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抱枕价格联盟

段子手~十二月~【遗憾季】~《惩罚》

BL耽美小说社2019-11-16 15:04:00

 段子手~

 十二月~

 【遗憾季】


《惩罚》(上)

中午十二点半,正是面馆顾客最多的时候。顾凡提着送餐箱急匆匆的绕过熙攘的食客,冲出店门奔向店里配备的那辆小摩托。
顾凡?正在将餐盒放往后箱的顾凡被这年轻的声音叫住,隐约间一张无比熟悉又令他分外揪心的面孔在脑海中闪现。
顾凡没有回应,假装没有听到,拿出钥匙准备骑车离开。刚一跨上摩托,手臂便被拉住,顾凡,我叫你怎么不应声啊?这两年你跑哪儿去啦?
无可耐何的顾凡扭头看去,那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高个子青年果然还和自己记忆中一样俊逸超凡。
两年未见,这人的五观增添了一些棱角,身材也似乎比过去挺拔了几分,整个人显得更加有男子气概了。可是自己……
顾凡低下头,用极小的声音说道,抱歉,我急着送餐,没时间续旧。说完,便不再理那人,转过身直接将车子骑走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顾凡骑着车回来,提着送餐箱心事重重的走进店里。一进门,便看到那人坐在正对着店门口的位置,一看就是专门在等他回来。
顾凡,我和老板打听过了,你原来只有中午送餐,两点以后就休息了。有时间的话,咱们聊聊好吗?那人热情的和他说着话,眼中满是由衷的期盼。顾凡看得有些晃神,这人对自己当年的不告而别,就真的没有一丝的报怨?
我和你之间没什么好聊的!沈童,现在我只是一个面馆送餐的,咱们和当初已经不一样了,你还是回去吧!
沈童惊讶的看着顾凡冷冷的面孔,那黯淡的双眼让他不敢相信这人就是那个自己曾经热烈爱恋着的少年。
没关系,你还有一小时下班,我等你。沈童的脸上又恢复了微笑,坐回到椅子上,一副誓要等到他下班的架势。
顾凡叹了口气,随你吧!紧接着到后厨拿了下一份要派送的送餐箱离开了面馆。
一直忙到快两点半,顾凡这才把手里的订单全部送完,提着后厨给他留的已经冷掉的午饭,准备回家热一下再吃。
他没有从正门出去,而是走的后门。结果还没有走出巷口,就被沈童给拦住了。
这一次,没有笑容,没有寒暄,沈童抓着他的胳膊直接把人扯到了巷子的深处。
为什么躲我?顾凡被沈童压制在墙壁上接受着他的质问。
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那次之后……我后悔了!顾凡微低着头,不愿去看对方的眼睛。
呵!后悔了?……你在那么多人面前和我表白,之后又主动献身……那次之后就一句话不留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两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沈童贴的好近,说话间嘴里带着淡淡专属于年轻男性的好闻气息喷洒在顾凡的侧脸。
没错,当初我以为自己是gay,可是试过一次之后才发现感觉不对,所以我后悔了!
你不是?
不是。
既然不是,那为什么这里会硬呢?沈童说着,一把抚上了顾凡以为不会被他发现的那处隆起。
嗯啊……”那里刚被捂住,顾凡便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呻吟,一阵酥麻如触电般的感觉漫延全身,连手中的盒饭都无力拿住,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放手!他涨红着脸想要把这个人推开,结果却被对方蛮横的用身体压住紧贴在了墙上。
不是gay?对我的感觉不对?沈童说着,手指灵巧的解开了顾凡的裤扣,将他内裤中的挺立掏出。一边撸动,一边紧贴着他责问道,有本事你就挺住,被我这个男人碰了可别觉得恶心!
事实证明,顾凡他根本就挺不住。被这个自己曾经暗恋了两年,而且还告白成功过的学长如此碰触,他怎么可能会坚持得住!
片刻之后,沈童对着大口喘息的顾凡晃了晃满是白浊的手掌,现在怎么说?
顾凡无声的调整着呼吸,双手颤抖着整理好裤子,抬眼,冷冷的看向那人。
你的脸还挺好看的,我可能是……没把你当成男人!

《惩罚》(中)

顾凡看到了沈童额头上隆起的青筋和攥紧的拳头,他闭着眼默数了三秒,想象中会击中脸部的疼痛并没有出现。
抬头睁眼,直视着那人的脸孔,让开,我要回…………”
猛然间压制而来的亲吻让顾凡还没来得及拒绝便被另一根舌头侵入口腔。霸道的啃咬磕破了嘴唇,铁锈的味道在彼此的唇舌间弥散。
顾凡攒足了全身的力气,用尽全力的一推,大声对他喊道,够了!
急喘着怒视着对方,再说一次,我不是gay,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别在我面前出现!
趁着沈童一愣神,顾凡转身便向巷口疾走而去。可没走出几步,便被身后那人拉住了胳膊。
正在撕扯间,面馆的后门走出了一个正准备午休的年轻厨师,看到这场面后,便向他询问道,小顾,什么情况?
顾凡将手臂用力一甩,挣脱了沈童的钳制,对着那人说道,洪哥,没什么事儿。这人是我以前的同学,不过是点不打紧的小误会。
洪哥叼着烟上上下下看了沈童好几眼,转头说道,没事儿就好,有事儿就和哥说。
恩,知道了哥!顾凡说完,回头看了沈童一眼,默默的转过身向巷子外的车站走去。
沈童盯着洪哥,微微的眯起眼睛,再次攥紧了拳头。
第二天,顾凡又像往常一样在中午时给面馆送餐。因为是周一,订餐量不大,一点多钟他的工作就结束了。和店内的工作人员一起吃中饭的时候,顾凡发现,洪哥居然没在。
其中一个服务员小姑娘主动向他透露,刚才来了个帅哥找你,洪哥不知道和他说了什么,好像两人还吵了几句,然后就从后门出去了!
顾凡一听这话,连忙放下饭碗,冲向了后门。他在后巷里并没看到那两张熟悉的面孔,只有几个面案的学徒正在抽烟聊天。
看到洪哥了没有?
他刚走,和一个高个小伙说是要打球还是较量什么的,八成是去隔街那个旧仓库了。
顾凡一路狂奔,说是隔街,可是拐来拐去却也要十多分钟。
洪哥的脾气一向不好,店里来找事儿的混混和不讲理的顾客经常会被这个爆脾气的厨师修理。因为这个,老板没少为他花钱摆平。至于为什么到现在还在聘用他,这一直是店里的一个不解之迷。
其实洪哥为人并不坏,还很讲义气,一直都很照顾情况比较特殊的顾凡。估计是看沈童这两天一直来纠缠,所以才准备出手教训一下这人。
顾凡在盛夏的午后狂奔着,脑海里充斥的满是各种血腥的画面,不是沈童被打的浑身是血,就是沈童被尖锐的废钢刺穿身体。
这是惩罚,一定又是惩罚……”奔跑中的顾凡反复的重复着这句话。
两年前,他和沈童刚确定关系,就迎来了暑假。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他爸爸为了让他放松心情,开着车带他到临市的海边去进行为期一周的自驾游。
顾凡从小就是单亲家庭,妈妈难产去世,爸爸一个人带着他,有交女朋友却一直没有再婚。
他知道爸爸对自己的宠爱和在乎,却没想到自己的爸爸在无意中听见了他和沈童的电话后还能保持那样的冷静。
面对顾凡的惶恐不安,顾爸爸反倒掉过头来劝慰他,和他说喜欢的人是男是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认真的对待感情。人的一生太过短暂,千万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一切都太过美好,顾凡还没来得及和沈童分享这个消息,他们父子的车就在返程的时候出事了。
他们在山路转弯时被后面的汽车追尾,车子从护栏冲了出去,撞到了坡下的大树。顾爸爸重伤,一根尖利的树枝直插进顾凡的肺部。虽然抢救的及时,顾凡捡回一条命。可顾爸爸伤势太重,再加上肇事司机逃逸,他们家耗费了全部的财产和积蓄最后也没能保住顾爸爸的性命。
病愈后的顾凡失去了一切,他突然觉自己此刻所承受的这些是老天对他的一种惩罚。他不该喜欢男人,不该和一个男人做那种事。
车祸让他的肺部切除了五分之一,让他的体质变得很差,而且就算继续念高三,以后也没有钱让他读完大学。
他冷静思考了很久,最后还是觉得活着才是最要紧的。他最初借住在亲戚家,到一些小店打零工,最后终于让他找到了这间包住宿的面馆。虽然工资低些,可是他只需负责中午送餐,身体还算吃得消。就这样,他在这里一做就是两年。
至于沈童,大他一岁,他们刚刚开始交往时,沈童就已经考上了大学。顾凡这边单方面的切断了联系,沈童想要找顾凡,却再也没有得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惩罚》(下)

顾凡拼命的奔跑,感觉自己的肺都快要在这热浪滚滚的焦阳下闷炸了。终于来到了旧仓库的门外,满头是汗呼吸困难的顾凡有些胆怯的推开了虚掩着的铁门。 
阳光穿过棚顶破旧的天窗,把光亮斜斜的投射进仓库,两个不停交错跳跃的身影在光线并不算昏暗的空地上来回快速的走动。
斑驳陆离的光影让顾凡看不清眼前的情形,他使劲眨了眨眼睛,这才看到沈童的手中抱着一只篮球,而洪哥正张开双臂紧贴着他的后背卡位。 
悬着的心终于放下,随之而来的是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了仓库的门口。
再次醒来,顾凡发觉自己正躺在阴凉处,头顶上吹来阵阵的有规律的凉风。
脑后枕着的是一片温暖柔软,脸侧传来了专属于男人特有的汗味。他知道,自己是躺在了某人的腿上,而这个某人,此时正在和对面的洪哥说着话。
怎么还不醒?真的不要紧吗?我看还是送他去医院吧!
怕什么?他不过是急火攻心,再加上有些中暑,休息一会儿就没事儿了。
你当然不怕,我可是花了两年时间才找到他,要是他再出什么事儿,我……”沈童没有再说下去,温热的手掌轻轻的抚弄着顾凡柔软的头发,这个小傻子躲了我这么久,这次说什么我也不会再让他逃掉了。
这孩子的命也够苦的,你确定有能力照顾好他?
他是我的人,一直都是。就算没有他的消息,我也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会变心。我在很早就知道自己将会走什么样的路,也早就做好了准备。虽然现在我还在读书,可是已经有了稳定的收入,我现在绝对有能力照顾他的一切。
就怕顾凡比你想的要倔强!他现在中午送餐,上午和晚上都在宿舍里学习。虽然他那点工资少的可怜,但他还是在拼命攒钱。咱们店里的人都知道,这小子还是存了要重回学校的心,在为将来上大学做打算呢!
听到这里,顾凡睁开了眼睛,挣扎着坐了起来。他看着刚才一边为他扇风,一边半拥着他的沈童说道,我用不着别人照顾,我自己也能过的很好。
顾凡,你是真的觉得和我在一起,会遭到报应吗?
沈童的一句话,让顾凡瞬间回想起当年发生的那场惨剧。
对,没错!和你在一起我就会倒霉,会发生特别糟的事。……对不起,我当初不该撩拨你,让你误以为自己喜欢我。你还是……就当作没认识过我吧!
顾凡没有再看两人,拖着有些沉重的步伐向着面馆的方向走了回去。
在那之后,沈童果然没有再来找他。顾凡有些失落,却也觉得庆幸。现在这个残破的自己,已经不配再和那个完美的人站在一处了。而且,他估计永远也无法摆脱那个强加在自己身上,和男人在一起会带来厄运的那份执念。
又过了两个多月,他按照自己原定的计划回到学校复读。准备一边读书一边继续在面馆打工。
老板主动找他,让他不用担心店里的工作,晚上可以继续住在员工宿舍,只要周六日的中午来店里帮忙就行。
顾凡非常感激老板,并且在第二个月收到了和以前一样多的工资。他打算退还给老板,却被老板拒绝,并告诉他这是提前预支给他的工钱,将来等他考上大学,每年假期都回来打工就行了。
经过一年的努力,顾凡终于考上了一所还算不错的大学。自从上了大学以后,每个月都会收到洪哥打到他卡里的钱。冷暖换季,还会收到十分适合自己尺寸的衣物和鞋子,有时还会收到一些滋养身体的补品。
顾凡打电话给洪哥,让他不要再汇钱和邮东西了,结果却换来了洪哥的一顿臭骂。
你小子别给脸不要脸,这些钱和东西老子这边都是记了账的,一年七分利。等你将来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一个子儿也不能少的都得还我!
顾凡眼眶发热的答应着收下洪哥的这份心意,决定在未来一定要好好的报答老板和洪哥。
之后的假期里,他如约回到了面馆打工。在一次送餐的间隙,偶然发现了老板和洪哥在办公室里拥抱亲吻,正在做着那种不可言说的事情。
他震惊于自己的发现,却又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两人。闪烁的眼神和不自然的动作,很快便被洪哥看出了端倪。
这天,洪哥把顾凡叫了出去,一边抽着烟,一边对他说道,小顾,你小子是不是知道了我和老板的事儿了?
“……
嗯。
我猜你也是知道了!其实,我和他都好了有四五年了。这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不过我们觉得这只是我俩的事儿5,没必要弄得人尽皆知。
哥告诉你,同性恋没什么可耻的,更不会遭报应。你看我和老板,在一起这么久不也都活的好好的!
你小子就是太拧了!你是不是觉着让那个人离你远一点是为了他好?……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人如果真心喜欢你,你却让他远远的看着你遭罪,你这这样拒绝他,才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顾凡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认知震撼住了,一时间脑袋竟有些转不过弯来。
洪哥看他还在愣神,对着巷口的方向扬了下头,便叼着烟转身走开。

@南果落黎

 



喜欢的朋友们记得点赞评论哦~


投稿记得找~西门翠雪

     喜欢段子,喜欢大家,喜欢BL文学的我们,一定会成为朋友,十二月,希望我们的【遗憾季】会带给你享受,还有我的【推文】哦,都来自我们的网站,希望大家多多捧场!



更多的精彩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杭州抱枕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