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抱枕价格联盟

专访|火星电台:一场寻找自我的飞行之旅

星月飞扬2019-01-12 11:01:21


流行和有趣用不着平衡。有的创作者会因为流行而去做流行,他可能觉得这种方式人们更好接受。但我觉得更有意思,更有趣一点的,是你按你的方式做,但它流行了。这是我们想追求的东西。


“火星电台”组合,左:曾宇 右:黄少峰


说起“火星电台”这个组合,大众的脑海中都会浮现出一种熟悉的陌生感。作为幕后制作团队,被当年的华纳麦田CEO宋柯誉为幕后制作新贵,曾为老狼、周迅、陈奕迅、郑钧等华语乐坛著名艺人制作专辑或单曲,近年来许多影视作品的原声音乐也在他们手中诞生。由于独特的电子音乐风格令人印象深刻。但他们自己,却一直是隐藏在或疯狂跳跃或空灵飘逸的旋律背后的一个神秘的存在。


在“火星电台”这个名字中,“radio”来源于团队主唱黄少峰喜欢的Radiohead乐队,以及那个年代听歌的主要介质首先是收音机。而“Mars”是由于他们所做的音乐是“飞来飞去”的,有种不在这个星球上的感觉。


1


终于也发了一张唱片


是一个简单不过的想法

只因为你一句话就出发

在她彻底醒过来以前

把你的梦简单化

——《火星电台》


走进火星电台的音乐工作室,第一感觉是它的狭窄和密闭。房间四壁是一排排包裹着消音材料的白色木框,每一个角落都堆满了电子琴、振荡器、放大器、消音器等音乐设备,显得有些凌乱。



面向门口的谱架上放着英国摇滚乐队Led Zeppelin的演出海报,呈现着一种迷醉与狂欢。



双人皮沙发上放着电影《陆垚知马俐》的定制抱枕,这是火星电台参与其主题曲制作的一份成果。桌子上摆放着一叠写好的歌词,是他们近期正在进行的工作。平时创作的时候,火星电台的两位成员,黄少峰和曾宇,就会在这里开始他们音乐的奇幻之旅。



火星电台的音乐风格仿佛与世贸天阶的物欲横流有些违和,但当白色的门锁闭合的时候,城市的繁华喧扰都被阻挡在这个仅有十来平米的小空间之外,留下的只有在心灵和真空之间传递的音乐的律动,有种略带着较劲的坚守。其实,这里是最宽广的所在。



坐在电脑前的曾宇娴熟地调控着面前的苹果显示屏,屏幕里是行列整齐的一串串音阶与旋律,是编曲的母本。他习惯了每天在外面开一天会回来,坐在这儿开始创作时大脑瞬间状态的切换。不时会有叮叮咚咚的微信提示音响起,大多是关于公司的琐事。曾宇显然已经适应了被碎片式的打扰填充的时间,不疾不徐地处理着一个个事项,也并没有中断谈话。在访问过程中,有两次人员进门询问工作问题,包括取身份证与送设备的小事,他也全都亲力亲为,毫不懈怠。


曾宇刚刚参加完创办线下音乐空间的会议,月底还要准备火星电台首次专场演唱会。在准备各种演出活动的过程中,又接了金志文和张杰的唱片制作,还有公司方面的项目压着,以至于曾宇每天的工作量达到了16小时到18小时左右。但他反而很享受这种被安排得满满当当的生活,感觉很充实。


这次火星电台专场演唱会将在Bluenote举行,将演唱专辑《火星电台》中的全部歌曲以及十多年来的优秀歌曲,也算是一次对于过往的总结与回望。曾宇和黄少峰很重视这张唱片,它承载了一些使命,意义更深。曾宇考虑全程录下演出,发一张现场专辑。


“这是我们多年的一个怨念,就是我们终于也发了一张唱片。”曾宇笑称。



在《火星电台》的专辑介绍中,提到了“这是一次寻找自我的旅行”。曾宇坦言,以前一直在有命题的给别人写歌,一到了给自己写的时候,反而不知道该表达些什么。“就像你老给别人写东西,然后突然说你给自己写点东西,除了写日记你不知道写什么。”


于是这张专辑就变成了聊聊身边的人,重新阐述火星电台最初坚持的立场的一次随性而有方向的探索。


在多年幕后编曲的岁月里,火星电台自身独特的风格从未消泯或遗落。他们始终在运用各种充满先锋性和实验性的电子音乐元素构造一种抽象的概念图景与多元化的理解感受,并不欲求告知听众具体的指向性含义,以此保留一种更深度的交融。在MV《港岛·荒觉》中,一个电子合成的小人一边奔跑一边不断地掉落闪光的圆球,仿佛就寓意着他们近乎于固执和顽劣的信仰。


MV《港岛·荒觉》


我们其实是骨子里还会有点较劲的,我们在做音乐的过程中不希望写的太敷衍。做音乐要真诚,要真实表达。”曾宇说。


这一点坚持,是火星电台始终恪守的创作准则。


2


不过是为了过自己的瘾


他就是个最完美的想象

走路打晃 做人很有立场

他不要脸 他有自己的主张

默默抵抗俗世的荒唐

——《港岛·荒觉》


坐在旋转椅上穿着T恤衫牛仔裤运动鞋的曾宇,半长的头发垂到眼帘,仿佛还有着当年那个逃学少年的轮廓,只不过青春的张扬与荒诞都已深埋进内里,他现在是一个经历过岁月沧桑的中年人,有稳定的家庭,两个可爱的儿女。但艺术的留伫总会提供少年气的给养,使之与世俗保持一种隐秘而超脱的微小距离。


曾宇


由于母亲是钢琴老师,曾宇从小学习钢琴,从小到大耳边一直响着练习曲的旋律,脑子积累了很多音乐素材,打下了音乐感受力的良好基础。在一个相对闭塞的时期,曾宇接触西方音乐较早,自然而然产生了音乐鉴赏上的优越感,认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这也为他从事电子音乐创作埋下了伏笔。


真正让曾宇了解到电子音乐风格的是他的华裔编曲老师,使他接触到了电子音乐的编曲方式,从而逐渐培养起了在音乐方面的独特领悟。


曾宇和黄少峰都是北京人,也都是北电录音系的学生。北京城里长大的小孩没有多少生存的潜在压力,有一种先天的优越感,也可以称为先天的惰性,不属于典型的奋斗努力的乖孩子。提起那段在北电的大学时光,曾宇还会下意识地笑出声儿。“那个疯狂的年代还是不要再叙述了吧。”在一个大家还在用呼机的年代,他们在校园里组建了一个乐队,借助成员家里的排练室训练,然后联系一些酒吧去演出,在海淀摇滚乐圈子里小有名气。由于没有互联网渠道,不用自己做市场,所以只能玩音乐。他们常常出去“接活儿”,每天的演出都是天大的事。有一年在南城白纸房桥的一个酒店唱大堂,唱一次一人能分两三百块钱,一星期两三次,最后一人兜里能揣好几百,就觉得自己特别有钱。



在北电校园里,这样的乐队还有很多,最有名的是“清醒”。前一拨走进大众视线的唐朝乐队已经具有了一定外界知名度,而曾宇的乐队只是局限于小圈子。他们唱自己的歌的时候通常没钱挣,在CD咖啡演出的时候,台下经常一个人也没有。但他们并不在意,因为玩音乐“只是为了过自己的瘾”。


“我觉得那会儿搞音乐更单纯,就纯是为了好玩,其实你没有目的。”曾宇说。


当时的北京,还是一个文艺气息相当浓厚的城市。有一些固定的地点聚集着各种导演,编剧,演员之类搞文艺的人,现在已经成名,但那时都还没看出来。曾宇他们就作为小辈也跟着这帮人在一块混,那种氛围和气息尤其令人怀念。


他们被知名音乐人宋柯看中,签约华纳麦田。这对于他们来说如同洞开天地,预示着音乐道路一片坦途。但是华纳并没有想好这一支不知如何归类的乐队的定位,再加上乐队内部关于分工与歌曲走向的一些小斗争,没等公司有所作为,乐队就自行解散了。


之后,黄少峰与曾宇分别找录音棚或工作室实习,经历了一段分开的日子。与此同时,宋柯意识到了他们的创作才能,开始安排他们给其他艺人做幕后制作,包括叶蓓的专辑《双鱼》和老狼的专辑《晴朗》。他们的合作渐渐走上了正轨。


叶蓓的《双鱼》专辑


老狼的《晴朗》专辑


在他们俩的音乐组合里,黄少峰代表着一种都市、民谣、清新加一些忧郁的范儿,而曾宇偏rock,有点摇滚乐的底儿,喜欢比黄少峰稍微有劲一点的东西,有节制更有节奏。在另一个层面说,黄少峰是极其感性的人,而曾宇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所以曾宇很多时候要捕捉黄少感性的因素进行优化,然后把它做成完整的成品。


在为艺人制作唱片的同时,火星电台也经常为电影创作原声带音乐。2015年,导演文章在筹备自己的电影处女作《陆垚知马俐》,机缘巧合下,文章听了黄少峰刚刚创作的一首歌,觉得特别扣电影想传达的主题,于是促成了这次合作。后来歌曲又经翻唱,传播范围很广。



由于中国音乐文化存在断层,音乐市场相对落后,在国际上已经得到广泛认可的电子音乐在国内还代表着某种超越主流的先锋与小众。在接手影视作品的词曲创作工作时,火星电台一直坚持着这样的要求:“首先就是你得知道我们做的音乐是什么,知道我们擅长什么。所以我们现在合作的电影导演都知根知底,清楚我们是什么风格,这样交流起来没有太多的障碍。”


也许因为他们创作的音乐不够商业,他们曾遭到过一些广告公司的否定。但他们不会因此对音乐风格作出市场化的妥协。


我们本来不是,你为什么要找我们?你可以不找我们。比如说一定要写一首TFBOYS那种歌,我们真写不了,不是我们的范儿。”


令他们欣慰的是,凡是合作过的艺人都十分欣赏他们的才华。大家的音乐审美很像,而且不拘泥于某种音乐风格。他们对于好音乐的标准始终清晰。他们的音乐处在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中,总有一部分人会接受,也总有一部分人会排斥,是不是主流其实无所谓。


流行和有趣用不着平衡。有的创作者会因为流行而去做流行,他可能觉得这种方式人们更好接受。但我觉得更有意思,更有趣一点的,是你按你的方式做,但它流行了。这是我们想追求的东西。”


当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主动进入电子音乐领域,尝试新鲜音色与节奏的碰撞。电子音乐可能会逐渐被大众所接受和喜爱。


3


磨合期的迭变与适应


Bye bye 了现实的走狗

比情敌还凶悍的对手

她是高贵的灵魂

永不止息一个人的战斗

——《一切都在什么也没发生以后》


在火星电台的音乐排练室里,主唱黄少峰站在麦克风前,双手在头顶上方随着节奏舞动,贝斯手和键盘手在一边配合,全场充满着酷炫的动感。



这是火星电台RadioMars在微博上发出的一小段视频。自从火星电台决定由幕后走向台前,在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上经常能看到他们训练或演出的最新进程。


原来更多的在幕后工作的火星电台,增加了台前演出的需求,自然也有更多发片的需求,因此需要更系统更完整的一套运作模式。但现在的音乐产业基础还不够完善,缺乏较好的版权环境。这也进一步激发了曾宇独立开创公司的想法。一定时间的尝试磨炼过后,曾宇具备了更强的管理能力,能做到更好地把控公司的运营。于是在2015年,火星电台终于签到了飞行者音乐科技旗下。


今年十一期间,火星电台在上海参加简单生活节,现场氛围热烈。简单生活节上大多是文艺青年,相对喜欢不那么靠谱、有些超前的东西,与火星电台的气质十分贴合。所以火星电台是简单生活节的常客,基本上每年都去演。另外,通过每年的演出,火星也在慢慢成熟化乐队的编制。


简单生活节上的曾宇和黄少峰


在前不久“海淀人遇上火星电台”的专题演出中,两个乐队双方互相担任对方人员组成,在现场即兴表演切磋。海淀人的音乐更即兴,偏舞曲音乐,双方擦出了不一样的火花。


除了各种现场演出,火星电台在音乐其他领域做出了尝试。2017年,他们受邀担任虾米音乐寻光集-寻光评审团的评委。这个音乐评审和选拔活动具有相当高的自由度,打分没有固定的标准,不会设定条框的束缚,只是按照自己的音乐审美来评价。曾宇对这次评审过程中听到的作品感触很深。“确实新新人类,这些年轻小孩玩音乐比较接国际的轨,已经开始不像我们这一代人。”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中,一切都不设限,不拘束,各种元素在自由开放的生长中交汇发展。其实,这已经接近了艺术的理想状态。


“我觉得我们的音乐,还是出来的有点早了。”


六月份的时候,火星电台在日本做了两场小型演唱会,得到了不错的反响。很多日本人想不到这是一个中国乐队,在他们听音乐的体系中。这种风格更像欧洲人。从专业层面来讲,这种乐队在日本音乐节上是可以受到认可的。


“日本市场会接受这样的东西,可能是因为我们一直在拿国际音乐的标准在要求自己,所以自然做出来会靠近那些人。”


由于出色的能力,在第28届台湾金曲奖上,火星电台获得“最佳演唱组合”提名,由火星电台担任制作人的杨乃文新专辑《离心力》中多首歌曲,获得多项提名。金曲奖的评选机制是一些经验丰富的老辈从业人员在一起严格商讨,可以做到比较客观和专业。虽然没有最终获奖,但曾宇说:“能够提名也算是一认可。”


杨乃文《离心力》


在互联网大潮的席卷之下,新媒体巨大的推广宣传作用也为音乐发展创造了新渠道。但互联网同时也摧毁了传统听音乐的习惯,比起传统唱片时代,所谓“仪式感”有所下降。音乐与听众之间的情感变得不那么牢固。“只能说这是一种工业革命带来的变化,所以任何人也不能抱怨,只能适应这种变化。”曾宇这样说。


当下许多新兴的节目形式为幕后创作者提供了一个面向公众的机会,有些节目也邀请过他们,但他们都觉得不适合,因为他们不是那种能够娱乐大众的人。“我们私下会比较有意思,但是我们到那面上其实挺拘束的,会有好多弱点暴露出来。可能需要更多的社会经验。”曾宇开玩笑地说。


多年从事音乐创作,曾宇觉得自己最大的变化就是更加放松了。音乐已经很自然地在生活当中,可以一个月不做音乐,但它也跑不了,它就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熟练之后,对创作的条件要求也降低了。平常的时候,曾宇喜欢在电脑和机器上找动机,黄少峰喜欢在家拿吉他或钢琴弹一些旋律。每次玩的时候就找到能让自己兴奋的点,再顺着看能不能发展成成品。当然也有思维受到阻塞的时候,那会儿只好放下工作去干别的,去看电影或者享受一下生活才回来。


“我们到别的城市,新环境会给你很多刺激,就会马上就有好多灵感。”曾宇说。在台湾做杨乃文唱片的时候,曾宇突然有了灵感,就在酒店里头拿iPad编了一个东西。但是讨论时发现歌词创作上遇到了瓶颈。就在这时,他们的好友宋佳贡献了几句词,确实传达出了这首歌想表达的劲儿。曾宇顺着思路再往下走,于是越写越顺。最后就有了这首新专辑里的《一切都在什么也没发生以后》。



状态放松,并不意味着完全放纵。“我们还是希望做好听的东西,希望音乐能感人,但我们同时又希望我们的音乐能让人有一些思考,有更多的可以寻找的东西在音乐里头。”谈及未来的突破和创新,曾宇认为要找一些新的现场方式,给观众带来不一样的音色的体验。


未来的火星电台,将要在自我成长中与地球的音响发生一次次美妙的碰撞与交融。


4


对话曾宇:简单创作,简单生活


我看你们前一段发微博是和李代沫的合作,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歌手?

曾宇:大高个,比我高那么多。他嗓音非常漂亮好听,而且唱歌非常认真。录唱的时候交流起来没什么障碍,跟你提要求的基本都做得到,而且他愿意努力做得更好,而且他其实自己也有一些标准,他自己知道,这怎么样那样不好,或者我这可以更好一点,所以跟他合作过程会比较放松,没有什么可较劲的。


《Her》这首歌是在讲文艺女青年。现在文艺女青年都快成贬义词了,你们怎么理解文艺女青年的定义?

曾宇:《Her》就是写给女孩的,把女孩形容成一个植物。因为我们身边人已经太多了,我觉得有意思,就是说他们是有可爱的地儿,也有缺点,但是好玩,也有一些执着跟一般人不一样的。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知道他们的缺点在哪儿,反而会觉得这些点挺有意思或者挺可爱的,所以我们才会写这些人。我觉得只要会感性和感受生活的人都挺文艺。



怎么评价主唱黄少峰?

曾宇:黄老师是一个很单纯的很感性的,希望大家爱护的小孩。有时候耍点小性子。我觉得黄老师比较可爱了,黄老师有一个优点,就是甭管他多闹或者多那什么的,他周围的人都特喜欢他,他是一个人格魅力比较强的人,是一个你接触你会发现他的一个魅力在,而且那个魅力是比较天然的,不是说表现出来的。我觉得我们俩是特别不一样的两种人,但我觉得我们俩有共同点,就是对待一个事儿比较诚实比较真实,所以你在这个基础上就能交流的比较透彻,没有太多装的东西。


你怎么理解电子音乐的概念?

曾宇:它其实会让你接触一些你平常不接触的声音,确实是有一些来自自然的东西,比如我们用的这个合成器,它其实是电的科学。你听到的都是电路的声音,所以其实也是来自自然的声音。所以为什么好多合成器的音色一出来,你可能没接触过,但是觉得特别舒服、暖,可能因为它是很自然的东西,是一种频率,但它可能不是来自于你熟悉的那个乐器,所以这是电子音乐的音色。另外我觉得电子音乐平台给你创造出很多不一样的空间,让音乐更丰富一些。比传统乐器来说创造更丰富的东西或者更刺激的东西。


你觉得音乐创作需要青春的激情更多还是需要后天的阅历和积累更多?

曾宇:所谓的青春创作激情,其实从我的理解,那是一种无畏,就是没有界限。我们在大学或者大学刚毕业编的东西,你的知识并不多,但你就敢去做奇怪的组合,是因为没有限制。而且那会你会非常有自信,你觉得这个就是对的,这就是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虽然你现在听起来有些东西是有点幼稚的,但那会我觉得这就是一种激情。我觉得所有人都是经历这个,然后你慢慢增长自己的知识和学习,慢慢形成了自己的一个方式,所以后面的这种有经验老成就会变成一种状态。


不是说谁比谁更好,我觉得是两种状态,但我觉得创作来说,尤其音乐可能有一些就是你的血液里积累的东西特别重要的,大多数人靠学习学不来的。比如说像黄少我们俩其实并不是科班出身,我们俩也没有说去专业的学音乐或者学编曲,但是黄少的创作,他就能用比较简单的方式写出好听的旋律。这个旋律他不follow别人的,它跟谁也不像,但是它是自成一个体系。所以这个东西你无法靠知识的叠加学到。你靠知识学倒是可以,比如说你编的更好,或者这种作曲的架构更好,但是创作这东西我觉得说白了还是有得有一定的天赋,就我个人觉得。



那你觉得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方法会不会对创作形成一种束缚?

曾宇:我觉得是分阶段的,中间有一个阶段,特别是你会了好多东西以后,你跟你自己才华那块对接不上。但我觉得现在就已经过了那阶段。现在其实我觉得这是一个熟能生巧。所以那会确实是发现我有这么多好的因素,但是我怎么弄的不对,就没有人家好听。所以你又开始学,开始找。我觉得这是一个学习加寻找自我的过程。你知道脑子里东西是什么,然后用什么工具去实现它。


现在有很多艺人都是靠选秀这条路来走红的,你对这种现象怎么看呢?

曾宇:我觉得就应该有这种现象,一个音乐行业总得有人在前头冲出来,不管你通过什么形式。我觉得大众听音乐的习惯其实是慢慢在养成的一个过程。十几年前我会觉得好多人不听音乐,现在其实好多人在听音乐,甭管是什么,就是跟风也好,但至少都在听了。所以当他在听的时候,可能在其中会感受到某些东西真的能打动他,那么一开始是跟风,然后他可能真的能感受到某个音乐的魅力。音乐就是一坑,慢慢你找到一个切入点,经常就被吸引,然后你就会传播给别人。所以我觉得虽然我们现在成功渠道少,只是电视节目,但现在就是一过程,我们就在这个过程当中。


你们公司里面的音乐学校,没基础的人可以去学吗?

曾宇:当然可以了,那主要都是没有什么技术的人去学。我们就是基础的一些教育乐器的制作编曲教育。我们一直想拉低门槛,而且我觉得做音乐的成本越来越低,学习的成本越来越低,你稍微懂点原理就可以做。


你们觉得电子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曾宇:可能我个人觉得未来就是一些刺激你的频率了。到最后可能你听到一个声,特别爽。其实艺术家是这样,他找自己擅长的东西,然后用他觉得合适的方式表达出来。但不一定他是个大众文化。我觉得所谓艺术就是它其实会是需要接受和消化的一个过程。大众文化可能消化的过程会快一些,你接触马上就知道他是,但偏艺术的东西不一样。


你们希望火星电台在大众心中有什么样的定位和评价?

曾宇:我就希望我们俩是比较真实的做音乐的人就完了,不用觉得我们到底怎么样。



— THE END —



【福利彩蛋】


一、转发本条微信至朋友圈,截图发至后台~


二、翻阅本文章,最先留言区猜出正确答案,并获得小编翻牌回复的亲亲,有机会获得火星电台签名照哦~


三、当然如果你是人气小公举,也可以在完成一和二的基础上挑战留言区排行奖励哟~


1. 根据本文,火星电台名字的由来是什么?(多选)

A.“radio”来源于团队主唱黄少峰喜欢的Radiohead乐队

B.那个年代听歌的主要介质首先是收音机

C.“Mars”是因为他们所做的音乐是“飞来飞去”的,有种不在这个星球上的感觉

D.有一个他们喜欢的电台叫火星电台


2. 根据本文,曾宇曾是北电什么专业的学生?

A.摄影系

B.音乐系

C.表演系

D.录音系


3. 根据本文,曾宇最初音乐的启蒙来自于哪里?

A.作为歌唱家的父亲

B.作为钢琴老师的母亲

C.热爱西方音乐的同桌

D.电视上的音乐类节目


4.根据本文,今年十一期间,火星电台去上海参加了什么活动?

A.迷笛音乐节

B.草莓音乐节

C.简单生活节

D.乐堡绿放音乐节


5. 根据本文,火星电台希望在大众心中有什么样的定位和评价?

A.最神秘的音乐人

B.最有才华的音乐人

C.引流潮流的音乐人

D.真实的音乐人




上期粉丝福利获奖名单如下:


《“小神婆”王紫璇,她笑着笑着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


正确答案:1.D  2.C  3.B  4.A  5.A


【人气奖】

奶然turbo


【星月奖】

摩天轮的寂寞

lin小姐姐



【领取方式】

留言区回复你的姓名、地址、联系电话

礼物不日送达!



温馨提示

中奖的童鞋不要着急

小编会统一发送奖品信息哦~

三日之内未留下领奖信息视为自动放弃哟~



【星姐福利社】


不定期开业,不定期送礼

喜欢谁,想对他(她)说什么

不要犹豫!

拿起手机,关注“星月飞扬”

给星姐留言吧!



更多好文,请戳☟




编辑|莫诗

工作室环境图|赵宇恒

人物图片|受访者供

亦有部分资料来自网络



商务合作、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后台

Copyright © 杭州抱枕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