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抱枕价格联盟

【小张说】一个long story

一壹工作室2018-12-05 13:14:36


一直以来,都想写一篇记录从怀女儿到她诞生的文章。可自从小家伙呱呱坠地,根本没时间去细细地去整理那段漫长而悠闲的岁月,每天迎接我的是扑面而来的琐事。


这应该是一个long story,但当自己整理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一切过得是如此之快,快到我觉得很多情景已经有些遥远了。绝大部分照片都是我用手机随手拍下的,所以有的可能不太清楚,但我也庆幸从我知道她存在的那天起,我就努力去记录下了属于我和她的故事。


2014年的3月底,我和老李还是一对恋爱七年、新婚一年的“老夫妻”。经过了七年的磨合,我们已经很习惯了彼此的存在,也很享受两个人的世界。开春的时候,我们一起去了云南,还是像从前那般,你做攻略我带路,你拿相机我背包。那是一次非常难忘的旅行,我们在旅行中结识了很多有趣的人,在苍山洱海的夕阳下漫步,在泸沽湖边看着星星,吃到了很多好吃的,也被人坑了钱,但快乐已大于一切,收获了很多回忆。


2014年3月31日,德普为《超验骇客》做宣传,第一次到中国。我特别幸运的如此近的见到了喜欢多年的他。



2014年4月12日,我度过了我的26岁生日,那天老李陪我一起做了一个熊本熊的蛋糕,是的,那时候我就喜欢它啦。


2014年4月26日,我和老李照常骑自行车去奥森玩,路上遇到过一辆马车,老李还在奥森参加了一场临时被拉进去的拔河比赛。


2014年5月3日,我和老李去了迷笛。我只记得那天的风很大,假发都快被吹掉了。现场听了我俩都喜欢的赵雷唱的歌,特别满足。


2014年5月7日,我和老李去看Q大道的音乐剧,可是那天还没演完,我就已经困得像被下药了似的,只好提前回家。


2014年5月10日,我终于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哦,god,我怀孕了!


然而并没有电视剧中的喜极而泣,我和老李都处于惊喜而淡定的状态。为了纪念,我也拍下了当天素面朝天的我。


之所以没有高兴地跳起来,是因为我前不久刚因为呼吸道感染,吃了很多药,包括各种抗生素和西药,医生怕我肺炎,还让我拍了一个胸部的X光片。要知道,那时候我已经有宝宝了。



惊喜后的焦虑,在困扰着我。后来,一个同事告诉我,她曾经怀孕前喝了很多酒,后来胎不稳一直保胎,但最终孩子一切都好,如今可爱伶俐。她对我说了一句话让我至今都非常感动。她说:“很多时候,孩子比我们想象中的强大。”从那一刻起,我也决定相信我的孩子。于是我按时产检,维生素、DHA每天都记得吃,希望能尽可能给她最好的营养。



也是从知道自己怀孕起,每天就不再敢挤公交车了,以至于收获了超级厚的一打打车票。


接下来的每天早上,我会迎来非常准时且难受的干呕,很多时候会站在卫生间呕出眼泪。出门的时候,会穿上防辐射服,也会在人多的时候带上口罩。


也是因为怀孕,才深刻地了解到在北京生个孩子是多么地不容易。产检需要预建档,建档的时候还要办准生证。而这个美其名曰的“服务证”,对于一个异地户口的人,办起来简直就是“为难证”,期间的曲折坎坷可以写很长一篇文了。好在,终于办下来了。


去医院产检,更是充满艰辛。为了怕人多,我没有选三甲医院,就选了一家离公司近的二甲医院。然而早上6点多的挂号处,基本上都是这般情景。老李每次都早起提前去医院给我排队,挂上的一般也是40号左右了,等号快到了我再过去。如此配合,才得以让我多睡一会。


第一次产检,开了很多单子,而对于接下来都检查什么,我是非常好奇的。


结果发现,要抽很多血,大概是四管还是五管,我也忘记了,只记得医生不停换管子。


在6周多的时候,我留下了自己的样子,也是为了以后都能有个记录。


去医院挂到号,并不是就可以吃到定心丸。预约做B超,才是更紧张的。因为那年生孩子的人实在太多,做B超至少提前一个多月就要预约。


2014年5月30日的那天,我第一次见到了小树的模样。8周的她,只有1.2厘米。虽然看起来好小,虽然还完全没有小北鼻的形状,但我和老李都很激动,因为我们终于看到她了。


去孕妇学校听课的那天,老李有事,是王陪我去的,并给我记下了这张营养指导的菜单。王还开玩笑说她是代理爸爸,凡是跟爸爸有关的内容,她都说要听仔细。


往后的日子,我变得越来越懒,走到哪里都想坐着。一向是食肉动物的我,愣是见到肉没有半点胃口。恶心和困倦,是我那个阶段最大的反应。


朋友们得知我有宝宝的消息,也是纷纷发来贺电。师弟更是贴心地给小树提前准备好了成套的奶瓶。那时我才知道,奶嘴竟然还要分几孔的,真是自愧不如一个没结婚的师弟。


看到可爱的小东西,我也开始囤货了,也想象着ta穿着这些小衣服小袜子的样子。


2014年6月30日,12周的小树臀头长已经5.8厘米了,基本上已经有了宝宝的轮廓,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头和身体。B超上说:胎心和胎动可见,我也终于听到了她的心跳,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一个生命正在我的体内孕育。


13周6天的时候,继续拍照,肚子已经有些微微凸起。


再去奥森,我已经是个大肚子的孕妇了。


当了孕妇的我,没有太注意,也没有太不注意,没事也会吃顿火锅。


16周的时候,肚子已经很明显了。我记得16周的时候,我也第一次感受到了胎动。第一次胎动的感觉,像一只小鱼在肚子里滑过。那种感觉,真是奇妙。


中秋节的那天,老李陪我去做了冰皮月饼,也是我们第一次自己做月饼吃。


因为怀孕的缘故,很多事都有了限制,为了打发时光,我也开始找事情做。终于在人生最闲的时候,完成了这幅十字绣。


也开始跟着绘画书学画画,也算是陶冶情操吧。


终于等来了22周的大排畸B超,这次会非常详细地去看孩子的各项指标,也会看她的各个器官是否都健康。这时候已经可以看到她的脊椎了,而小家伙已经有470g了。


呐,终于到了要喝糖水的时候了,据别的妈妈说,简直甜到难以下咽。所以当我也是鼓足勇气开喝,还算挺顺利,几口就喝完了。旁边有另一位孕妇也在喝糖水,看着她一脸痛苦完全喝不下去的样子,真不好受。


23周,已经非常出怀了,我也变得原来越笨重。


已然到了秋天,雾霾也如期而至。不得不带上口罩去上班。


因为肚子越来越大,老李担心他睡觉的时候会不小心踢到我,就决定自己睡沙发。某一天我一看,他枕着阿狸的抱枕,盖着红被单,在沙发上睡着了,就顺势咔擦下来,以记录他的奉献精神和与他极不匹配的萌感。



或许是之前的孕期生活都太过顺利,自己的妊娠反应也不是很大,2014年10月25日,就在我拍完这张特别嘚瑟的自拍后,有点见红。当晚夜里我忽然感到肚子很疼,而且疼得很有规律,赶紧叫醒老李。老李打了医院的值班电话,医生建议我赶紧叫120去医院。于是,那个凌晨的夜晚,我人生第一次自己被抬上了120的救护车。老李握着我的手,说:没事的,没事的。


被送进医院后,我被收进了产科住院。大夫说我已经出现了规律的宫缩,并有些见红,有要生产的征兆,被诊断为先兆早产。大夫问我,孩子的胎盘你要不要?我直接被问懵了,我说,我不是要生了吧?大夫说,有这个迹象,但是我们会先用药让你停止宫缩,应该问题不大。至此,我也毫无征兆地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住院。可是孩子才28周啊,才刚刚达到早产的标准,还那么小,根本不足以迎接这个世界啊。


那一晚只有我和老李两个人,他一直陪着我,告诉我没关系的,不要害怕。可是我能感觉到,他的内心也是有些无措的。后来我没有再出现规律宫缩,但一直还是见红,大夫交代我,从此以后我除了上厕所,其余时间都必须卧床,这对于一个根本不喜欢宅不喜欢躺着的我来说,无疑是件很痛苦的事。


住院的那几天,一直是老李一个人白天晚上陪我,旁边的床没人时,他就躺一会。后来没多久就都住满了,他只好夜里坐在凳子上睡觉。


后来要去做B超,我也第一次坐上了轮椅,老李推着我,我俩完全都处于轮椅的新奇中。那时候,我们没有告诉家人,没有告诉朋友,并不想让大家担心。只是我们两个人,相互鼓励,相互安慰,一起经历着有些忐忑不安的那段时间。



每天除了躺着,还要吸氧,做胎心监护,我人生也第一次吸氧了。为此还录了一段视频,大概的意思是,让小树看看那时的妈妈,也告诉小树,一定要等妈妈,一定不要着急出来。那时候支撑我最大的信念,就是相信小树,相信她可以勇敢地面对这一切。


老李还从家带来了张小马,因为小树预产期属马,我就买了这个小娃娃,把他当成小树,跟他说话。大概是小树真的听到了我说的话吧?在医院观察了几天后,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只是回家还是要卧床,一直卧床到生。不管怎样,我终于可以回家了!在医院的日子里,我是多么想回家啊!


回家以后,我还是乖乖地静养。直到后来过了一个月,感觉自己好了,就开始慢慢下地,走路,开始适应原来的生活。大概是心大,大概是小树真的给力,我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恢复正常的我,又开始嘚瑟了,准备自己在家拍大肚照。


2014年11月8日,我这个大肚子,在老李的协助下,在十多平米的家里搭出了这个简易的小作坊摄影布景。


于是就有了我们一家三口的第一次正式合影,我的手里还握着快门遥控器。现在看起来,还是那样有趣,也能回想起拍摄那天很多有趣的场景。


球衣是小李曾经最爱的凯尔特人,最爱的雷阿伦。他的肚子里塞的是篮球,而我肚子里的,可是货真价实呀。


进度表已经85%,就快loading完了~~


因为决定要回银川生孩子,临产前,妈妈来北京把我接回了银川。回家后的我,当然是被当做国宝一般。晚上老爸会陪我出来散步,我挎着老爸的胳膊,就跟他一起走在从小他领着我走过的路,感觉生命真像是一场轮回。


银川的冬天很冷,但是屋里有暖气。我又看到了久违的窗户上的冰窗花。


爸妈养的孔雀鱼,有的也是大肚子。我也一直在等待,到底是我先生,还是它先生。


虽然是孕妇,但也希望自己是可以动起来的。那天正逢老爸生日,我就下厨做了一桌菜,出去买了蛋糕,庆贺老爸的生日。

老爸自然非常开心,在我离家的近十年里,终于又给老爸过上了生日。那天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就像又回到了小时候。


孕后期,是非常难熬的。除了臃肿的身体,肚子太大夜里根本没办法好好睡觉,每晚最痛苦的莫过于荨麻疹,只要用手一挠,到处都是。只好强忍着痒,让疹子自己下去。以至于到现在为止,我还是有荨麻疹,还是会时不时痒一阵子。



而两只脚,已经肿得像大面包一样,以前的鞋子根本没办法穿进去了。


39周,肚子已经大到像一个圆鼓鼓的皮球,离孕产期越来越近。


1月1日那天,我们都希望她出生,因为名字早已想好叫一壹。可是她完全没有动静。1月11日那天,我们也希望她出生,可是她似乎也没有那个准备。于是我每天开始溜她,甚至跑到了宁夏博物馆接受文化的熏陶。


终于,2015年1月12日,我终于见红住进了医院待产,所有人都是充满着喜悦和激动,而我也根本不知道,这将是怎样难熬的过程。


从住进医院的那天起,我就开始规律的宫缩,基本上5-10分钟一次,每一次都很疼。一开始还好,就像是平时大姨妈的疼,而再往后,基本上就疼得不想说话,开始定时做胎心监护。


渐渐地,疼痛在加剧,我也被送进了待产室。疼痛占据了一切,10分钟一次,10分钟又一次。


老李陪我进了待产室,这也是我想回银川生孩子的原因。北京的公立医院都是不允许家属陪产的,有的医院只有在生产时才允许进入。真不敢想象,漫长痛苦的待产时间,若是没有老李在,我会怎样。


挂了好几次催产素,也只是缩短了宫缩的时间,除了疼得更加频繁,我并没有其他生产的迹象。身体已经开始有些受不了,疼得一直不想说话。


同样是为了加速产程,边挂着催产素边做运动。


再后来,我开始了漫长的三天,每一次都想着就快生了,可开到两指就再也不开了。这期间,我疼到吐,最后吐到胆汁都出来了,疼得根本无法入睡,老李握着我的手一直在流眼泪,后来爸爸妈妈公公婆婆看到我也在流眼泪。而胎位羊水一切都好,也想着已经努力这么久,还是努力顺产吧。就这样,我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信念,就这样疼了三天,生了三天。


2015年1月15日的早上,大夫跟我说,给我做人工破水,如果还是生不出来,就给我剖腹。在没吃没喝没睡的情况下,我大概是用了最后的一点点体力,又坚持了一早上,结果护士来跟我说,还是没开指。听到这句,我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那时候整个人都被耗尽了吧,我跟大夫说,就算现在十指都开了,我也完全没有力气了。终于,我被推进了手术室,打了麻药,做了剖腹产。在中午13点18分的时候,我看到了我亲爱的小树。


小树生下来头发很黑很多,总是闭着眼睛,真不敢相信,她真的就这样来到了我们面前。


老李说,当他第一次抱着小树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忽然眼泪就流了下来。


小树出生后,大概才算真的开始吧。她并不是一个很好带的孩子,会经常哭,会经常弄得我们所有人精疲力尽。可这都不妨碍我们对她的喜爱。在她出生十几天的时候,我给她拍下了照片。


老李也一改往日傲娇的样子,当起了超级奶爸。


满月的时候,特地给小树买了这身小树的衣服,给她拍了满月的照片。


第一次给她剃胎毛。


我生她后过得第一个生日。


老爸、老妈、老李和我一起度过了那段非常疲惫的岁月,因为小树日夜睡颠倒了,还是一个夜哭郎,以至于我们现在回忆起来,都觉得那时候非常不可思议。


转眼就到了我们要回京的日子,老爸老妈和姐姐来车站送我们,分离的时刻总是这般,充满了太多不舍和思念。我边微笑边安慰他们,然后只得转脸挂着眼泪走向车站的另一端。


回到北京,我和老李肩负起新手爸爸妈妈的职责,和小树有着一段短暂的一家三口生活。


眼看着小树长了第一颗牙。


经历了她第一次生病。


见证了她第一次站立。


转眼就半岁了。


转眼就一岁了。


看着小树一天天长大,越来越可爱,会的东西越来越多,听她叫着妈妈爸爸,回家后她会开心地跑过来拥抱你,会亲你,会给你拿拖鞋,你会觉得,原来孩子带给你的幸福,是如此真切和感动。


我相信每个孩子都是上天的恩赐,来到我们身边与我们相伴,我也愿意拉着小树的手,陪她长大,带她去看外面的世界。



不管她以后长大去哪里,不管她以后做什么,妈妈爸爸都会在她身后爱她、呵护她、鼓励她!所以,加油吧!小树,奔跑吧,小树!


“我很盼望你飞得高飞得远

飞在那众人之前

我也准备好有一天

你将飞离开我身边

所有一切

我都心甘情愿”




小张:
不会摄影码字的PM不是好妈妈

老李:不会武术养生的老干部不是好爸爸


一壹工作室是小张和老李的工作室

摄影、文字、旅行、分享太极哲学

简单、自然、有温度

 

新浪微博:@小张和老李的一壹工作室

约拍微信:shuiruo123

约拍邮箱:yiyistudio@yeah.net

Copyright © 杭州抱枕价格联盟@2017