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抱枕价格联盟

这12种病都是“睡太晚”造成的!还敢晚睡吗?

名著经典讲堂2019-08-05 12:11:23

第一章 她在卖身


  G市、深夜。

  皇宫酒店。

  奢华的总裁套房里,冉乔乔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脚下一平尺比她一条裙子还贵的手工地毯,眼神沉静如死灰。

  毕业季暑假,刚刚拿到国内最高学府的录取通知书的高三毕业生们在干什么?

  有的应该在狂欢,有的在旅游、有的在忙着和同窗道别……

  而冉乔乔……在卖身。

  是的,就是卖身。

  “冉乔乔,咱们冉家从小到大没亏待过你,现在公司出了事你作为冉家人必须要帮忙!只要你去陪漠少一夜,全家的危机就可以过去!你就是我们冉家的功臣!”

  赵美华的声音又在耳边清晰响起。

  总统套房里恒温25度,冉乔乔冷的浑身冰凉。

  功臣……

  冉乔乔脑海中又浮现出赵美华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生父冉国涛欲言又止又殷切的眼神。

  显然他们都已经打算好了,冉乔乔放弃那句将要脱口而出的‘为什么!’。

  直直的看着冉国涛,改口问:如果我帮你们度过难关,我们可不可以断绝关系?

  当时父亲是怎么回答的?

  “咔嚓!”

  安静如真空一样的环境里,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冉乔乔思绪被打断,下意识抬头朝声音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有两个男人走进来,冉乔乔有近视,距离太远她看不清他们的模样,只能从身影判断都很高。

  “漠少,恒星地产的总裁还在下边等着呢,说是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见上您一面,想请您吃饭。”

  冉乔乔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这样说道。

  漠少……她蓦然紧张起来。

  “呵,他算什么东西?请我吃饭……我他妈没吃过饭?他愿意等就让他等!继续把他给我往死里整!”

  男人低沉的声音,透着一股子桀骜和不屑。

  “是,漠少。”助理陆尧答道。

  冉乔乔眯起眼睛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却冷不防对上一道利剑一样的视线,强烈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冉乔乔猛地低下头去,不敢再看。

  好可怕!

  “行了,你去忙你的,我这还有事。”郁少漠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冉乔乔。

  男人精致绝伦的五官在总统套房奢华的灯光下更显尊贵,微微憋着眉,透着一股子睥睨天下的气势。

  陆尧看了一眼冉乔乔,“祝漠少夜晚愉快。”

  冉乔乔绝美的小脸因为这句话,烧的通红,头垂的更低。

  “咔嚓。”

  她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然后还有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一切都归于平静。

  “你过来!”

  尊贵又冰冷的命令。

  冉乔乔手心里已经出了一层冷汗,站起身朝那边走去。

  她还没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眼前看到一双男人的皮鞋时,冉乔乔停下脚步,强烈的压迫感让她不敢抬头。

  “你头垂的这么低,是不敢看我还是长的太丑自卑?”

  郁少漠坐在沙发上,鹰眸阴鸷地盯着冉乔乔。

  冉乔乔怔了怔,缓缓抬起头,看向郁少漠。

  那张精美绝伦的小脸出现在灯光中一点点,郁少漠冰冷的鹰眸快速闪过一抹暗光。

  真美!

  巴掌大的小脸上,她精致的五官几乎美的惊心动魄,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真他妈干净!

  “整过的?”

  郁少漠鹰眸盯着冉乔乔。

  明明他是坐着的,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你在被他俯视。

  “没有。”

  冉乔乔低下头去,她看不清这个男人的长相,也不想看清。

  “长得还能看!过来服侍我!”

  郁少漠声音冰冷地说道,身体已经起了反应。

  服侍……

  冉乔乔愣住了,抬起头迷茫的看向郁少漠,下意识问:“怎么服侍?”

  郁少漠鹰眸蓦然一冷:“你被送过来之前难道没有被调教过?少跟我装清纯!我不吃欲拒还迎这一套,不想服侍就给我滚!”

  滚……

  她不能滚!

  冉乔乔咬了咬唇,朝郁少漠走过去,然后……站在郁少漠身边。

  她现在该做什么?

  “我没时间陪你玩一二三木头人的游戏!”

  眼前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已经很不耐烦,仿佛下一秒就会将她丢出去的样子。

  冉乔乔有些慌了,可是她又不知道该做什么,咬了咬唇,心一横,身体猛地朝沙发上的郁少漠扑下去!

  粉嫩的唇瓣覆盖上男人的薄唇!

  做那件事,应该都是这样开头的吧?

  郁少漠大手立刻一把抓住冉乔乔的手腕!一股大力将她甩开!

  他本来只是想让冉乔乔给他脱衣服而已,这女人竟然敢吻他!她那肮脏的嘴也配?

  “啊!”

  冉乔乔摔在地毯上,地毯再软她也被郁少漠大的出奇的力气摔痛了。

  “滚出去!”

  冉乔乔听到男人的怒吼,正在揉额头的手一顿,停了下来。

  她做错什么了?不是他让她去服侍他的吗?

  “你还不滚!”

  郁少漠死死盯着冉乔乔,浓烈的杀气迸射而出。

  气压一再降低,冉乔乔有一种自己无法呼吸的错觉,看着郁少漠吃人一般的表情,她的脖子像是被一直无形的大手卡住一样。

  冉乔乔咬了咬唇,从地上站起来,直直的看着郁少漠说道:“我不能走。”

  她的声音很好听,好听到……让郁少漠改变主意,想听听她叫床的声音。

  可是这个女人刚刚吻了他!简直不能忍受!

  郁少漠只要能救冉家,她就可以跟那个魔窟一样的家庭断绝关系,但是前提是……她要讨好郁少漠。

  可是郁少漠现在明显对她不满意,他让她滚!

  ……已经是第二次。

  郁少漠冰冷的眼神像刀子一样注视着她,冉乔乔一咬牙,干脆开始脱衣服。

  如果这样她都讨好不了他的话,她就真的没办法了……

  后背的拉链被拉开,浅绿色的裙子滑下来,牛奶一样莹白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

  郁少漠鹰眸蓦然一沉,眸底染上一片猩红,他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反应!

  脱完衣服,冉乔乔又解开内衣扣……

  比她的脸更美的,是她的身体。

  冉乔乔闭着眼,睫毛微微颤抖,解开暗扣刚要将肩带取下来,手臂忽然被一直大手握住。

  冉乔乔痛的睁开眼,眼前出现一双猩红的眼睛。

  离得这么近冉乔乔是有机会看清郁少漠的,但是她没有时间,只在第一时间感觉到这个男人好高,足足高她一个头还要多。

  “啊!”

  一股大力将她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冉乔乔天旋地转中被郁少漠狠狠压在身下。

  男人染上欲望的声音嗜血残忍:“这么想跟我上床,那就成全你!”


第二章 每个月500万


 翌日。

  天边刚刚泛白,郁少漠准时的生物钟让他从沉睡中醒来,皱了皱眉,冰冷的鹰眸渐渐睁开。

  怀里似乎有什么不对劲,郁少漠低头看下去。

  只见冉乔乔娇小的身体被他紧紧抱在怀里,像是一只小兽,她细嫩的胳膊叠在胸前,仿佛是在抗拒他的怀抱一般,绝美的小脸上还隐隐可见泪痕……

  郁少漠拧眉,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冉乔乔的小脸。

  他已经很久不抱女人睡觉了。

  床头上的手机振动响起,郁少漠知道是助理陆尧的人工闹钟,直接将手机拿过来挂断电话,掀开被子下床。

  十五分钟后,郁少漠从浴室里走出来,他已经穿戴整齐,又恢复了衣冠楚楚的模样。

  路过床边,郁少漠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的一撇,忽然停了下来,直直的朝床上看去。

  冉乔乔不知道什么时候翻了个身,她雪白的胳膊和半个弧线优美的背部都半遮半掩的暴露在空气中。

  郁少漠盯着上面他留下的深浅不一的牙印,眼神渐渐炙热起来。

  他想起来了,昨天晚上做的太爽,他失控咬了这个女人!

  这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事,他没有SM的癖好。

  郁少漠深吸一口气,压下小腹的躁动,克制的眼眸最后深深地看了冉乔乔一眼,转身大步朝门外走去。

  今天他还要见几个重要代表,等晚上有的时间再玩。

  打开门,陆尧站在门外,恭敬地喊道:“漠少。”

  郁少漠长腿一抬朝前面走去,面无表情地说道:“里面那个味道还不错,留下。”

  跟在身后的陆尧有些诧异的看郁少漠的背影,漠少以前最多也就说一句留下,今天竟然说了一句味道不错?

  身为郁氏帝国首席助理的陆助理,立刻明白应该怎么做了。

  ……

  在郁少漠离开后的三个小时后,冉乔乔才渐渐醒过来,还是被痛醒的。

  手背上传来针扎一般的剧痛,冉乔乔皱着眉睁开眼,模模糊糊的看到眼前有一个白色的轮廓,很高。

  微微愣了一下,冉乔乔才从这身装扮上猜出来,这个人好像是个医生。

  冉冉坐起来,身材才刚刚动了一下,忽然被人厉声何止住。

  “小姐!你的现在在等打点滴,请你不要乱动!”眼前的医生对冉乔乔说道。

  冉乔乔怔了怔,看了看自己的手背,皱起眉说道:“打点滴?我为什么要打点滴?”

  冉乔乔一开口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多难听,还有喉咙像是被火烧一般。

  “你的身体多处软组织受伤,有轻微的脱水现象,比较严重的是下体撕裂,哦,对了,从你刚才的声音判断,现在还有声带撕裂。”

  医生完全公式化的声音听在冉乔乔的耳朵里,像是一个又一个甩在脸上的耳光。

  可是她都已经没有尊严了,还有什么好遮掩的。

  冉乔乔顿了顿,看着医生说道:“麻烦你帮我拔针。”

  “不可以。”医生拒绝。

  “麻烦你帮我拔针,我不需要接受治疗,我现在只想离开这里。”冉乔乔眼神和语气都非常坚定。

  医生顿了顿,说道:“你确定吗?”

  他是被陆尧请来的,要是没有治好这个女人的话恐怕不好交差,但是如果这个女人自己要求要走,那就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冉乔乔坚定的点了点头,医生帮她拔掉针头。

  “麻烦你出去。”冉乔乔低着头说道。

  她能感觉自己被子下的身体没有穿衣服,现在她要去卫生间洗漱。

  医生离开,冉乔乔下床时差点站不稳,咬了咬牙才勉强站住,冉乔乔用被单裹住自己,朝浴室的方向走去。

  浴室里,冉乔乔甚至没有时间去像言情小说女主那样看看自己的模样,再感慨一下什么的,她只是飞快的洗脸、洗澡洗头。

  今天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回来,她必须要去机场。

  穿上自己昨天的衣服,冉乔乔打开浴室门快步走出去,却忽然愣住了。

  眼前的卧室里站着一名女人,她的身后还有几个人;冉乔乔怔了怔,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小姐你好,我是漠少的管家刘姨,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我们现在还有两个部分需要沟通一下。”

  刘妈说完,冉乔乔疑惑的皱起眉。

  沟通什么?

  不是只要她上床就好了嘛?

  “为了避免彼此的麻烦,请小姐先过来吃药。”自称叫刘姨的女人说道。

  冉乔乔:“吃什么药?”

  “避孕药。”刘妈平静的声音没有一丝波澜,仿佛这种事情她已经干过无数次一样。

  避孕药?

  冉乔乔怔了怔,点了点头,快步朝刘姨的方向走过去,说道:“药在哪?”

  看来那个郁少漠是怕她怀她的孩子,但是很可惜的是她一点这种想法都没有!

  刚才洗澡的时候冉乔乔还在提醒自己,等一下出去后的第一件事情一定要买避孕药。

  这些年漠少身边的女人刘姨见的多了,要么是沉默者吃下避孕药默默伺机而动的,要么是死活都不肯吃避孕药的……

  所以冉乔乔现在的反应,刘姨一点都不意外,平静的让身后的女佣给她递过来药。

  冉乔乔将药片接过来,没要水,直接将避孕药干干咽了下去,喉咙上的苦涩让她皱了皱眉,看着刘姨说道:“我可以走了吗?”

  避孕药她已经吃了,那就应该没事了吧。

  “还不行。”刘姨说道,眼睛看着冉乔乔,抬起手朝后面招了一下。

  身后的女佣将一个文件夹递上来,刘姨看了冉乔乔一眼,将文件夹打开,说道:

  “现在需要小姐你签一份文件,从今天起小姐你就是漠少的情妇,每个月会有500万的零花钱,生病医疗的开销另报。拥有枫叶小区15-07号的别墅一套,出行配有宾利……”

  “等等!”冉乔乔才听了两句就打断刘姨,错愕的看着她说道:“你在说什么?”

  什么每个月500万零花钱,什么别墅?宾利?这都是什么?

  “你成为漠少的情妇后该享有的权利和义务。”丁姨说道:“后面还有很多条款,按照惯例我要一条一条念给你听;很忙,所以请你不要再打断我,ok?”

  冉乔乔脸色一变,干脆利落的说道:“NO!”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 

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

Copyright © 杭州抱枕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