷冷地说了一句,身下的动作更加狂暴,“乖乖呆在我身边,让我慢慢折磨你,为安心报仇!”


    安洛的脸贴在柜子上,屈辱地承受着他的凌辱,喘息道,“你不怕我下次梦游的时候一刀砍了你!”


    “呵……有种你来!”男人鄙夷地嗤笑。


    安洛正要开口,突然看到前面二楼楼梯处一个白衣长发女子定定地看着这边,那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看起来格外恐怖!


    心下一惊,在看到女子那张脸时,安洛吓得骤然出声,“安心!”


    安心没死?


    随着她的惊呼,身上的男人顿了一下,骤然凛了眸子,“你又想造什么次!”


    “安心!安心!真的是安心!”安洛顿时又惊又喜,抬手指向二楼的方向,方才一瞬的惊恐已然全部消失。


    她不可能连自己的妹妹也不认识!她就是安心!


    穿的还是她最喜欢的白衣素群,留的还是黑直的长发!


    楼梯口的白衣女子抬手指了指她,突然转身离开,轻飘飘地上了二楼。


    “安心!”安洛用力推开林余生,来不及顾及赤裸的身子,蹬蹬蹬跑上了楼,“妹妹!我是姐姐啊!”


    林余生剑眉一点点皱起,瞧着那抹匆匆上楼的身影,幽冷的眸子里滑过一抹犹疑,提步上楼。





第4章 我是被你囚禁的鸟



    安洛一间一间房间地疯狂喊着安心的名字去寻她,可却一无所获。


    二楼三楼的所有房间都找了个遍,根本没有人影。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了她!她明明就是安心!”安洛颓然地坐在二楼的楼梯口,满眸的诧异和不可思议。


    安心五年前死于车祸,死后把心脏移植给了她。


    这是不争的事实!


    可是方才……她可以用生命打赌,那不是幻觉!是安心没错!


    林余生慵懒地靠在栏杆上,眯着眸子看向她,“安洛,我看你该去精神病院了!”


    冷冷地说完,转身大步下楼。


    安洛不甘心,她倏地爬起来又跑上了楼。


    一间,又一间,一层,又一层……


    回应她的,始终只有空空如也的房间。


    ……


    夜,KTV。


    安洛站在888包厢门口,敛了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她没有离开蓉城。


    她坚信自己在红树湾看到的是安心,是她死去五年的妹妹。


    今晚,她要在这里见一个导演,试唱几首,运气好的话,她便可以出道了。


    唱歌,一直是她的专业,更是她的唯一爱好。


    只是,刚毕业就被林余生养在了红树湾,这几年她几乎足不出户。


    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大,才可以和林家楚家抗衡,才可以去弄清楚那个女孩是否安心。


    包厢里,迷离的灯光下,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正悠然地品着酒。


    安洛走上前去,微微颔首,“张导,您好,我是安洛。”


    张导放下酒杯,指了指桌上的水,“喝点水润下嗓子,先随机唱一首!”


    “好!”安洛拿起麦,点了随机选歌。


    熟悉的音乐响起,她喝了口水,闭上眼睛缓缓唱起,“我是被你囚禁的鸟,已经忘了天有多高,如果离开你给我的小小城堡,不知还有谁能依靠……我像是一个你可有可无的影子,和寂寞交换着悲伤的心事……”


    脑海里,闪现出这几年和林余生在一起的凌乱画面。


    等他,盼他……她却始终是一个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暖床工具。


    这首歌,唱得可是她?


    安洛的声线本就略忧郁,加上悲伤的词曲,她将这首歌演绎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


    一首还没唱完,她早已泪流满面。


    音乐缓缓结束,可心上的疼痛还在延续,抽痛得无法停止。


    “啪……啪啪……”


    身后传来鼓掌的声音,安洛收回思绪,悄悄抹去眼泪,转过身来,“张导,您觉得怎么样?”


    张导站了起来,色眯眯地瞧着她走了过去,“不错!”


    说着,突然抬手攥住了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紧紧抱住,“唱得好不好没关系,伺候好我马上让你红!”


    安洛一惊,忙去推他,“滚开!”


    “你随便喊随便叫,看这里谁敢来!”张导淫笑一声,直接将她推倒在了沙发上。


    安洛就要起身,可浑身突然无力起来,脑袋晕乎乎的,看着扑过来的男人好像都成了重影……


    “不要……”她刚站起来,脚下一软,又倒了下去。


    紧接着,男人沉重的身体压了下来。




第5章 余生,救我



    安洛心里一阵绝望,脑袋不停地晃动着拒绝着身上的男人。


    “啪……”男人狠狠一个巴掌落在了她脸上,“贱人,老子上你是看得起你!”


    安洛顾不上火辣辣的脸,伸手出去使出浑身的力气抓住了茶几上的红酒,用力向男人的头上砸去,“去死吧!”


    “嘭!”


    一瞬间,瓶碎酒溅,红色的液体顺着男人头上流了下来,飞溅得安洛满脸都是。


    张导狠狠愣住,震惊地瞪大了眼睛,抬手去向头上摸去。


    安洛趁机一把将他从身上推开,跌跌撞撞地向外面跑去,“救命……救命啊……”


    此时此刻,她不仅四肢无力,浑身也开始燥热起来。


    她明白过来,喝的那杯水肯定有问题……


    “臭婊子!你敢打老子,老子今天弄死你!”身后的男人反应了过来,踉跄了一下,拔腿就追了上来。


    安洛刚推开门出去,迎面便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她心下一喜,难以置信地惊喜抬眸,“余,余生……救我……”


    林余生皱了皱眉,身边的保镖立刻上前把安洛拉开。


    “余生,求你,救我……”安洛满面通红,求饶的声音也变得虚弱。


    “臭婊子!你给……”张导追出来,在看到林余生的时候,骂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立刻恭维道,“林,林总?”


    林余生淡漠地看了他一眼,嫌弃地抬手拍了拍刚才被她碰到的衣襟,云淡风轻地说,“打扰张导了,你们继续。”


    说完,转身单手抄在裤兜里,决然地离开。


    安洛震住,挣扎地推开保镖,“余生,救我,我被算计了……求你……”


    可还没挣脱开,就被张导一把攥住了手腕,“林总那么忙,哪有时间管我们的事!你给老子过来……”


    “不要!救命……林余生……救我……”安洛的呼救声越来越弱,身上的力气也流失殆尽,被张导轻而易举地又拖进了包间。


    再次被扔到沙发上的时候,安洛放弃了挣扎。


    想起林余生那个绝情的背影,她嘴角牵起一抹绝望凄艳的惨笑,任由那个淫笑着的男人向自己扑来。


    突然,一道刺眼的光亮闪过,她头一偏,晕倒了过去。


    ……


    安洛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梦见被一群男人欺凌,而林余生却坐在高高的位置上指挥着那群禽兽,“给我干!狠狠地干死那个杀人犯!”


    “不要!”


    安洛惊叫一声,腾地坐了起来。


    眼前,是昏黄昏红的光线,迷离的视线,模糊的灯光,一张清秀的素脸若隐若现。


    “安心!”


    安洛惊喜地唤了一声,爬起来扑了过去,将对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啪!”


    房间里的大灯被人打开,安洛适应了一下之后,再次睁开了眼睛。


    “你上次见的,也是她吧!”男人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安洛一怔,下意识看向怀里……她怀里抱着的,竟然是安心的遗像!


    而这里,是林余生给安心设的灵堂!


    她,回到了红树湾!


    安洛错愕地愣了一下,把安心的遗像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她灵位旁边。


    林余生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一步步走进来,在她身边蹲下来,骤然抬手掐住了她的下巴,嘲讽地哼了一声,“别的男人的味道,如何?”


    安洛倔强地不去看他,“跟你没关系!”


    林余生的眸子骤然一凛,捏着她下巴的手逐渐用力,“既然不听话,那就一辈子住在这里为安心守着灵位!永远别想出去!”


    一字一句,他像是带着浓浓的恨意,咬牙切齿,坚决如冰。


    安洛缓缓转眸,对上他没有温度的深眸,戚戚然地笑了,“好!林总说话算数,千万别放我出去!”


    只有继续在这里呆着,她才有可能知道那个“安心”的真相!





第6章 你会死的更难看



    “好!林某如你所愿!从现在开始,跪在安心面前,直到她原谅你!”男人残忍地勾了勾唇,狠狠地将她推了出去,起身大步离开。


    下巴上传来碎骨般的疼痛,安洛却突然觉得心里的疼没那么深刻了。


    哀莫大于心死,莫过于此吧!


    安洛在安心的灵位前跪了七天七夜,期间只有佣人余嫂进来给她送食物。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没有挑剔任何饭菜,大口大口吃,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所有动静。


    她相信,那个“安心”一定还会出现!


    膝盖酸了又痛,痛着继续跪,直到余嫂将她扶起,“安小姐,家里来客人了,先生吩咐你下去斟茶。”


    安洛在佣人的搀扶下,良久才站稳,虚弱地问,“谁来了?”


    她在这里住了五年,除了他和余嫂,没有任何其他人来过。


    “是……楚小姐。”余嫂犹豫地说。


    安洛微微一怔,但也只有一瞬,随即就笑了开来,“没关系,我和您一样,只是一个佣人。”


    “安小姐,你何必呢,先生都说送你出国了,你怎么还留在这里啊!”余嫂心疼地劝慰,“服服软,你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吧!你还年轻,又长得漂亮,唱歌又好,何必在这里……”


    还没说完,就被安洛笑着打断,“余嫂,我会走的,但不能不明不白地走!等有些事情搞清楚了,我就会离开。”


    “那就好!那就好!”余嫂欣慰地点头。


    安洛换了衣服走到楼下的时候,看到林余生和楚乔儿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图册选婚纱。


    “余生,你穿这套肯定很帅!”楚乔儿依偎在林余生肩膀上,一脸的幸福。


    “好!就这套!”林余生爽快地答应。


    远远地,安洛看到他那张素来清冷的俊脸上居然有了温柔的笑意。


    原来,他不是不会笑,只是不会对自己笑。


    “看着你的笑在别人眼中燃烧,我却要不到一个拥抱……”


    那晚那首歌的歌词,突然在脑海里闪现出来,安洛自嘲地勾了勾唇,拍了拍空空的心脏位置,盈盈下楼。


    “楚小姐,请用茶。”安洛把茶水递到楚乔儿面前。


    楚乔儿正要伸手去接茶水的手一顿,诧异地抬眸看去,在看到一身佣人装打扮的安洛时,明显一怔。


    不过很快,她就满意地笑了开来,“谢谢。”


    纤纤玉手看似去握住了茶杯,却在安洛的手松开的瞬间挪开。


    茶杯滑过楚乔儿的手背,“啪”落在了大理石地砖上,碎了几瓣。


    “啊!你要烫死我啊!”楚乔儿触电般站了起来,惊叫道。


    安洛没有道歉,也丝毫没有被她恨怒的眼神吓到,“楚小姐,你是故意的!”


    “余生,你看,都烫红了,她还说我……”楚乔儿的眼泪瞬间滚了下来,委屈地向林余生撒娇。


    林余生放下画册站起来,冷冷地瞪了安洛一眼,“捡起来!重新去倒!”


    说完,握着楚乔儿的手腕看了看,“我去拿药。”


    看着男人焦急地上楼去拿药,安洛苦涩地笑了下,蹲下去捡地上碎裂的茶杯。


    手刚碰上茶杯的碎屑,楚乔儿的高跟鞋直接踩到了她的手背上。


    手心碰到锋利的瓷屑,登时扎心般疼痛蔓延到了全身。


    “呃……”安洛痛呼一声,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楚乔儿却咬着牙用力踩了下去,毒辣地冷笑着压低声音道,“你们姐妹俩都不是我的对手,聪明的话,趁早滚出我和余生的视线!否则,你会比安心死得更难看!”


Copyright © 杭州抱枕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