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抱枕价格联盟

幽幽独居岁月长长的思念

做个内外兼备的人2019-01-16 03:44:44


想看更多精彩,请关注【做个内外兼备的人】


他走了,走到哪个白娘子所禁锢的雷锋塔的城市,江苏镇江,趁着年轻去看看能否寻找大赚的机会,毕竟婚结好了, 属于爱情的结晶也在心爱的女人子宫里扎稳了大本营,算是把她的心彻底地捆住了,他想营造一个更好的未来,一个远离朝九晚六打咭上班的美好日子。


西湖春天的风还是一如继往地和熙,她一个人走在那弯弯曲曲的校道上,不,这时她不只是一个人,还有那肚子里的孩子陪着她,估计是手里提着保温壶中饺子的香气往上升, 那定是馋嘴的孩子顽皮地踢了踢她的肚皮,她只觉得欣喜,多么奇妙的感觉,她在等这个小生命一天天地成长。


她笑看着姪女小宛和她的宿友们分享着她早上包好的韭菜馅饺子,听着年轻女孩的赞美,心里乐滋滋地,坐在书桌前随手翻翻小宛的护肤品,每一个品种都新鲜,她期许变得更贤惠,能下得厨房,为这微凸肚子里鲜活的小生命和那日夜牵挂的他。


踏着薄暮走出校园,沿着喧闹的市场回家,一声高过一声的叫卖声吸引了她的注意:春去暑往,那油绿绿的李子是他的最爱,一口一个接一个,他直呼好吃,爽脆,眉头也不皱一下,那么酸那么酸酸得她口腔里诞出了多余的口水往下咽,才得以稀释这空气里酸溜溜的李子味道。



 

那暮光下澄黄透亮的李子,微红稍软的李子,也是她欢喜的原由,挑了满满的一红袋往家回。她谨记他走之前的嘱咐,怀孕不能提重物,天黑之前要回到家,走过拥挤的人潮,七拐八拐地走进一幢似乎有过了半个世纪的旧楼群,那斑駁支离有些还长满青苔的外墙,那凹凸不平破碎的地面,都在向世人明说这是危楼,小心靠近。

 

可是她看不见,年轻时想着都是明天啊,哪像现在这么清醒地活在当下呢。他尊重他那视为偶像某总的选择,某总回浙江了,自然也把租住给他們的新房子也处理出售了,道义始终也输给了金钱,可是他也不懂,因为年轻时能被提携看得起是值得骄傲的,想的也都是明天啊!



 

回到家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按序号排今天应给他写第43封独居日记的电邮了,日子每天都是平常地过,可她还是执意要这么叨叨絮絮地写着写着,"相见亦无事,别后常思君。",世界再繁华与她无关,她的心里长住着他,其实是与她自己的内心对话。


若不是阳光下晶亮的李子吸引了她,让她瞬间灵光一闪,想让彼此不仅在只在虚拟的电邮和空无的电话中互动,也是鲜活地各自生活着,品尝酸甜咸辣苦五味。她爱纯白维他奶的甜馥,他爱"绿雅"汽水的清爽,她不明白为什么二个口味完全不同的人会走到一起?


她爱看他在踢完足球后满头大汗喝冰冻绿雅的豪爽,挥洒着男子气慨。他爱看她走出图书馆后低头抿嘴喝維他奶的傻样,安静闲适女生的羞涩。难道他们不一样,故“相看两不厌”?

 

彼时他在千里之外的晚饭局上,听手机来信息时"滴"一声,他匆匆看了一眼又塞入口袋中,面对众多老总的杯觥交错和高谈阔论,他不想错过这大好学习的机会,儿女情长的小情怀在这种场面只能算是个玩笑,“大庆的油田,大设备租赁,创业版块,原始股份,低买高卖……”许许许多多新鲜的词汇让他这个初踏出固定行业的毛头青年应接不暇,听听这些成功人士是怎么把金子是怎麼从市场上流入到自己的口袋的。


"好男儿应志在四方",某总能辞去华为的高管铁饭碗,抛售原始股份下海经商创业,还愿意带上他去结识上层的圈子,他觉得无比荣光,全中国13亿人口哪怕全比喻沙尘,刮成一阵龙卷风,这沙尘与 那沙尘也未必相靠近,可是他们相遇了。

 



手机的信息是媳妇要他提供地址,这都什么年代了,电话,信息,电邮和网络随处可联系的年代,她还执着地要寄几颗李子过来要随包裏给他手写了一封信,字迹虽丑可一横一竖一撇一捺都是她的真心意:


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收献礼,

解开包裹见家味,

真情一片爱妻献。


信尾单字署名妻的小名,璇,他在心里又念了一遍,把信折妥放到衬衫的胸袋上,那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似乎放在这里才能与那写信的他心心相印。


究竟是距离产生了美,还是思念把妻子羽化成窗外月光皎洁辉明,透过窗倾泻满屋柔光将他拥抱,可他又可拥抱些什么呢?,他不想通过电话哽咽着与她对话,发了信息"爱你,等我回家"



  

六月的南方雨总是淋漓不尽,夜黑路滑路灯将她孕期笨重的影子拉得特別孤独,路上的行人那么多那么匆忙,只有自己的影子才能陪伴自已,其它的人都是一生中的过客, 有的匆匆而过, 有的兜留久一些, 但始终都会离去。路在她扩大的孤单情绪中走回家,感觉上完一天班又累老公又不在身旁, 心里特委屈,冲凉后在健盘前给他敲下一份思念:


冷清夜, 空抱枕, 无处可撒娇;

新婚床, 独听风, 忆往昔恩爱;

细数夫君远行,

一轮月圆月弯又五更,

何日是归程?

 
 

寻常日子在思念中终于熬到他回程的这一天,家门口的那盏橘黄色的灯从傍晚满天彩霞还没有谢幕的时候就开始摁亮, 顶着大肚子她坐在冲凉房的凳子上将头发洗了一遍又一遍,她记得他穿过她秀发的绕指柔, 把头埋在她的秀发里感觉那淡淡的清香, 原来硬汉也有柔情的一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 她越发地坐不住了,从阳台的走廊走到客厅再走到房间, 又从房间走到客厅再到走廊,不知走了多少回, 快到十点时楼道才传来他的脚步声,按着狂喜的心开了门跑出去, 他就立在她眼前, 才分开不过92天, 好象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看着她, 她看着他,怔怔地过了几秒,他放下行李想拥抱她可是够不着,她挺起的肚子比他离家时大了二倍似的, “哭什么哭,小傻瓜,老公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吧!”他刮了刮她的鼻梁拉着她进门。


别后归家他们也不知说了多久的话, 睡觉前,一起给肚子里的宝宝做光照胎教, 宝宝好象熟悉了老公的声音, 听着他数数, 宝宝在她肚子里面开心地跳动, 他骄傲地说: 当然了, 这是我的孩子, 知道是爸爸来了当然好开心。


夜深万物俱静,她看着奔波了一天的他安然入睡,“浮世万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此刻,日月同辉。






特别荐号

做个内外兼备的人



加入我们,一起做个内外兼备的人,一起探讨人生。这里有关于美容,美食,服装,时尚,幽默,情感……的文章与你共享。





Copyright © 杭州抱枕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